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雨

江岩和吕茜嫣被郑诗嫄连催带推地送出了门外。

经历过郑诗嫄催婚似的说教,江岩多少觉得有些尴尬,而吕茜嫣素来话不多,两人站在门口,一时之间倒有点无言以对的感觉,尴尬的气氛渐渐蔓延。

经历过周末逛街,江岩发觉吕茜嫣似乎对他产生了好感,就决定要撇开些距离,虽然尴尬,但还是忍着没有主动开口,只是转身向外走。

吕茜嫣默默陪在他身边,走出教授公寓来到校园里后,终于忍不住打破沉默,到:“江岩,谢谢你陪我散步。”

“不客气,正好我也吃撑了,遛遛挺好。”江岩不冷不热地回道。

两人静静漫步在校园里,夏日的夜空格外高远,满天灿星洒在一望无垠的夜幕中,把整个校园都裹出一股浪漫气息。

校园里人来人往,其中夹杂着无数情侣恋人,不远处有一男一女两个学生刚刚吵完架。

本来是女生低三下四地在向男生道歉,可男生一直不消气,估计是这种态度惹恼了女生,女生也生气不理男生,男生反而开始哄起女生来,但没哄好,男生放弃过后重新生起气来,最后两人都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闷着头各自走路,谁也不理谁。

吕茜嫣守在江岩一遍,谁都一句话也不说,她忽然觉得自己两人这种状态,跟他们很像,好像是拌嘴的情侣似的。

这个念头一经萌生,就再也心中消散不掉,忍不住浮现出一抹笑意。

江岩察觉到吕茜嫣莫名其妙的笑容,忍不住问道:“你笑什么?”

吕茜嫣朝吵架的情侣使个眼色,道:“你觉得咱俩和他们像不像?”

江岩对学生恋情之间鸡飞狗跳的事情见得多了,这种事引起不了他任何的关注,摇摇头,道:“不像。”

这时,他的手机微信响了,是李雅瑶发来的消息:岩哥,你在哪个位置?我怎么没有找到你?

江岩一怔,给她回复:你在哪里?

李雅瑶:我在体育场啊,就在你的班级队伍旁边,你在哪儿?

江岩无语,发送消息道:我在老校区,有事吗?

李雅瑶:啊???早说啊,你等着我,我现在就回去找你!!!

江岩回复:找我什么事?

他等了一会儿,李雅瑶没有再发来消息,就把手机收了起来。

“学生吗?有没有急事?用不用我把你送回去?”吕茜嫣关切问道。

“不用,一个学妹,应该没有什么事。”

吕茜嫣微微咬了下嘴唇,视线不经意地望到方才吵架的情侣已经和好,重新牵起了手,她瞥一眼江岩揣在裤兜里的手,目光有些复杂。

“江岩,今天是教师节,也是你当教室以后过的第一个教师节,我给你也准备了礼物。”吕茜嫣露出淡淡的笑容,从随身的挎包里拿出一个小盒子。

“谢谢你,茜嫣,不过你不是我的学生,没有必要送我礼物,心意我领了,礼物就免了。”江岩摇摇头,丝毫没有收下的意思,甚至连揣在兜里的手都没有伸出来。

吕茜嫣拽住江岩的胳膊,不由分说地将他的手拉出来,把礼物放在他手中,“你打开看看,不喜欢的话再给我。”

江岩无奈地打开盒子,里面并没有他想象的什么贵重礼物,而是一张照片,吕茜嫣和一个小女孩儿的照片。

小女孩儿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小小的脑袋上没有一根头发,正是田青蓝的女儿茗茗。

茗茗的脸蛋亲昵地贴在吕茜嫣脸上,脸上露出发自内心的灿烂笑容,江岩情不自禁地被这笑容感染,露出微笑。

他讶异问吕茜嫣道:“你去田青蓝家了?”

吕茜嫣点点头,道:“小姑娘的生活太过于凄苦,仅仅是经济物质上的帮助远远不够,还需要精神上的抚慰,我知道你太忙,就没有打扰你,自己悄悄去她家两次,帮她做一些专业性的心理辅导。”

江岩心中油然升起一股感动和敬意,他清楚知道,吕茜嫣自己去田青蓝家,需要克服多么大的恐惧。

那种荒无人迹的废旧城中村,几栋楼还见不到一个人,像是个死城,别说是吕茜嫣,即使是年轻小伙子也不一定敢孤身在里面闲逛。

江岩的声音柔和许多,“你自己去不害怕吗?”

“有点怕。”吕茜嫣道,“我一进到那个城中村,心里就很害怕,下意识就想逃,可是转念一想,人总归是要战胜恐惧的,遇事总想着逃避的话,最终肯定会逃不可逃,避无可避。”

她不好意思地笑一下,道:“我一害怕,就想想你,你面对田青蓝上百万元的救助需求,都没有任何的害怕和退缩,我跟你一比,有什么可怕的啊,然后心里就好多了。”

江岩心中汗颜,是啊,遇事总想着逃避的话,最终肯定会逃不可逃,避无可避,可笑自己之前还想着逃避吕茜嫣莫须有的好感,实在不是大丈夫之所为。

他露出由衷的钦佩笑容,向吕茜嫣竖起了大拇指,道:“你比我强,谢谢你。”

吕茜嫣唇角勾出羞涩的笑容,道:“另外,钱的事你也不用太着急,我跟家里要了一些钱,而且二姨知道你这件事后,她知道你不会接受她的钱,就悄悄给我了,我都已经替你转交给田青蓝了,足够他们再多撑一段时间的。”

“谢谢你。”江岩感激道:“不过你放心吧,钱的事情我已经解决了,这几天就能到位。”

吕茜嫣一愣,露出不敢相信的神情,“这么快?”

江岩爽朗一笑,“慢了就耽误病情了。”

吕茜嫣怔怔望着江岩俊朗的面庞,心中波澜惊起,她从郑诗嫄口中知道江岩的情况,这些钱肯定不会是他家里帮忙出的,只能是他自己想办法解决的。

一百万对她来说不是什么大数目,但并不妨碍她能理解这个数目对普通人的难度,而短短几天的时间,一个毫无背景、毕业还不满月的人就能解决上百万的资金问题,这得多强的个人能力。

更重要的是,她能够猜得到江岩轻描淡写背后的艰辛和付出,而这种难以想象的付出,仅仅是为了向一个萍水相逢的人献出一份爱心。

吕茜嫣望着夜空中的繁星,喃喃道:“今晚的月色真美…”

江岩抬头,没有看到月亮,只遥遥望见天边渐渐卷来的乌云,不由皱眉,“哪有月亮?快下雨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