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储物戒

王无道拿起玄铁水晶,将其放在炼器炉上,催动清心地焱将其炼化,炼一段时间又拿出轮着大铁锤一阵敲打,去除其中的杂质。

王无道也是有许些无奈,若是修为强盛,不用异火他也能够徒手炼化这玄铁水晶、去除其中的杂质,随手便能炼制储物戒。

不过现在只能用异火炼了之后再打,打完之后又炼。

就这样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程序。

经过一天的捶打和炼化,三百斤左右的玄铁水晶被王无道一遍遍的炼制之后,从三百斤到两百斤,再到最后的一百斤,只剩拳头大小,颜色也从粉红色逐渐变成了暗紫色。

王无道也终于停了下来,稍微散了一下身上的汗水。

“终于完成了。”

这一天,王无道没有一息的休息,不是在控火炼化玄铁水晶就是在纯炼器,用大铁锤敲打锻造杂质。

因为储物戒炼制要求及其高,需要也魂力刻画非常复杂的阵法,所以需要将玄铁水晶进行必要的压缩,取其精华,同时任何一丝杂质的存在都可能影响到相关阵法的运行,也就决定了炼制的成败,所以王无道才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来对这块天然的玄铁水晶进行压缩和去除杂质。

这一天,王无道没有一息的休息,不是在控火炼化玄铁水晶,就是在纯炼器,用大铁锤敲打锻造杂质。

同时,王无道一边炼器,对体格的修炼有不少好处,原本他的体格孱弱,体魄更是没有任何强度可言,因此现在便是淬炼身体最好的时刻。

毕竟就算不走武道,拥有强大的体魄对于行走世间也有不少的益处。

经过一次次的锤炼玄铁水晶之后,王无道周身的经脉与体格也得到不小的提升,因为最近他虽然修为上有所提升,不过身体素质并没有实质性的改变,修为的提升也没有得到适当的巩固。

不过现在他的体魄,经过这几天的炼丹和炼器之后,比起刚刚到炼丹师公会时,强大了一倍不止,堪比一般的七阶武者的强度。

稍加休息,王无道恢复了一下体力和魂力消耗。

因为接下来才是炼器最关键的时刻,化铁成型和刻画阵法阵纹,所以他也不敢怠慢,虽然其中的过程与方法王无道已经炼制过无数遍,不过那已经是前世了。

况且他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三阶武者,以一阶魂力贸然炼制二品丹已经是极限了。

更何况这储物戒的炼制可要比二品丹的炼制复杂太多了,一般只有达到武将修为级别的炼器师才会炼制简单的储物戒,还好他虽然是三阶武者的修为可却有一阶的魂力,要不然他也不会冒险尝试。

别看这玄铁水晶的体积虽然小,一只手便可以握住,可是其重量却是实打实的一百多斤,经过高强度的提炼与压缩,此时的玄铁水晶密度与质量都已经达到了最佳状态。

王无道拿出了义父留下的所有灵石,“虽然品质有点低,不过也只能将就着用吧!”

王无道利用特殊手法,先花了两个时辰将灵石的能量提炼出来,然后凝聚在两颗灵石之内以备用。

他先用异火将玄铁水晶炼化成等量的两块,然后将其中的一块与准备好的灵石融合,在异火的炼化之下融合成一体的玄铁水晶变成了紫色的液态,王无道用魂力操控着紫色的液态玄铁水晶慢慢的呈戒指状。

王无道心中感叹道,“果然还是消耗太大,还好提前有所准备。”

王无道才刚刚将玄铁水晶化铁成型,便感觉到体力不足了,魂力也消耗了四成左右。

只能将提前藏在口中的丹药服用,接着进行炼制。

炼制储物戒不仅仅要刻制一些基础的阵法,还有灵魂阵法,重力阵法、空间阵法的、防御阵法等,而其中以空间阵法最为重要,也最为困难,需要极其小心,只要有一丝失误,那便是失败,整个储物戒便废了。

就这样,王无道一边控制着火焰,一边用魂力在储物戒上刻制阵法。

如果此刻若是有人在场,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一个武者境修士,竟然在炼制储物戒!

两天两夜过去了,王无道中间休息了两次,在第三天午时才终于完成了第一枚储物戒的炼制。

“一百立方的空间,还算是可以吧!若是有元石的话,空间还能提升不少,不过对于现在的我,一百立方的空间,已经足够了。”

王无道带上戒指,用魂力烙下自己的灵魂印记,查看着自己这一世亲手炼制的第一枚乾坤戒,心中感觉很是满足。

虽然上一世独孤家给他的乾坤戒空间之大,是现在手中的乾坤戒无法比拟的,里面的宝物可以说无穷尽一般,至少一些小世界绝对没有王无道前世的乾坤戒的底蕴丰厚、宝物多。

不过,那些都是过去式了,不提也罢!

看着手上的乾坤戒,王无道更有干劲了。

恢复了两个时辰,又开始炼制剩下的一半材料。

经过第一次的炼制,王无道接下来的炼制更加顺畅,不到两天便炼制成功了,期间也是服用了一颗上品化灵丹才支撑到炼制结束。

就这样,三百斤的玄铁水晶被王无道炼制成了两枚乾坤戒,可谓此次炼丹师公会之行圆满结束,王无道也是时候给离开去办正事了。

炼丹师公会一行,花费了将近十天的时间。整个平虎城已经处于风云变幻之中,沧海学院院长的门槛都被踏破了,连城主都亲自拜访沧海学院。

而炼丹师公会这边,也是有了不少动作,而这一切的根源便是在王无道的身上。

当然,这一切王无道浑然不知,这几天他一直处于炼丹与炼器之中,对于外界的变化他根本无从得知,司长风两人却是应接不暇,炼丹师公会一时间气氛也变得奇怪了起来。

护卫里里外外换了一遍,执法队的工作也更加的严谨了,各大家族的拜访也被司长风拒绝了。

刚开始,他也对王无道的身份存疑,只想着这是一个平虎城崛起的机会,直到杜长行告诉他丹药的玄奥后,他仔细观察了一番,顿时一发不可收拾,也痴迷了起来。

对王无道的疑虑更是烟消云散,更多的则是敬佩!

因为他比杜长行更明白这丹药的价值。

王无道整理好衣物,稍稍将戒指遮在袖口中,便打开了炼器室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