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扮猪吃老虎(中)

王大师道出心中所想。

“这……”

田上校沉吟,审视陈梵,眼神不善。

“阿洪跟了我多年,我不容许任何人破坏他的遗体,而他,更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王大师你未免太残忍了!”

赵教授怒视王大师。

“赵教授,你应该清楚,这种地方,待的时间越久,越容易出意外,为防万一,做出一些牺牲,是值得的。”

王大师冷眼盯着赵教授。

“为节省一两个小时,残害无辜生命,这是犯罪,是故意杀人,我绝不答应。”赵教授很正直,虽然深爱自己的事业,但绝不伤天害理。

“我支持教授!”

“我也支持教授!”

欧阳燕、段晓鹏先后发声,即使瞧不起陈梵,却也觉得王大师用无辜人的生命“铺路”,太残忍。

“我倒觉得,这是个不错的办法,等下去,的确有可能遭遇意外,轻则一无所获,重则我们死在这里。”

田上校表态,站在了王大师那边。

科考队总共三位大佬,此时两位大佬达成一致。

“你……你是军人啊!”赵教授因田上校的言行而痛心疾首,无法接受身为华国上校军官的田震,如此狠辣歹毒。

“对于我这样的军人而言,最最重要的是,服从命令,想尽一切办法完成任务。”田上校振振有词。

“你们……”

赵教授气得哆嗦,指着田上校、王大师,不知该说什么。

田上校不在乎赵教授什么反应,以眼神示意下属把陈梵和远处那具尸体拖过来。

“你们今天休想伤害他!”

赵教授冲出去,想护着陈梵。

陈梵继续隐忍,想瞧瞧田上校王大师会怎么对待赵教授。

赵教授大声道:“如果你们今天伤害这年轻人损坏阿洪遗体,我赵大千从今往后再不与军方合作!”

王大师冷哼一声,走向陈梵、王教授。

“大师,您别乱来,赵教授是考古领域和古文字研究领域的顶尖学者,您伤害赵教授,会引发轩然大波。”

段晓鹏硬着头皮站出来,劝阻王大师。

啪!

王大师甩手一耳光,将段晓鹏打倒在地。

田上校默默旁观,任由王大师行凶。

“教授,现在这情况,您护不住他!”

欧阳燕着急忙慌劝赵教授放弃陈梵,并狠狠瞪一眼陈梵,认为无能的陈梵为赵教授惹来麻烦。

陈梵无视欧阳燕,盯着步步逼近的王大师。

田上校看出陈梵不慌不怕,并未多想,弱者什么反应,对他而言,无足轻重。

就在王大师步步逼近陈梵时,凄厉惨叫声传入这偌大地下空间,不是很真切,但在场的人都能听到。

田上校神色陡变。

王大师停下脚步,扭头瞧向来路。

“你们要派出去的人,和守在外面的人,都已经死了。”

冷漠话音传来。

在这特殊环境中,这话音格外刺耳。

“什么人?”

田上校瞪眼喝问。

科考队其他人,用强光手电搜寻发声的人。

三人从黑暗中走出,穿着带兜帽的黑袍,戴着金属面具。

陈梵早知天罚的人盯上科考队,此时一点不意外,平静注视三人。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田上校再次喝问三人。

“要你们命的人。”走在最前边貌似头领那人开口,尽显骨子里的强势与自信,视科考队众人为待宰的猪羊。

“狂妄!”

田上校怒了。

这支科考队是由军方特殊部门牵头组建,对科考队下手,等同与军方乃至与整个国家为敌。

“我倒要瞧瞧,你们三个,今天怎么要我的命。”王大师傲然昂首,展现强大气场。

“武道宗师……”

为首的天罚成员发出阴测测笑声,颇为不屑。

“击毙他们!”

田上校毫不犹豫下令。

三名配枪汉子,迅速拔枪。

一名天罚成员一晃身,瞬移般跨越二十多米,欺到一名配枪汉子面前,右手在配枪汉子胸膛轻轻一按。

蓬!

被天罚成员轻按胸口的汉子,后背爆开,血肉喷涌而出,他目瞪口呆向后倒,连扣动手枪扳机的机会都没。

仅剩的两个持枪汉子慌忙开枪。

杀了一人的天罚成员快如鬼魅闪避。

俩汉子很快打光弹夹里的子弹,手忙脚乱换弹夹。

此刻王大师、田上校,脸色变得很难看,之前的愤怒荡然无存,心中惶恐,因为出手杀人这人,是位大宗师。

大宗师要他们的命,易如反掌,而貌似头领站着没动那位,绝对更强大。

俩汉子还未换好弹夹,就被出手的天罚成员接连踹进湖里,旋即惨叫,疯狂扑腾几秒沉了下去。

陈梵扭头瞧地下湖,湖水中,鲜血翻涌,想必成群的黑色怪鱼在啃食两具尸体,幸好两人已死。

不然,被鱼活活啃食,堪比凌迟。

变故发生的太快太突然太惨烈,以赵教授为首的科考人员,手足无措,就那么呆呆的杵在原地。

连杀三人的天罚成员,无视近在咫尺的陈梵,径直走向王大师,道:“你不是想瞧瞧我怎么要你的命吗……”

王大师胆寒,后退两步,猛地抓住科考队两名队员,转身跃起,跃向湖面,紧接着扔出两名队员。

一人落在距湖岸十七八米的湖水中。

另一人落向更远处。

王大师这是要用两个鲜活生命垫脚,逃向湖心高台,置之死地而后生。

落水的两人惨叫。

赵教授、欧阳燕、段晓鹏等人这才回过神儿,拉着悲愤不已的赵教授疾退,试图远离穿黑袍的人。

“你们解决这些废物,我上高台。”

为首的天罚成员说话间动了,一步迈出,人已在湖面之上,距湖岸二十多米,眼看前伸的左脚要踏入湖水中。

轰!

水花飞溅。

这人左脚发出的无形力量,轰击湖面,如此借力,惊呆田上校。

踏破湖面生猛的一塌糊涂这位天罚成员,离弦之箭般飞向高台,此时王大师堪堪触及高台侧壁。

高台高二十多米,王大师双脚连蹬高台侧壁,迅速上升,不可谓不快,然而他登上高台后,傻眼了。

为首那位天罚成员,已然站在坐化的先秦修士面前,伸手去取先秦修士双手紧握的连鞘古剑。

与此同时,一名天罚成员扑向陈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