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玄铁水晶

两个守卫见王无道两人出来,也没有任何言语。只是目光淡淡的在其身一扫而过,暗自用魂力探查了一遍。

王无道自然知道两人在暗中窥视他,不过他现在丹道内敛,武道完全利用手段隐藏了起来,除非灵魂强度达到武将级别的高手。

王无道见其没有恶意,且又没有收获等什么,便没有去理会,跟着杜长行去了炼器室。

同时王无道心中也暗自感叹道,“这炼丹师公会实力还算是不错,明面上便有司长风、杜长行得武师境的高手,完全可以比拟平虎城城主和沧海学院的院长,暗地里应该也有不少高手存在,仅这两个仓库的守卫,至少都是武师境七阶以上的高手。”

直到司长风出现,两人才缓缓开口。

“司会长!这新晋的炼丹师是什么来头?”

“哦!鹤老、德老,我正有事要找你们商议,一起去一下出去一下吧!”

“这……”叫德老的守卫想再问,却被司长风打断了。

王无道随着杜长行打开炼器室的大门,一股陈腐之气袭来。

“无道丹师,这炼器室已经许多年没有使用了,您看一下,如果无法使用的话,我可以去天下楼帮你找一间。”

杜长行看着王无道,眼中充满了敬仰之情。

丹道本是至善之道,除少数心术不正者,大多数炼丹师都是丹道的忠实、狂热追求者,丹道达者为师,不管年龄如何,大多数炼丹师都保持着一颗追求丹道的赤子之心。

要知道,武者为尊的世界之中,轻武寻丹本就是一个艰难的抉择,再者炼丹师不是人人可以想成修炼就修炼的,没有那个天赋,努力一辈子也是白搭。

杜长行本是炼丹如命之人,要不然也不会甘愿在这平虎城度日,一个二品炼丹师,何处不是家?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限于天赋,终其一生,他感觉自己也只能止步于二品炼丹师。

不过自从看了王无道炼制的丹药之后,其中的玄妙让他越看越痴迷其中,感觉自己的丹道竟然有了一丝松动的迹象,甚至许多从前的疑惑也开朗了许多。

这让对王无道也更加尊重了。

王无道也是无奈,自己在炼化灵丹和筑基丹时,出于慎重考虑,基本上没有用到高超的手法和技巧,完完全全就是循规蹈矩、丹道的印证,所以其中的手法和玄妙之处炼丹师自然能够领悟出来。

“杜会长客气了!这炼器室还可以使用,就不劳烦您老人家了。”杜长行对他友好,王无道也不想失了礼貌,笑着回应道。

虽然炼器室已经荒废许久了,可每隔一段时间,公会便会安排人员来打扫,虽有许些灰尘,但是炼器的器材也都还可以使用,而且炼制的火焰与炼丹时使用的火焰完全一致,这让王无道很是满意。

有了异火的帮助,那他炼器将更加容易许多。

不久,刘洪便将“石头”搬到了炼器室。

眼中对王无道更是恭恭敬敬,动作利索,不敢有一丝怠慢。

“辛苦刘队长了!”王无道笑道。

“不!不!不!能为大人服务是我的荣幸,千万别这样,小的承受不起啊!”刘洪受宠若惊的低着头,不敢直视王无道。

王无道也有点无奈,虽然这刘洪有为难过自己,不过职责所为,王无道也不是那种斤斤计较之人。

这次他本来是真心想谢一下刘洪的,不过似乎适得其反,也只能作罢了。

材料送来完毕后,两人也识趣的退了出去。

“无道丹师!小人就在门外,如果有需要,随时传唤小人!”

刘洪出去还不忘补了一句。

王无道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

出来后,杜长行才反应过来,这么好的机会竟然被这小子抢到了,真是失策失策!

看着刘洪恭恭敬敬的守着炼器室的大门,杜长行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只能作罢离开了。

王无道将两人应付出去后,也开始了自己的要做的事情。

那就是炼制——储物戒。

作为一个武者,储物是必不可少的,不管是修行历练,还是买卖交易,储物器具是必不可少的东西。一般的储物器具又大致分为种,一种是最低级的储物袋或者储物腰带,储物袋虽然制作的方法较为简单,但是材料要求却很高,而且储物空间常常是有限的,一般存在于小型宗门弟子的历练配备之物。

第二种,则是储物戒,虽然对材料要求不高,不过炼制手法和阵法常常使炼器师望而止步,同时不同的材料和阵法辅助,常常能够达到不同的储物效果,而且上限难测,一些小世界的主宰人物或者神界的修士,储物戒甚至可以装下一些位面较小的大陆。

还有最后的一种则是空间宝物,由时空法则、五行法则构建,甚至能够装下武者,而且武者还能够在里面修炼,而一般的储物设备只能装下没有生机的物品,因此在类宝物可谓是及其珍贵的,其炼制难度可想而知。

至少王无道前世也尝试过构建,不过却因为五行法则的不平衡而无法长时间存在。

王无道脱下外衣,抡起炼器用的大铁锤,相当于六阶武者的实力,一锤敲打在黑色“石头”的中央。

“嘭嘭嘭!”

石头像活了一般,左右摇摆了一下,然后从落锤点开始,密密麻麻的裂痕出现,不断的延伸。

一眨眼的功夫,便布满了整个“石头”的表面。

王无道又是轻轻一锤,“石头”上的裂纹全部脱落,露出了“石头”本身的样子,呈粉红色的水晶装。

“果然是玄铁水晶,不过量却不是很多了。”

在进入库房后,王无道本来已经不抱什么希望的!

不过偶然擦觉到角落里的玄铁水晶,便将计就计,向司长风要了过来。

他本来就准备到天下楼去看看,能不能搞到一点有用的材料,准备炼制一个储物设备,因为他现在实在是太需要这类物品了。

偶然间,机遇便挺突然,得来全不费工夫。

王无道刚刚的两锤,直接剥离了将近一半的废料,也就是三百斤左右,那剩下的玄铁水晶也就三百斤左右,具王无道的估计,应该只够炼制两枚储物戒。

当然这是王无道的想法,如果是别人,三百斤重的玄铁水晶已经可以让武者境的修士衣食无忧了。

玄铁水晶对于炼器师来说,已经是很不错的材料了,一般的武器,只要随便添加一点,便可以质量翻倍,如果全部用来铸剑,足够打造三把质量上层的黄级宝剑,如果是遇到炼器高手的话,玄器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王无道既然想走一条与武道不同的路,那武器就没有必要要求太高。

所以,他想将玄铁水晶炼制为储物戒指,因为他发现自己什么储物设备都没有。

刚刚面对几次的魂力探查,他也是提前做了手脚才勉强过关,要不然身上的丹药和灵药恐怕早已经被司长风等人发现。

王无道也不是有意隐瞒私藏,而是王无道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同时王无道的做法也是合乎规矩的,炼丹师考核本就只要求炼丹师能够上交一枚丹药便算是通过考核,而王无道上交了四枚,可谓是仁至义尽了。

况且王无道的丹药都是中品品质的丹药,随便一枚中品化灵丹的价值便远远超过了使用灵药的成本

所以王无道拿到的丹药是理所应当的。

所以,储物设备才是他现在最需要的,有了储物设备,不管是携带物品还是历练都方便了许多。

要不然一个小小的武者境修为的武者,身上不仅有五枚上品化灵丹,三枚中品筑基丹和两枚上品筑基丹,一枚极品解毒丹和四枚上品解毒丹。

这些若是让其它武者知道,想不动心思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