第29章 拿出古画

其实不光是苏美欣连我也出不去了,下面的火太大,下去的话结果跟红衣学姐一样,不下去的话大火迟早烧上来。

唯一的办法就是从下跳下去,虽然会受伤但还有一线生机,可就这样放下苏美欣,我的心里面也过意不去。

这个女人虽然有时候挺招人烦,但此时全都抛在了脑后,只想不让她在这里被烧死。

红衣学姐已经没有了声音,也不知道是不是消失了。

“那边有绳子,可以下去。”

就在我心急如焚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王振江的声音,他竟然醒过来了。

王振江拽着我的胳膊跑过去,这里的确是有一根绳子,绳子的绑在水塔上面,最主要的这面的火势还比较小完全可以从这里下去。

“不行,她还在这里。”

“再不走的话,这里都不行了。”王振江道。

我断然拒绝,“那也不能把她放在这。”

大火不断的向上蔓延,很快那条绳子也被烧断了,唯一的希望也没有了。

不过这个时候我忽然想到了昨夜水房里面的水龙头,扭头看了一眼那个水塔,几步跑了过去,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冲水塔上砸了过去。

水塔是跟宿舍楼一块修建的,外面已经风化的不成样子,几下就将砸出了一个洞,水从里面缓缓流了出来。

本来封禁这么多年即便是有水也应该干了才是,但前几天的一场大雨却存了不少的水。

见到里面有水,我立刻加大了力量,水塔上面的洞越来越大,很快里面的水便“呼呼”的往外流,顺着楼顶冲下面流去。

下面的火虽然向上蔓延,但水塔里面的水很快就将其控制住,开始慢慢的变小。

“我要杀了你。”

这时候我又听到了红衣学姐的声音,没想到她还没消失,立刻跑过去冲下面看去。

“红莲……”

王振江也见到了红衣学姐,当即便顺着楼梯跑了下去。

红衣学姐扑到了胡老师的身上,身上的阴气将二人包裹起来,我也看不到里面的情况,赶忙跑了下去。

火虽然小了,苏美欣也暂时安全了,但红衣学姐万一消失了的话,有可能就再也找不到她了。

从宿舍楼出来,我立刻冲红衣学姐跑过去,王振江在我前面一点,此人率先扑了进去,但很快身体就倒飞了出来,重重摔在地面上。

我几步到了那边,虽然两人被阴气笼罩,但我仍旧能够看到红衣学姐的情况,此时的她情况已经不怎么样,随时都有可能消散,毕竟被火朱砂焚烧了那么长的时间。

我用笔飞快的在手掌上画了几下,随后冲着红衣学姐的身上拍了过去,红衣学姐一下就从胡老师的身上挪开,身上的阴气又减少了很多。

胡老师从地上起来,他的情况也不怎么好,身上多处被抓伤,尤其是脖子上那道伤口更大,鲜血不断地向外流。

“你干什么?”红衣学姐对我吼道。

“你把她藏哪了?”我问道。

“杀了他我就告诉你,不然你永远别想知道。”

红衣学姐恨不得将胡老师碎尸万段,而此时的胡老师却是大笑起来,“没想到啊,快四十年了,我们三个又到一块了,真是有缘。”

胡老师说完从怀中拿出一把匕首,匕首上面泛着红色,我见后顿时不禁一愣,因为我看到匕首上有血丝缠绕。

“血祭刀……”

我之所以认识这个东西,因为我也有一把,只不过这东西不能够随便用,也没有带在身上。

在我上山不久,疯老道就给了我一把小刀,让我每个月往上洒一滴血,当时我并不愿意,因为扎破手指很疼,但后来慢慢的也就习惯了,一直坚持到疯老道死去。

“连这个东西你也认识,我还真是小看了你。”

胡老师冲我邪魅一笑,拿着匕首便冲红衣学姐身上刺去,我赶忙追了过去,这一刀下去红衣学姐绝对消失了。

不过我的速度还是慢了一些,那把匕首很快就距离红衣学姐不足一米,已经拦不住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王振江突然挡在了红衣学姐身前,匕首一下瞬间就扎进了他的身体。

我跟胡老师都睁大了眼睛,王振江则是身体瘫软在了地上。

“红莲,这么多年了,我对当年的事情一直愧疚。”

此时的红衣学姐表情凝固,而我则是一个箭步冲到胡老师身前,直接将其按在地上。

“我要跟你同归于尽。”

红衣学姐说了一句,直接飞进了胡老师的身体里面,胡老师顿时就抓狂了,而我也是按不住了。

“糟糕,不行。”

我知道红衣学姐是在吞噬胡老师的灵魂,那样的结果就是两人都魂飞魄散。

我立刻跑了过去,用笔飞快的在胡老师身上画了几下,红衣学姐顷刻间就从胡老师的身体里面飞了出来。

此时的红衣学姐身体暗淡了不少,而胡老师的情况也不妙,气息变的十分微弱,好像是受了重伤一般。

“你……你……”

胡老师有气无力,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你赶快杀了他,我马上告诉你那个女人的位置。”红衣学姐又对我说道。

胡老师重重喘了两口气也对我说道,“你让她消散,我就把那副图给你。”

此时的两边都开始用好处诱惑我,其实我对那副图到不怎么感兴趣,相比之下还是苏美欣的命比较重要一些。

我谁也没有答应,而是对他们反问道,“那副图到底是什么,让你们变成了这样?”

“你看到一定非常感兴趣,你赶快杀了她,马上你就知道是什么了。”胡老师道。

“别听他的,那就是一副古画而已。”红衣学姐道。

“要真是那样的话,我的这些本事是从哪来的,难道是我生下来就会么,我也不怕说出来,那幅画来自阴间,你应该很想知道上面记述了什么吧。”胡老师道。

“来自阴间……”

我的心中一动,万万没有想到是这样。

“你不要被他骗了,他在说谎。”红衣学姐吼道。

“你要是不信的话,我可以先让你看一眼。”

胡老师说完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盒子,打开后从里面取出一张纸,然后缓缓的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