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落神山(上)

“龙盟盟主为什么会招待咱们啊?”

周倩纳闷儿,瞧老爷子叶明远。

叶明远同样迷茫。

叶启山道:“应该是陈梵跟龙盟盟主有交情。”

“切!”

李凤娇撇嘴,明显认为叶启山在往女婿陈梵脸上贴金。

叶军道:“二叔,不存在这种可能性,龙盟虽是华裔组织,但已融入西方一百多年,哪会跟西方的敌人有交情。”

“小军说的没错,龙盟再怎么厉害,也不能让西方各国认为它跟华国高层眉来眼去,不然绝对被打压、制裁。”

叶启铭支持叶军的说法。

“我就随口一说……”

被大哥和侄子连怼的叶启山,尬笑解释。

“现在,陈梵跟沈系撕破脸,甚至是与国为敌,老M应该会以政治避难这种形式接纳陈梵,给予陈梵永久居留权。”

叶启云煞有介事分析。

“四星大将叛国赴M,只给永久居留权?”叶启铭皱眉凝视叶启云。

“现在是陈梵需要M国的收留,而不是M国多么需要陈梵,以当下老M的吝啬与苛刻,最多再给陈梵找份稳定工作,很难再给其它特殊待遇。”

叶启云话音未落,坐在另一桌的肖破军猛地拍桌子。

叶家人慌忙闭嘴。

肖破军和一帮彪悍汉子冷眼盯着叶家人。

“强者,无论在哪里,都是强者,再者,龙帅没叛国,龙帅清算沈系,是为了让华国变得更好。”

肖破军冷着脸出言反驳叶启云。

叶启云撇撇嘴,没吱声,不敢怼这帮杀人不眨眼的汉子,暗暗鄙夷这帮粗鄙汉子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陈梵,华国的猛龙,到了M国,便是龙游浅滩,搞不好得遭虾戏,强个屁!

大多数叶家人这么想。

盼强者倒霉,很多人的通病,只不过叶家一些人表现的较为明显一些。

叶明远环顾大房三房十多口人,面沉似水道:“眼下,陈梵诗诗好,你们也就好,别一天到晚总想看别人笑话。”

“爷爷,我没想着看谁笑话,陈述事实而已。”

叶军狡辩。

“陈梵诗诗好的时候,咱们沾不上光,倒霉的时候,咱们得跟着倒霉,真是命苦啊。”周倩阴阳怪气。

“确实命苦。”

李凤娇也给周倩帮腔。

叶明远明白了,失去十个亿,俩儿媳已不把他当回事儿。

“爷爷那十个亿,我会想办法补上的。”

声到人到。

叶诗诗走入餐厅。

“诗诗,你现在和我们一样,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别在摆大将夫人大集团总裁的架子了。”

李凤娇嘲讽叶诗诗。

“我说到做到。”

叶诗诗冷冷瞥一眼李凤娇,坐在父母中间。

叶家大房三房或以不屑眼神质疑叶诗诗,或在心里鄙夷叶诗诗装X,归根结底,仍在怨叶诗诗连累他们。

“孩子呢?”

赵慧问叶诗诗。

叶诗诗道:“吃了奶,睡着了。”

叶启山小声道:“龙盟盟主招待咱们,这是怎么回事?”

叶诗诗道:“别纠结这些了,把心放肚子里,该吃就吃,该喝就喝。”

“哦……”

叶启山只好点头。

十多名女佣上菜上茶上酒。

面对好茶好酒好菜,在座的人不再胡思乱想,纷纷动筷子,逃亡路上,他们食不甘味,如今都饿了。

酒足饭饱后,老管家安排以肖破军为首的一帮彪悍汉子乘大巴车离开,叶家人则在庄园内留宿。

华国。

南疆边境。

临近边境线,一大片墓园中。

陈梵面对一排排新坟,心情沉痛,深鞠一躬,久久不动,不仅仅是在表达哀思,也在内疚。

若非对他忠心耿耿,他们多半不会被沈系送入绝地,悲壮战死。

陈梵默哀后,昂首挺胸,大声道:“我,陈梵,在此立誓,三年后,灭沈系,以慰数万将士在天之灵!”

轰隆!

天空响起雷声。

仿佛是上苍对陈梵誓言的回应。

“明年清明节,我再来看你们。”陈梵向长眠于此的袍泽道别,转身离开墓园。

南疆边境,山多林密。

陈梵出了墓园,却偏离通往墓园的公路,进入山区。

不原路返回,是因为陈梵要跨过十几公里外的边境线,边境线另一侧,有龙盟派来的直升飞机。

陈梵在山林间快速穿行,如履平地,当他距边境线不足一公里时,远方崇山之中传出爆炸声。

开山呢?

还是发生了别的事情?

陈梵心生疑问,飞上大树枝头,凝望远方那片山区,微微皱眉。

“落神山……”

陈梵呢喃。

南疆边境这一片儿,陈梵很熟悉。

远方那片山区,当地山民猎户称之为落神山,意思是,神仙难以飞渡那片山区,得落下去。

飞鸟绝迹。

人进去很难走出来。

这不是当地猎户山民口口相传的故事,是实情,龙魂的人都曾在落神山失踪。

南疆镇守使行辕多次组织搜救队入落神山找人,诡异的是,搜救队每次刚进山就遭遇极端天气,寸步难行。

而且,电子设备、通讯设备在落神山那片区域无法使用,龙魂派来专家组在外围检测,得出结论,落神山存在特殊磁场,不但影响电子设备,还会使飞行器发生故障,乃至坠毁。

莫非是科考队或军方进入落神山?

陈梵心生疑问,继而决定一探究竟。

执掌龙魂时,这厮多次想来落神山,却因军务繁忙一直没付诸实际行动。

落神山,距陈梵所处位置,直线距离十五公里,若是翻山越岭,要走的路程,至少翻一倍。

在深山老林中走三十公里,对一年前的陈梵而言,都不算事,何况现在的陈梵,比以前强大太多。

由于是大白天,陈梵没飞上树梢狂奔,以免吓到进山打猎采药的人,他在山林中疾行,无声无息。

树木、巨石、峭壁无法阻挡甚至拖慢他的步伐。

仅用半个钟头,陈梵来到洛神山外围,发现一些“新鲜”足迹,判断进入落神山的队伍,超过二十人,且于今晨进入。

陈梵放慢脚步进入落神山,环境温度陡降近十度。

盛夏时节,寒暑不侵的陈梵竟感受到丝丝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