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扮猪吃老虎(上)

“高台应该是大阵的阵眼。”

王大师做出判断。

阵眼是什么,在场的人略知一二。

“阵眼是高台,还是高台上的人?”田上校忍不住问王大师。

“都有可能。”

王大师说着话迈步向前,明知前方可能存在危险,仍按捺不住好奇心,要近距离观察高台。

十多人随着王大师,接近地下湖。

从进入地下,到现在,一个多钟头,没遇到任何危险,科考队的人,除了身为女孩子的欧阳燕,已不像初入岩洞时那么紧张。

就算坐在高台上的,真是个人,在他们想来,也一定类似“肉身佛”,仅是坐化后遗体不腐。

华国现存的“肉身佛”,可供普通人参观瞻仰的,不少于十尊,不稀罕。

地下湖的湖面呈圆形,直径近百米。

“湖水真清澈,应该没受到一点污染。”一名队员站在湖边用强光手电照身前的湖水,之后弯腰把手伸入水中。

“小心水里有不明生物,把你手咬掉。”

另一名队员笑着调侃把手伸入湖水中的同伴。

“水至清则无鱼,这湖水太清澈,恐怕里面连细菌都没。”把手伸入湖水中这人笑着回应同伴。

下一秒这厮脸色骤变,惊叫一声,猛地后退。

其他人被吓到,慌忙瞧这名惊叫的队员,只见一条形似比目鱼的黑鱼,死死咬住这哥们儿右手中指食指。

田上校拔枪,朝着海碗碗口那么大的黑鱼开了三枪。

砰!

枪声回荡。

田上校手中九毫米口径军用手枪射出的子弹,打爆黑鱼。

被黑鱼咬了的男队员,并未因此逃过一劫,倒在湖边,剧烈抽搐,面目扭曲,显然承受极大痛苦。

不到十秒,这人七窍流血而亡。

“远离湖岸!”

田上校心惊之余大喊。

除了王大师,其他人惊骇后退。

赵教授痛心不已,死去的人,跟了他快十年。

王大师半眼不多瞧死去的人,沿着湖岸绕行,绕到高台正面,手中强光手电,对准高台上那个身影。

白色光柱照亮高台上的身影。

隔着将近五十米,王大师勉强瞧清楚高台上那人的容貌,旋即下跪叩首,无比惶恐道:“我等勿入此处,先贤勿怪!”

王大师发癔症似的举动,令赵教授田上校等人面面相觑。

陈梵想走到王大师那边,看看是怎么回事,却被盯着他的配枪汉子拽住。

“别乱动,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配枪汉子凶巴巴警告陈梵。

陈梵继续忍耐。

王大师叩首许久,他所谓的先贤,并未回应他,他狐疑,慢慢抬头,硬着头皮,再次将强光手电对准高台。

高台上,盘膝打坐的人,带着金属发箍,披头散发,身着羽衣,这是先秦方士才有的扮相。

王大师之所以跪下叩首,是因为此人面目栩栩如生,且睁着双眼,眼眸深邃,表清凝重,俨然活人。

死了?

王大师皱眉盯着高台上的人,提心吊胆站起来。

田上校、赵教授带着五六人跑到王大师这边,凝视高台之上,或面露惊容,或倒吸凉气。

“不用怕,是坐化的死人。”

王大师挺直腰板,恢复大师风范。

“此人应该是先秦方士,在此坐化至少两千两百年,竟如活人一般,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

赵教授激动不已。

“肉身佛”和完整的古人遗体,他见到不少,但这般栩栩如生的遗体,绝无仅有,堪称考古史上极为重大的发现,说空前绝后,不为过。

“他身前插着的东西……是剑吗?”

段晓鹏这么一说,几人开始注意方士遗体前插着的东西。

田上校道:“确实是一把剑,剑柄末端与坐化的方士下颌齐平,方士双手握着剑柄,像是把全身力气都用在剑上。”

“不是凝聚力气,而是凝聚毕生修为,那剑插在高台中心,如果高台是阵眼,剑便是激活阵眼的强大法器。”

手持罗盘的王大师煞有介事分析。

田上校撇嘴,不以为然。

赵教授也觉得王大师故弄玄虚。

科考队的人陆续汇聚到三位大佬身后,陈梵也被配枪汉子带过来。

陈梵凝望在高台上坐化的古代男子以及古代男子身前那柄古剑,古剑连带剑鞘,被男子插在高高的石台上。

“这人表情凝重,直视前方,在看什么?”

陈梵暗暗嘀咕,同时扭头,观察古代男子所看方位。

视力远超普通人的陈梵,凝视细看许久,发现隐藏在几百米外黑暗中的岩壁上,有一幅巨大壁画。

这壁画,并非画上去。

岩壁凹凸不平,加之不同区域不同色泽,构成类似三维立体图画。

三维立体图画,陈梵读小学时看过不少,只需盯着看一会儿,眼前一亮,就会变幻成另一幅画。

大地破碎,宫阙崩塌,累累尸骨之上,立着一位长发纷飞的女子,这是岩壁形成的“三维立体图”所隐藏的画面。

石壁是古人的杰作,亦或是天然形成?

高台上的古代修士是被“三维立体图”刺激到,故而镇压石壁?

陈梵浮想联翩。

“可惜湖里有能致命的怪鱼,没法游过去登上高台一探究竟。”王大师皱眉道,哪怕他是武道宗师,也难飞渡四五十米宽的湖面。

“大师不必着急,我派人出去,通知外面的人,往这里送一些能帮我们飞越湖面的工具。”田上校决定派人出去。

一名配枪汉子被田上校喊过来。

田上校向这名下属交代一番,让其原路返回。

王大师瞧一眼离去的配枪汉子,微微皱眉,道:“等东西送进来,怎么也得一两个小时,太浪费时间。”

“大师难道有更好的办法?”

田上校下意识问王大师。

“以我的身手,一次跨越十七八米不成问题,湖面上只需有两个借力点,便能飞掠过湖面,登上高台。”王大师说着话瞅了瞅远处那具尸体,又瞅了瞅陈梵。

在场的人都不傻,马上明白王大师什么意思,想用死去的科考队队员和误闯落神山的倒霉小子,做借力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