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肥美的大鸽子

“不共戴天之仇?”

白浅浅对此感到很好奇,到底是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才会让小二心甘情愿地站在我们这边?

问到这个问题,小二的神情似乎有些沉默,而他的手也不由自主地摸向了自己的脸。

白浅浅和封起都不是一般的人,一看这小二下意识里的动作和神情,他们就猜到,这肯定和他脸上被火烧伤的伤疤有关。

于是,他们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等待着。

李青云见小二脸色不对,便主动说到,

“啊,这个,小二家的事我知道,要不就让我来帮小二说吧。”

说完,李青云捋一捋自己的胡须,便准备开口说到,

“那一年,……”

不过,李青云也只是开了个头就被小二给打断了。

“慢着,大人,还是让小人自己来说吧。”

李青云叹了口气,

“嗯,好吧,确实你来说要合适得多。”

然后,就听到小二语气低沉地说到,

“那一年,我家幺妹儿和我娘到集市上赶集,结果就被那个作恶多端的高老七给看上了,

之后没几天,高老七就派人到我家提了亲,当时,我家幺妹儿已经和旁边相邻的人家定了亲,他们从小青梅竹马,两情相悦,本来是打算过了年就嫁过去的。

更何况,我们还听说这高老七脾气暴躁,一言不合就喜欢打家里面的女人出气,我们又怎么忍心将幺妹儿给推进火坑里面呢?

所以,我爹和我娘还有我都不同意这门婚事,为了少生弊端,我们就想着赶紧将幺妹儿嫁出去才好,结果没想到,…………”、

说到这里,小二的眼圈都已经红了起来,然后,就听他接着说到,

“结果没想到,,在办喜事的那天,高老七突然来访,直接就将幺妹儿给带走了,我爹我娘,还有我和我妹夫,我们都奋力反抗,

但只可惜,高老七带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我们最后还是输了。

但到了这个地步,高老七仍然没有放过我们,走之前,他向着院子里扔了一把火,然后,我就变成现在你们看到的这个样子。

不过幸好我命大,所以我的命是保住了,而我那可怜的妹妹,听说当晚就服毒自杀了。”

说完这些话,小二再也忍不住开始慢慢哭了起来。

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小二现在想必就是无比伤心的。

而白浅浅在听了小二的遭遇之后,叹息一声,心中暗暗发誓,

“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铲除高老七这个恶霸!”

封起作为一个侍卫,再加上一个情报人员,他的反应和推理逻辑都是很不错的,当然,掉链子也是很常见的。

这时,他听了小二的话,别的没说什么,只是问到,

“那这么多年以来,你一直潜藏在李大人这里,高老七就没有怀疑过你吗?”

小二一懵,随即才明白了过来,

“这位大哥,你可真是抬举我了,当初高老七那厮也只不过是一时看上了我妹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不记得了,更不用说我了。

而且,我的脸都成这样了,一般人根本就认不出来。”

封起点点头,这个说法似乎也说得通。

“那你还能找到那支军队的位置吗?”白浅浅等人现在最关心的就是这个了,

小二点点头,“嗯,当时的时候,我心里面又惊又怕,所以,我就躲在长得很茂盛的草里,然后偷偷地记下了他们的位置。

如果白姑娘和这位大哥想要去亲自验证的话,我可以为你们带路。”白浅浅点头,这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了。

因为这件事很危急,白浅浅等人觉得还是早做打算的比较好,于是,他们就约定就在近日里就悄悄找机会摸到小二说的那地方去。

谈完事情,几人的神情都有些严肃,毕竟这件事情是他们所没有预料到的。

这时,看看时间,原来已经到了后半夜了,于是,他们也打算先各自回去了。

临行之际,白浅浅叫住了那个公人,“小二,我想问问你,”

小二听见这话,立马说到,

“白姑娘,不知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小的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白浅浅点头,封起和李青云也看了过来,正好他们也想知道白浅浅还想问些什么。

“哦,没什么事,我只是想问一下你是不是姓王?”

小二连忙回到,

“对对对,我就是姓王,白姑娘你是怎么知道的,莫非你之前见过我?”

白浅浅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这倒是没有,我只是随口一问而已。你先出去吧,正好,我们也要走了。”

说完,小二便答应一声,就离开了。

白浅浅和封起也向李青云辞别了。

现在已经到了下半夜,但看着白浅浅和封起离去的身影,李青云却变得越发精神了起来,于是,他下半夜就在书房里挑灯夜读,直到天明才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

话说白浅浅和封起刚刚出了县衙不远,白浅浅突然说了一句,

“我们要不要现在就去看看?”

听到这话,封起来了精神,

“正有此意,”

于是,他们便掉转了方向,向着刚刚县衙的方向又走回去了。

不久之后,两人再一次回到了县衙门口,但这一次,两人却没有进去,而是在县衙的门口静静地等待着。

这时,两人都没有说话,而大概是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才看到从县衙里飞出了一只鸽子。

白浅浅一个眼神,封起马上心领神会。

于是,一枚石子嗖的一下就飞了出去,然后,封起的手里就多了一只鸽子。

两人相视一笑,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得意的神色。

而在获得这次收获之后,两人便真正地离开了。

“封起,你看这鸽子多肥啊,都能熬好大一锅汤了。”

封起点点头笑到,“可不是嘛,像这种喜爱长途运动的鸽子最是鲜嫩可口了。”

两人说话之间,便回到了小院子里。

但让白浅浅没想到的是,白杉和白鸣两人却还没有睡着,听到开门的声音,两个孩子马上就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