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长辈的嘱咐

江岩拎着中午买的礼物,前往学校大门口的路上,接到了吕茜嫣打来的电话。

“茜嫣,有事吗?”

“在哪儿呢?江岩”吕茜嫣的声音清冷依旧。

“在学校啊。”

吕茜嫣“哦”一声,问道:“你学生是不是今天晚上军训汇演排练呢?”

“消息挺灵通嘛,是在排练呢。”

“那你肯定很忙吧?”

“还好吧,怎么了?”

吕茜嫣沉默了几秒,道:“你等会儿忙完以后,能不能来二姨家一趟,她说今天教师节,你白天没有来,晚上肯定会来,给你准备了一桌子菜。

我跟她解释你晚上要参加学生的军训汇演排练,但她不听,执意说你会来,要不等会儿你忙完就来看看她吧,免得她失望。”

江岩笑道:“今天教师节,我肯定要去看望她啊,再忙也不行,现在已经在去她家的车上了。”

挂完电话,吕茜嫣心中莫名涌出一丝兴奋和喜悦,她也说不清楚这种愉悦的情绪是因为什么,无法判断是为了二姨不用失望,还是为了又能见到江岩。

“茜嫣,快来帮忙啊。”

吕茜嫣听到郑诗嫄在厨房里喊,赶紧跑出卧室去帮厨。

她熟稔地系上围裙,说道:“二姨,刚才我给江岩打电话了,他在过来的路上。”

郑诗嫄露出不易察觉的笑容,一闪而逝,道:“我刚才就跟你说了,他肯定会来,不用给他打电话,你偏不听,我老眼又不昏花,不会看错人的。”

“不是,我不是担心他不来。”吕茜嫣解释道,“我怕他来的太晚,想催催他早一点来。”

郑诗嫄慈爱的目光看向心爱的外甥女,笑眯眯道:“你那点儿小心思我还能不知道,不就是怕江岩不来会惹我不开心,担心以后我不再撮合你俩么。”

吕茜嫣顿时红了脸颊,掩饰似地转过身去洗碗,声若蚊蚋道:“哪有啊二姨,你别乱讲。”

郑诗嫄笑笑,问道:“今天教师节,你给江岩准备礼物没有,毕竟是他过的第一个教师节,得留个深刻一点的印象。”

吕茜嫣点点头,“准备了,二姨。”

两人在厨房忙碌着,时间匆匆流逝,没多大会儿就听到门铃响。

吕茜嫣走到门口透过猫眼一看,见果然是江岩,徐徐打开了门。

见到江岩,吕茜嫣自己都没有察觉自己的心情陡然更加愉悦许多,连声音都出现了一丝波动,“你来啦,江岩。”

江岩点头示意一下,提着礼物走进了房间,喊道:“老师在家吗?”

“在呢。”

江岩循着声音来到厨房门口,面带微笑地将手里的礼物捧给郑诗嫄,道:“老师,教师节快乐。”

“江老师也教师节快乐。”郑诗嫄擦了把手,毫不客气地收下江岩带来的礼物。

饭菜很快做好,三人入席后,江岩疑惑问道:“潘叔叔不在家吗?”

“这不正常嘛在外应酬呢,他一个月能在家吃一次晚饭就不错了。”郑诗嫄玩笑道,“你上次来已经把这个月的次数用完了,这次就没有机会再让潘校长陪你了。”

“潘叔叔在不在无所谓,反正我也不是来探望他的,缺个配角无伤大雅。”江岩给郑诗嫄倒上红酒,也给自己倒上一杯,随便地跟郑诗嫄开玩笑。

酒过三巡,郑诗嫄忽然问道:“听嫣嫣说,你在做公益?”

江岩摇头,道:“其实也算不上公益,就是见到一家可怜人,想要帮帮他们。”

“这么多年了,你一直都喜欢扶贫济困,工作以后还能保持这种善心,挺好。”郑诗嫄举杯,问道:“有什么困难没有?有的话就跟我说说,我可能能帮到你。”

江岩感激一笑,“谢谢老师关怀,现在没有什么困难了。要是以后有的话,我到时候再请您帮忙。”

郑诗嫄颔首,道:“你做公益我很支持,也很自豪,但是你要清楚一点,不能一门心思地钻进去,我见过太多公益人为了做公益连家都不顾,最后搞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对于这种人,我心里当然满怀最崇高的敬意,不过敬仰归敬仰,崇拜归崇拜,我不希望你也成为那样的人,要记住,尽心而为,量力而行。”

对于郑诗嫄的提醒,江岩特别能够理解,无非是作为长辈对晚辈最纯粹的关怀,他点点头,道:“你放心吧,老师,我明白您的意思,我不会硬撑着去干超出我能力范畴的事。”

郑诗嫄笑了,道:“你明白了,但是没有完全明白,我的意思是别搞得家破人亡,前提是你得有个家啊,你老大不小了,也该朝着成家动动心思了。”

江岩默默把红酒瓶放在了桌子下面,不准备继续喝了,他严重怀疑郑诗嫄喝醉了,说话逻辑完全不通,怎么忽然就从公益扯到他成家了,这个弯拐的太超出意料了。

他讪讪一笑,道:“老师,我还年轻着呢,现在考虑成家为时太早。”

郑诗嫄朝他翻个白眼,“你年轻在哪儿了,我像你那么大的时候,你芷婉姐姐都已经能不尿床了。”

江岩打定主意,等潘芷婉从国外回来,问问她几岁开始不尿床的,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挨揍。

听到郑诗嫄的话,一直以实际行动践行食不言的吕茜嫣,忍不住露出一抹笑意,郑诗嫄瞥她一眼,道:“你也是,也老大不小了,好歹先谈个恋爱啊,不然什么时候能结婚,什么时候能生孩子啊。”

“咳咳…咳咳…”

江岩差点被噎到,赶紧猛灌一口红酒顺一顺,迎着郑诗嫄不善的目光,尴尬道:“不好意思啊老师,您做的饭太好吃,忍不住吃太快,呛到了。”

见郑诗嫄没有打住话题的意思,他慌忙说道:“老师,我吃饱了,学校还有事,要不我就先走吧,学生们都还在那儿排练呢,我一直不去不合适。”

想逃?

郑诗嫄眼底闪过一丝笑意,道:“嫣嫣,既然江岩要走,你就送送他吧,你不正好有点积食吗,让他带你在校园里遛遛,消消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