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夜探衙门

这天晚上,几个孩子都已经睡下了,但白浅浅和封起却很清醒,

“浅浅,时间到了,我们出发吧。”

封起穿好夜行衣,又检查了一遍自己和白浅浅的装备,然后才向白浅浅说到。

“准备好了,我们出发,”

白浅浅点头,就准备和封起一起向着县衙去了。

但这个时候,却听见两道还是比较稚嫩的声音传了出来,

“娘亲?你们是要去县衙吗?我们和你们一起去吧。”

白浅浅回头,原来说话的这两人就是白杉和白鸣。

见两人都没有睡着,而是偷偷跑了出来,白浅浅温柔地摸了摸两人的脑袋,

“不行,娘亲和封起叔叔要去做一件很重要也很危险的事,你们要留在家里保护弟弟妹妹,知道了吗?”

本来,白杉和白鸣是因为不放心白浅浅,所以才想跟着一起去的,但是,想到家中的几个弟弟妹妹,两人却又犹豫了。

最后,还是白杉说到,

“那好吧,娘亲,我们一定会保护好弟弟妹妹的,我们在家里等你们回来。”

白杉将这话说完,白鸣也点了点头说到,

“嗯,我听娘亲和大哥的,娘亲,你们就放心去吧,”

听到这里,封起终于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你们是看不见我吗?怎么不担心担心我呢?”

不过,他这话被两人选择性的无视了。

于是封起只好无语无语再无语了。

…………

几炷香过后,白浅浅和封起就来到了县衙之外。

这镇上的县衙虽然也是一个政府机构,但是它的防备却松懈得不能再松懈了。

没办法,谁让这里的主事的从来都不是李青云,而是高老七呢。

再加上,就像是李青云白天说的那样,他这条命一点也不值钱,压根儿没人会打他的主意。

于是,这县衙基本上可以说是没有防备的防备,而在这样的条件之下,封起带着白浅浅轻而易举地就进入到了里面,还摸到了李青云的书房。

根据封起打探到的情报,李青云时常都会在自己的书房里舞文龙墨,或者说是借酒消愁等等,而今天,白浅浅和封起也果然在书房里看到了李青云的身影。

躲在书房之外,两人向书房之中看去,只看到隐隐约约有着一个胖胖的身影。

两人想到,这应该就是李青云了吧。

然而,在这书房之中,两人没有听到读书勾画的声音,反而闻到了一丝酒气。

紧接着,就有人声传了出来,

“唉,生不逢时啊,生不逢时啊,想不到我李青云,一个堂堂的进士,居然沦落到了如此地步,真是太丢祖宗的脸了。”

白浅浅和封起感到讶异,这平日里看起来唯唯诺诺的李青云居然还会有这么颓废的时候。

然后,又听见里面的人声又传了出来,

“我作为这市镇上的父母官,这么多年以来,不仅没有为黎民百姓做出一点好事儿,反而还帮着这地方的地头蛇压榨百姓,

我不是人啊,我对不起圣人的教诲啊!”

说到这里,白浅浅和封起两人又听到了一阵器皿碰撞的声音,看来,这李青云又喝酒了。

两人对视一眼,看这个情况,李青云今天是突然间心头郁闷,然后一个人躲在这里借酒消愁呢。

而这时候,李青云明显已经喝醉了,就听到屋子中的李青云借着酒劲说到,

“唉,老天爷要是愿意给我一个机会的话,我也要为这里的百姓铲除奸恶,给百姓们一个公平公正啊,只可惜,这样的机会是不会有了。”

而等李青云将这话一说完,他在醉眼朦胧中仿佛听到窗外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

“哦?你确定你是真的想为百姓做一点好事吗?”

“谁在说话?”

听见这声音,李青云的脑子仿佛是清醒了一点,然后,就听窗子外面的那个女声继续说到,

“在下是王母娘娘身边的侍女,王母娘娘念你善心未泯,所以,准备给你一次赎罪的机会,而这一次,就是王母娘娘派我下来帮助你的。”

“啥?王母娘娘?”听见这话,李青云明显还是有些懵,但是过了几秒之后,李青云还是反应了过来,

然后,就听见屋子里“扑通”一声,然后就听到李青云就开始一边哭一边说到,

“王母娘娘啊,你可总算是开眼了,我和你说,那个高老七常年盘踞此地,造成了无数的冤假错案,

小民虽然为此地的父母官,但耐不住他有一个在京城做大官的亲戚,所以,这么多年以来,小民都不得不对他忍气吞声的,

不过现在好了,王母娘娘您来了,还望王母娘娘一定要严惩这个奸人!”

白浅浅和封起对那一声“扑通”感到奇怪得紧,于是,他们两人便偷偷起身,向着窗外瞄了一眼,这才发现,原来这李青云正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呢。

白浅浅和封起感到好笑,于是,白浅浅又说了一句,

“你放心,这件事情王母娘娘已经知晓了,所以,她才派我下来,为的就是帮你铲除这个奸人,不知你可愿意啊。”

李青云磕头如捣蒜。

“愿意愿意,只是希望王母娘娘不小嫌弃我才好。”

说到这里,白浅浅和封起相视一笑,然后,李青云就感觉到自己的上方又想起了刚刚的那道女声,

“既然你如此有觉悟,那不如我们今天好好谈谈?”

李青云闻言赶紧抬头,一看,这人竟然是白浅浅?还有她家的那个封起?

于是,李青云用力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我的妈呀,我没看错吧?

白浅浅看得好笑,“行了行了,别揉了,没错,就是我。”

然后,就见李青云“砰”的一声就给白浅浅磕了一个响头。

白浅浅傻眼了,封起也懵了,这家伙怎么还起劲了呢?

此时此刻,就听得地上的李青云说到,

“小的之前不知道原来白姑娘就是天上王母娘娘派来的使者,之前多有得罪,还请白姑娘,哦,不是,应该是白仙姑莫要计较。”

白浅浅既是好笑又是无语,于是,他便向封起说到,

“封起,上家活什儿,”

封起点点头,然后就将地上的李青云拖到了旁边的一间偏房里。

然后,只听得几声闷哼过后,李青云和封起就再次回到了这间破破烂烂的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