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夜探衙门(二)

等两人回来之后,封起看起来还是精神抖擞的,只是拳头明显硬了一些。

而李青云也恢复了往日里的模样。

虽然看起来没有了平常的那一分唯唯诺诺,但至少人是清醒了的。

“白姑娘,不知你今夜造访本官所谓何事啊?”

一进来见到白浅浅,李青云就按着自己平日里在官场上的规矩先来了一句。

但一听这话,旁边的封起就很友好地在李青云脑袋上拍了一巴掌以作提醒,

“怎么说话呢?还所谓何事,你找打是吧。”

李青云反应过来,赶紧应声,

“诶诶诶,大爷您说得对,是下官说错了,下官改还不行吗?”

见到李青云如此没出息的模样,白浅浅终于知道,李青云为什么这么多年来都那么唯唯诺诺了,原来,人家这是天赋异禀啊。

此刻,见几人到齐,白浅浅不再废话,

“李大人,我这次来找你的目的相信你已经知道了,所以,你有什么看法?”

李青云听到这话,才正了脸色,说到,

“嗯,白姑娘,你的想法的确很是让下官佩服,但若要是实施起来却是难上加难啊!”

封起见到李青云这为难的模样,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哒”的就是一脚。

李青云顿时感觉自己的屁股好像是要开花儿了,

“哎哟,我的妈呀,我的屁股,封起,你这是做什么?”

封起点着李青云的脑袋说到,

“做什么?也不知道是谁刚刚还一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模样,结果现在一清醒过来就立马软了骨头,李青云啊李青云,你的勇气就只有在喝醉的时候才有吗?”

李青云哪里会是封起的对手,于是,他立马跪地求饶,

“哎呀,封起啊,不是,大爷啊,这真的不能怪小人啊,只是这期间有诸多的因素,二位都未曾了解到而已。”

“哦?什么因素?”

白浅浅也明白,高老七能在这里盘踞那么多年,背后肯定是有很深的势力的,只是,她却一直没有深入了解过。

而听李青云这话,他显然是对高老七的势力有一定了解的,所有,白浅浅也正好想借着这个机会了解了解。

“封起,你先停手,听听李大人怎么说。”

封起果真住了手,然后就听见李青云说到,

“想必这高老七的表哥高文渊在京为官,白姑娘是知道的吧。”

白浅浅点点头,这事她确实是知道的,在封起刚开始搜集高老七的情报时,里面就有这一点。

然后,李青云就接着说到,

“而高老七通过这么多年以来和他表哥互相官商勾结,赚了数之不尽的黑心钱,所以,这高老七的财力也是十分雄厚的,整个蜀郡的布匹商人都隐隐有了要以高老七为首的迹象。”

白浅浅答应了一声,

“没错,这高老七在布匹生意这一方面确实有着极高的控制权。”

“除此之外,高老七利用自己这么多年以来的人力,财力,物力,将他的宅邸打造得固若金汤,不得不说,县衙里的这点儿防备跟人家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说到这个,还是进过高老七府邸的封起最有发言权。

“没错,人家高老七那宅子里的侍卫和防备可比你这破县衙要好多了,在这里,也就是我能随意带人出入了。”

说到这里,李青云叹了一口气,

“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让人难以掌握的是,据说,在高老七的手里,……”

此时,李青云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了许多,

“据说,在高老七的手里有一只小军队!”

“什么?”

听到李青云这话,白浅浅被惊出一身冷汗,封起也直接将一把短刀按在了李青云的脖子上。

“话可要想清楚了再说,要不然,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李青云看着那柄闪着冷光的短刀,就连声音也变得颤抖了起来。

“我……我没说慌啊,是真的,这还是我的一个下人偷偷告诉我的。”

封起步步紧逼,

“哪个下人?他是怎么发现的?”

李青云一五一十地将下人说的话再给两人讲诉了一次,

“原来,就在某一次,衙门里的公人在乡下去办事,结果那公人头一回去没认识路,所以,就误打误撞到了一山里,

但没想到,那公人竟然在山里见到了一支军队,看样子,他们似乎是在操练。

那公人也知道这事非同一般,搞不好就要杀头,所以,他全程都躲在一片草丛里没敢动,直到等这支军队操练完之后才慌慌张张地跑了回来。”

“你这话有问题,那个工人看见了一支军队模样的人,但他怎么就知道那支军队是高老七家的呢?”

李青云继续说到,

“白姑娘说得对,当时我也奇怪,所以,我也问了他这个问题,但那公人告诉我,他在那里见到了高老七家的关管家,

虽然隔得远,但关管家是这里的名人,所以,公人还是一眼就将他认了出来。”

李青云将话说到这里,白浅浅和封起都漏出了凝重的表情,如果说要是像高老七这样一个平常的财主养一只军队,

我们可以说他谋反,养私兵,但这后果也并没有太严重,毕竟,一个财主再怎么也翻不出大水花,

但是,严重就严重在这高老七不是一个普通的财主,他有一个表哥在京城里面任职。

然后,这件事情就变得不那么简单起来!

于是,白浅浅继续问到,

“你可知,高老七那表哥在京城里做的是什么官?”

李青云答,“高文渊官居兵部侍郎,这么些年来深受皇帝的重视啊,”

这可就麻烦了,白浅浅心中想到。

“那你可知道,这高文渊在朝中可有靠山?”

白浅浅心想,这若是高文渊的个人行为,那事情自然会简单很多,但这若是牵扯到朝中的几位大臣,或者说是几位皇子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李青云沉吟片刻,才叹了一口气,

“唉,我也想知道啊,只可惜,这么多年以来我也就当了个县令,对于那京城和朝中的事,我也是知之甚少啊,

而对于这兵部侍郎高文渊,我也是听同僚和我说的,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白浅浅皱皱眉,这就不好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