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落神山(中)

“有点意思。”

陈梵呢喃,继续前行,走着走着,密林中弥漫淡淡白雾。

下午三四点钟,烈日当空,这里却有雾,且随着陈梵不断深入,雾越来越浓。

换作普通人,置身于此,必定提心吊胆,吓出一身冷汗。

经历过各种凶险且死过一次的陈梵,面对这诡异环境,无所畏惧,从容扭头瞧身后,来路已被迷雾遮住。

以前走进这里却没走出去那些人,可能是被这迷雾困住。

陈梵想罢,转回头,向前迈步,铁了心一探究竟,至于山民猎户口口相传那些怪力乱神之说,他压根不信。

地球上,类似的地方不少,比如魔鬼三角洲,比如西境沙漠复地罗布海,再比如大西洋幽灵岛,以及昆仑山地狱之门。

那些地方是诸多神话传说和灵异故事的源头,可在陈梵看来,这一切,与鬼神无关,是大自然的“杰作”。

在迷雾森林中走了许久,陈梵回到刚走入迷雾时停留过的地方。

无数次闯过龙潭虎穴、鬼门关,居然被这么一片充斥白雾的森林捉弄,陈梵不慌反笑,在自嘲。

他笑了笑,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甩手扔出。

石头飞向迷雾深处,洞穿一棵又一棵大树的树干,陈梵再次前行,被石头洞穿的大树,成为路标。

因为陈梵扔出去的石头,直线飞行,绝不会受迷雾影响而拐弯。

陈梵以这极为简单的方法,扔三次石头,便破除迷雾困境,深入落神山。

“师兄,科考队的人已经飞炸出入口,咱们还不出手吗?”

“先让他们进去,为咱们探探路,如果地下真有先秦修士的大墓,必定凶险重重,谁先进去,谁倒霉。”

“也是。”

两个男人在交谈。

隐藏在迷雾中的陈梵听力超强,隔着很远,听到这两人对话。

先秦修士大墓?

有宝藏?

这两人是盗墓的?

陈梵边瞎琢磨边凝神听两人交谈。

“师兄,这里异象频现,堪比昆仑山地狱之门,若地下真有先秦修士的墓,这位葬在此处的修士,可能是存在于先秦神话中的强者吗?”

“未必,现在的人,有高调的,有低调中庸善于隐藏的,古代强大修士也非个个要扬名立万,很多修士,一门心思追求长生,无意开宗立派成圣做祖。”

“师兄说的有道理,但愿这次咱们有所收获,好向师父交差,千万别像上次,在峨眉山死那么多人,只挖出一具遗蜕。”

“峨眉山那座大幕,已被古人挖过一次,所以咱们一无所获,这次不同,落神山异象频现,说明大墓防护阵法未被破坏,没人进去过。”

“师兄所言极是!”

隐藏在迷雾中的陈梵,听两人说这么多,不禁皱眉,修士、大墓、阵法、遗蜕这些存在于道家典籍中的词汇刺激到他。

“师兄,迈入超凡境界,是不是就能媲美古代那些强大修士?”

“你太小瞧古人,修炼之法,秦之后,逐渐失传,史册上留名的张道陵、陈抟、吕洞宾,修为已远不如先秦那些成圣做祖的强者,再往后,开创武当的三丰祖师,被称为陆地神仙,实则修为更弱。”

提及三丰祖师这哥们儿,轻叹一声,又道:“即便是三丰祖师,亦是我辈难以企及的天花板,如今的超凡强者,大多数只是站在修行路起点,由于缺少修炼之法和能令肉身蜕变的大药,不知怎么走下去,只有少数超凡强者,靠着祖传的典籍或从大墓遗迹中挖出的至宝,艰难前行,比如师尊,这也是他老人家对先秦修士大墓极为感兴趣的原因。”

“听师兄一席话,我突然不想努力了。”

“还是得努力,成为超凡强者,且不说战力多强,起码能延年益寿,师尊他老人家,活两百岁没什么问题,沈老头加入咱们天罚,不就想活得久一些,多当几届NO1。”

“看来人最怕的,还是死亡。”

“你这话很对,一些古老世家门阀的掌控者,以及一些国家的当权者,为超凡势力所驱使,图的就是多活十几年几十年。”

“超凡势力很多吗?”

“不多,也不少,起码在华国,不只有咱们天罚,而西方也存在超凡势力,比如圣殿、光明会,还有……”

“还有什么?”

“以后你迈入超凡境界,会慢慢了解到大幕之后的世界。”

“大幕?”

“普通人感知不到超凡强者存在,而超凡强者也怕引发公众关注,被追捧膜拜,或被官方视为不稳定因数,这样会影响修行,甚至会招来杀身之祸,毕竟现代尖端武器,杀死超凡强者,不太难。”

“我懂了,普通人感知不到超凡强者的存在,就好比无形大幕,蒙蔽普通人,将整个世界一分为二,普通人的世界和超凡强者的世界。”

“这么理解也对。”

迷雾中,陈梵听两人说这么多,内心波澜起伏,这一刻,他不认为这两人在扯淡、胡言乱语。

天罚。

白衣女子提到过。

不过,说出诸多秘辛那哥们儿,也可能是道听途说。

这里是否有大墓。

先秦是否存在超越凡人的强大修士。

陈梵决定亲自探索,为了不打草惊蛇,他远离对话的两人,绕行三公里走出迷雾,居高临下,看到山谷中一伙人站在百丈峭壁前。

峭壁上,有摩崖石刻。

刻在石壁上的文字很古老,陈梵不认识。

石壁底部已被炸出个大洞,十几人杵在洞口旁,指指点点。

陈梵略微犹豫后,跑下山坡,从密林中走出,走向科考队。

“什么人?”

负责警戒的人员发现陈梵,厉声喝问。

站在洞口外的二十多人齐刷刷扭头,瞧着突然冒出来的陈梵。

陈梵道:“我进山里找草药,走到洛神山附近,突然起雾,稀里糊涂到了这里。”

科考队几位核心成员听完陈梵解释,你看我,我看你,显然在以眼神交流,怎么处理这突发状况。

“我们这次科考活动,属于国家机密,既然你撞见我们,就必须得配合我们,暂时委屈一下。”

说这话的中年汉子以眼神示意下属,控制陈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