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扮猪吃老虎(下)

高台上。

那位天罚强者眼珠一转,收回几乎触及剑柄的手,转身瞧欲哭无泪的王大师。

王大师本想逃上高台,避开强敌,顺便仔细研究一下坐化的先秦修士和插在高台中心的古剑。

可他万万没想到,对方竟能飞越将近五十米宽的水面,比他早一步登上高台,搞得他进退失据。

退,就得退进湖里,必死无疑。

直面强敌,同样必死无疑。

“你过来,把这剑拔出来。”

天罚强者逼迫王大师拔剑。

气势全无的王大师快哭了,那柄连鞘古剑是大阵的阵眼,冒然拔出,必定承受难以想象的后果。

“要么死,要么拔剑。”

天罚强者说话间眼中杀机毕露。

王大师没得选,哭丧着脸,一步一步接近古剑。

天罚强者退到一旁,冷眼盯着王大师和先秦修士的剑。

王大师伸出颤抖的手,就在他的手快要挨着剑柄时,远处传来一声惊呼:“你到底是什么人?!”

站在高台上的天罚强者听到自己人惊呼,下意识扭头。

王大师趁机停手,也扭头瞧谁在喊,一来拖延时间,二来有些好奇。

几道光柱照亮陈梵所在那片地方,显然是被惊呼声吸引。

一位天罚成员,拳头戳在陈梵胸口,难以置信瞪大眼,瞧着近在咫尺的陈梵,好似活见鬼。

这货本想虐杀陈梵,却被陈梵吓到。

因为陈梵的胸口轻松扛下对方足以打碎普通人身躯的一拳,此时,陈梵心血来潮,运转“神龙令”上的功法。

一丝热流从他胸中那团炙热溢散出来淬炼四肢百骸的同时,对方的内力,被他胸中那团炙热源源不断吸收。

想杀陈梵这位天罚成员惊恐挣扎,可拳头被陈梵胸口牢牢吸住,仅仅两三秒,这人内力枯竭,七窍流血,烂泥般瘫软在地上。

陈梵心惊,胸中这团炙热居然在他运转功法时,主动吸收攻击者的内力,匪夷所思。

对方内力进入他体内,被胸中这团炙热炼化,似乎啥也没剩。

啥也没剩下。

是他心中这团炙热太猛,彻底把对方内力炼没了?

亦或是内力属于一种很差的能量,经不起“提纯”?

陈梵在这一刹那思维发散,想到很多,而旁观者,无不惊愕,尤其科考队的人,一个个瞠目结舌。

田上校恍惚,再恍惚,以为出现幻觉。

那个原本要杀赵教授段晓鹏欧阳燕的天罚成员,一愣之后,咬牙切齿扑向陈梵。

轰!

天罚成员轰击陈梵背脊的拳头,距陈梵后背半米,遭遇无形屏障阻挡,气劲崩散,这哥们儿承受反震之力,仰面吐血,倒飞十几米,砸在地上。

陈梵缓缓转身,漫不经心瞥一眼濒死的偷袭者,然后瞧向还活着的五六名科考队员。

“这……这……”

赵教授太过吃惊,不知该说什么。

欧阳燕、段晓鹏想到先前瞧不起陈梵,既尴尬,又惶恐,表情最精彩的……则是田上校、王大师。

把一尊杀神,当成能任意欺凌坑害的弱者。

着实可笑可悲。

田上校心念电转,琢磨怎么化解这场“误会”。

“拔剑!”

站在高台上的天罚强者回过神儿,喝令王大师拔剑。

王大师不禁后悔登上高台,可事已至此,只得拔剑,右手握住剑柄,下一秒,电流遍布他右手,且顺着右手右臂蔓延全身。

插在石台中心的古剑如同放电器。

王大师的身子在密集交织的电流中剧烈抖动,最后爆燃,站在一旁的天罚强者吓得倒退数步。

爆燃数秒,王大师焦黑的身躯倒下,触及石台,化为飞灰,紧接着,更诡异的状况发生,古剑上电流交织,逐渐凝聚成一团白光,白光持续膨胀。

高台顶端,膨胀的光团仿佛一个大球,笼罩古剑和握剑的先秦修士,照亮这偌大地下空间。

所有旁观者,包括陈梵,心惊肉跳。

站在高台边缘那位天罚强者察觉不妙,转身要逃。

轰!

光团爆开。

宛若光波的刺眼冲击波扩散。

倾尽全力朝湖岸飞跃的天罚强者,湮灭在冲击波中,幸好这恐怖冲击波只覆盖湖面,旋即消散。

人们惊愕凝望高台。

高台上,坐着的身影和古剑犹在。

视力超强的陈梵心惊之余皱眉,发现坐化的先秦修士,栩栩如生的面孔出现细微裂纹,裂纹蔓延、扩大。

过了五六秒,先秦修士的脸便如承受重击的瓷器,崩解破碎。

坐化的先秦修士,从头到身躯,逐渐破碎,当他握剑的双手破碎,古剑倒向一边,高台摇晃。

在场的人也察觉地面抖动。

“这里要塌了,马上离开这里。”赵教授大喊。

人们无暇多想,着急忙慌逃向出口。

陈梵略微犹豫后,腾身跃起,扑向摇摇欲崩的高台,要取走古剑。

高台倾斜。

古剑滚落,落入湖中。

陈梵及时赶到,从水里操起古剑。

由于陈梵出手速度极快,水中怪鱼没能咬住陈梵的手。

拿了古剑的陈梵凌空扭身,猛踩倾斜的高台侧壁,炮弹般射向湖岸。

高台崩塌。

陈梵也落在湖岸上。

轰!

崩塌的高台底座被一道水柱冲开。

巨大水柱,直径超十米,冲击这巨大地下空间的顶部。

陈梵扭头凝望水柱,地下的水这么喷涌,半个钟头就能灌满这里。

地下湖水位快速上升。

退向出口的陈梵,边退边环顾四周,心想:在这地方被水淹没前,看看还有什么特别之处。

没多久,陈梵退到出口前,水也蔓延到这里。

除了对面巨大“三维立体图”石壁,陈梵没再发现其它特别之处,瞧一眼手中连鞘古剑,转身走入出口。

陈梵进了通向地面的岩洞,快速奔跑。

水面蔓延上涨,很快淹没地下空间出口。

如陈梵所料,半个钟头后,这巨大地下空间充满水,黑色怪鱼成群结队,来回游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