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吻

我的眼睛紧紧盯着,想要看看那幅画到底有什么神奇之处,竟然让红衣学姐和胡老师弄成了这般。

那幅画很快就被展开,但呈现眼前的不过是一幅山水画,乍眼一看并没什么特殊的,但少倾之后我瞬间感觉进入了画里面一样。

那种感觉特别奇妙,好像直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而且这个世界我明明没来过,但却感觉非常的熟悉。

但随即眼前的景象就消失了,我又回到了那个一号宿舍门口。

这时胡老师还有红衣学姐都用惊讶的目光看着我,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样。

“你果然是从阴间来的。”红衣学姐率先开口道。

她已经说了不止一次了,而我却根本听不懂,什么从阴间来的,我是我妈生出来的,虽然是天煞孤星但也还是一个人。

“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胡老师口中喃喃自语。

我搞不懂他们两个在说什么,而且也不想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只想知道苏美欣在什么地方。

“你告诉我她在哪,我把那幅画给你拿来。”我对红衣学姐说道。

胡老师听后脸色骤然一变,立刻掏出了打火机,“你要是敢过来,我立刻就烧了它。”

“你是从阴间来的,那幅画应该是你的,在我手中也不过是被保管着罢了,那个女人被我藏在了地下室,你去找吧。”红衣学姐突然转变了态度。

我我顾不得去多想,直接冲进了宿舍楼内,宿舍楼内虽然一片漆黑,但我很快就找到了地下室的入口,匆匆忙忙的跑了进去。

入口很隐蔽,要不是红衣学姐说的话根本就发现不了。

里面伸手不见五指,手电我落在房顶上了,只能用打火机照明。

地下室不小,一阵摸索之后我终于找到了苏美欣,这时候的她昏迷不醒,推了她两下没什么反应,我抱起来就往外走。

很快就到了地下室入口,但这个时候我却发现火又燃烧起来,来不及多想抱着苏美欣就冲了出去。

到了外面,发现胡老师和红衣学姐都不见了,只有王振江躺在地上,此时的他还没死但气息却很微弱了。

“他们两个呢?”我对王振江问道。

“进去了,胡老师将剩余的东西全部点燃了。”

“什么?他们两个想要同归于尽么?”

王振江咬着牙缓缓的站起来,“不是他们两个,而是我们三个,我也应该跟他们在一块,毕竟当年的事情我也逃脱不了干系,只可惜啊,我们害了红莲,好在能够死在一块也算缘份。”

此人说完先猛吸了一口气,然后冲着宿舍楼就跑过去,直接冲进了大火里面。

我想要拦住他却已经晚了,水塔里面存的水已经流光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火重新燃烧起来。

这个时候远处也传来了说话的声音,估计是学校里面的人发现了这里着火,为了不必要的麻烦我只能抱着苏美欣离开这里。

我将苏美欣带到了一处偏僻的地方,她只是昏迷过去了,用手掐了一下人中就醒了过来。

苏美欣睁开眼后一把就将我抱住,我的身体微微一颤,这是第一次跟女人身体贴在一块。

还未等我完全反应过来,苏美欣竟然亲了我一口,顿时让我不知所措。

“谢谢你。”苏美欣将脑袋扎进了我的怀中。

“谢我什么?”

“红衣学姐跟我说了,只有你不顾生死才能救我,也是考验你的真心,刚才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却知道你肯定冒了很大的危险。”

我根本没有想到红衣学姐对她能够顺那样的话,原本就以为她想通过绑架苏美欣逼我找到那幅画。

“红衣学姐呢?”苏美欣问道。

我将方才的事情跟她大致说了一遍,苏美欣听后自然是惊讶不已。

“可惜啊,红衣学姐消失了,你的愿望也无法达成了。”我对她说道。

“红衣学姐说了,我的愿望她不能够满足,但你却可以帮忙,说你是从阴间来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啊。”苏美欣道。

“我也不知道,或许是她在胡说吧,咱们还是先离开这吧。”

苏美欣点点头,我跟她离开了学校并上了车。

苏美欣叹了一口气,“可惜了,红衣学姐的命可真不好。”

“我倒不觉得。”

“为什么,她活着的时候被那两个男人算计,死了这么年了最终还魂飞魄散。”苏美欣道。

“我觉得并不是完全那样,那幅画本就不属于她的,但她却一直视为己物,最终酿成了现在这种结果。”

“但我觉得她算不上坏人,不过我很纳闷胡老师为什么会奇能异术,我在学校认识他时间也不短了,也没听谁提起过啊。”

这件事我也挺纳闷的,我觉得应该跟我的情况差不多,我在超市里面工作也有一段时间了,但谁也不知道我的眼睛能够看到鬼。

“不太清楚,不过他说猜透了那幅画的秘密,我琢磨着或许跟这个有关。”

我跟苏美欣聊了一路,许久之后才发现路居然走错了,立刻对她说道,“赶快停下,走错了,这条路不能回到我的住处。”

“谁说要回你的住处了。”

“那要去哪?”

“去我住的地方啊。”

我听后立刻长大了嘴,大晚上的让我去她那干什么。

“不太合适吧。”

“我都没说什么,你有什么不合适的。”

我不知道她又要干什么,但不久前亲我的那一下却让我回味无穷,虽然只有短短一瞬间且没有任何的准备,但回想起来却能让我心情舒畅。

“喂,你傻笑什么呢,你脑袋是不是在乱想,我可警告你啊,你别有什么非分之想。”苏美欣带着警告之意。

“你到底有什么愿望需要红衣学姐为你实现?”我收回心神问道。

“我一个朋友得了绝症,就跟那个王振江一样,医生说活不了太久了,我希望红衣学姐能够把她治好。”

“真的么?”

我略有一丝吃惊,我还以为她自己想要做什么呢。

“当然了,明天一早你就跟我过去看看。”

“我又不是医生。”

“我不管,反正红衣学姐跟我那样说了,不管怎样你都得跟我去一趟。”苏美欣用不容置否的语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