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雨夜

江岩一语成谶,还没有陪吕茜嫣在学院里遛弯一圈,豆大的雨点就砸了下来,等江岩把吕茜嫣送回家的时候,雨滴已经丝丝成线。

外面下着雨,担心江岩会被淋湿生病,郑诗嫄怎么也不让江岩走,非要他留宿一晚,但是江岩犀利挂念着往老校区的李雅瑶,生怕她被淋湿,好说歹说离开了郑诗嫄的家。

他撑着伞来到校门口,躲在门卫室里拨通了李雅瑶的电话。

“走到哪儿了?”

“马上就到学校门口了,你走了没有?岩哥。”

“没有,下着雨呢,你肯定没有带伞,我走了你怎么办。”

“还是岩哥对我好,心里想着我。”

江岩觉得这话有点不对味,但没有深究,道:“我在门卫室,你到了告诉我。”

“我到了,岩哥,正准备下车呢。”

江岩从门卫室出来,远远望见李雅瑶从出租车里下车,怀里抱着个袋子,弓着腰生怕雨水把袋子里的东西淋湿似的。

李雅瑶下车的时候多少淋湿了一些,尤其是头发刘海,贴在她的脑门上,让本就小家碧玉的她更添几分柔弱之感。

他赶紧撑着伞跑过去,帮她打上伞,问道:“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就去找我了,有什么事吗?”

江岩从郑诗嫄家里出来匆忙,只找到一把伞,李雅瑶紧紧贴在江岩身边,肌肤相触之间有种黏腻腻的感觉,江岩不知道是雨还是汗。

李雅瑶从怀里拿出来紧紧抱着的袋子,笑道:“今天是教师节哎,我肯定要给你送件礼物呀,但是没想到你来老校区了,早知道我就不白跑一趟了。”

江岩无语,“你怎么不提前给我打个电话?”

“这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嘛。”

“后天还得你指挥学生唱歌比赛呢,你要是生病起不来,我就不是惊喜,而是惊雷了。”

李雅瑶嘴角抽动,“岩哥,你就不想看看我给你准备了什么礼物吗?”

“看也不能在雨里看啊,咱们先找个避雨的地方再说吧。”江岩四下张望,领着李雅瑶来到离学校门口最近的实验楼。

“咵嚓!”

一道闪电划破漆黑的雨幕,照亮了半边实验楼,又倏尔恢复成漆黑如墨,浩大一座实验楼没有一个亮灯的窗户,显得尤其阴森。

李雅瑶和江岩站在楼门口的台阶上,她往江岩身边凑了凑,怯生生道:“岩哥,这是医学院的实验楼…”

闻言,江岩转身肃穆地鞠躬三次。

李雅瑶有样学样,也跟着三鞠躬,口中念念有词,“深夜打扰各位‘大体’老师,抱歉,抱歉。”

鞠躬过后,李雅瑶准备拆开袋子,却被江岩拦住,“在‘大体’老师的地方,咱们不够尊敬,换个地方再看吧。”

江岩冒雨撑着伞,领着李雅瑶又换一座实验楼避雨,一跑到雨淋不到的台阶上,李雅瑶就兴冲冲地拆开了袋子,从里面掏出一个精致的礼盒,递给了江岩。

江岩在李雅瑶一脸期待的目光下,缓缓打开了礼盒,里面躺着一本心形相册。

他缓缓拿出打开一看,里面都是他的照片,从大三一直到研三的都有,而在心形的最中央,则是他和李雅瑶的合影。

江岩愕然,“你这都是从哪儿找到的照片啊?我都不记得我拍过这么多。”

李雅瑶笑盈盈道:“有我自己保存的,也有从同学们那里找来的,喜欢吗?”

江岩翻看几页,望着自己一张张一模一样的却又不完全相同的脸庞,心中有种物是人非的沧桑感,点点头道:“很喜欢,应该是我喜欢的礼物…之一。”

听到江岩后来的“之一”,李雅瑶兴奋的脸庞微微失望一下,随即又露出笑容道:“我知道给你肯定不用花钱买的礼物,就考虑着与其花钱走个形式,还不如用心送个有意义的礼物。”

“肯定花费不少心思吧。”江岩把他和李雅瑶的合影从相册里抽出来,疑惑问道:“我怎么不记得咱俩还有过合影啊,看你这青涩的模样,应该是刚大一吧,那时候咱俩应该还不熟啊。”

李雅瑶撇撇嘴道:“那时候您贵为学生会主席,怎么会记得我这种大一的小透明啊。这是有一次你刚刚打完篮球赛,我是拉拉队员,趁着你赢球之后的高兴劲找你合的影。”

江岩笑道:“至于嘛,还非要趁我高兴,说的好像我不高兴就不跟你照一样。”

“当然了,你都不知道,你那个时候特别高冷,我们都不敢跟你接近。”李雅瑶回想起曾经,忍不住笑了。

那时候年纪小,不明白江岩为什么那么高冷,和她们基本上不怎么说话,她和同学们经常聚在一起腹诽,不就是个学生会主席吗,有什么好拽的,出了学校门什么都不是。

现在的她早已经明白江岩那时候的良苦用心,以江岩的魅力,如果那个时候不高冷一些,对于她们这些初入校门的小女生来说,就不是中央空调那么简单了,而是太阳。

他高冷是不希望她们抱有幻想,是对她们的一种保护,免得过多的接触让她们有杂乱的念头。

这张照片,像是一把钥匙一样,打开了江岩和李雅瑶的回忆之门,两人沉浸在风雨声中,娓娓谈着过往,时间慢慢流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雅瑶还在兴头上,江岩忽然看看表,皱起了眉头,“十点四十了,你该回宿舍了。”

宿舍楼十一点锁门,再不回去就没办法回宿舍住了。

李雅瑶微微红了脸颊,嗫喏道:“可是现在下这么大的雨,我怎么回去啊…”

江岩望望雨幕,眉头紧锁,“只能撑伞冒雨走了,你再不回去,等会儿雨停了进不了宿舍就麻烦了,你一个女生住酒店不安全。”

李雅瑶垂着头,手指轻轻绞弄着衣角,“但是现在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啊,似乎只能住酒店了…”

“不用!”江岩忽然灵光一闪,“这离我导师家很近,几分钟就能到,不会淋太多雨,走!我送你去她家住。”

望着一脸兴奋的江岩,李雅瑶神情一僵,没好气地从他手中夺过来伞,“我打伞回宿舍就行,不用你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