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暴露了

“娘亲,你没事吧,没有受伤吧,”

白浅浅心中大为感动,“你们放心,你们娘亲那么厉害,怎么会有事呢。”

说着,三人愉快地进了院子,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院子的大门。

这时,站在大门之外的封起叹了一口气,

算了,咱都已经习惯了,没人疼,没人爱,我封起就是地里的一颗小白菜啊。

…………

第二天一大早上,白浅浅家还没有一个人起床,白浅浅是因为太累了,而其他人的原则就是,白浅浅不起,他们也是绝对不会起的。

直到中午,白浅浅才睡意阑珊地起了床。

吃过午饭,白浅浅正在院中晒被子,白鸣和白鱼也都在一边帮忙。

白鸣和白鱼之前都没晒过被子,他们自然对晒被子这种事很感兴趣,

“娘亲,我们为什么要晒被子。”

白浅浅看着这两个可爱的小家伙,心中母爱泛滥,

“要过冬了,被子要晒一晒才足够暖和啊。”

两个小家伙点点头,“原来是这样么?”

就在母子间亲切交流的时候,敲门声响起,但还没等白浅浅去开门,门就从外面被踹开了。

意外的是,白浅浅竟然没有对这种开门方式感到意外。

“下一次再这样,我可就要收费了。”

此时白浅浅虽然没有回头,但她只听这开门的方式便知道来者是谁了。

听到这话,江枫嘿嘿一笑,“果然还是白姑娘聪明啊,连头都不回,就知道是我来了。”

白浅浅无语地回头瞪了他一眼,

“除了你还有谁会用这种方式开门?”

说完,白浅浅向他后面看了一眼,果然,覡月就跟在江枫的身后。

不过,尽管白浅浅语气不善,但江枫这种没皮没脸的人是不会感到脸红的,相反,他来到白浅浅家中就像是来自己家那么随意。

白浅浅见他这样,没好气地又瞪了他一眼,

“你天天来做什么,我又没请你来。”

江枫听了这话,眼中的神情十分无辜,但说出的话却出卖了他。

“我当然是来帮助你的啊,你现在做的事可是很危险的哦!”

一听这话,白浅浅和一边烧火的封起的眼神明显都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突然之间,几人都没了声,空气之中的气氛也变得越来越尴尬。

而就在这时,本来是在江枫后面的覡月突然走到白浅浅的面前,

“白姑娘,今天太阳那么大,一个姑娘家的,皮肤娇嫩,容易被晒伤,这是我很研制的膏药,很温和,对晒伤有奇效,你就拿去用吧。”

白浅浅看着手中被塞进来的膏药,心中暗道,

“难道江枫说的危险就是这个意思吗?”

于是,她向封起递了一个眼神,让封起暂时忍耐了下来。

其实,今天江枫和覡月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也就是平日里的例行检查病情而已。

而在江枫与覡月两人看完白寂的病情之后,就如往常一样回去了。

没过多久,时间就到了晚上。

此时,在夜深人静之中,却有一个人活跃了起来。

这个人就是县衙里的王小二!

只见,他在县衙中的众人都睡着之后,悄悄地穿上自己的衣服,蹑手蹑脚地打开了自己房间里的门,然后,就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而看他走的方向,正是县衙的后门。

一路之上,王小二小心翼翼地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响,直到走到县衙后门的跟前,这才打开门走了出去。

来到县衙之外,王小二似乎有一些心急,我们只看到,他向着县衙的两边都看了看,确认没有人之后才朝着一个方向跑了过去。

一路奔忙之中,王小二的额头上冒出了密密的汗珠,将他的头发都给粘在了额头上,变成了一个我命油我不油天的油物。

不过,即便这样,他也没有停下一刻,看得出,他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的。

而就在此时,他突然想到,

“这里好像有一条近路,我要是从这里走,能省不少力气呢。”

想到此处,王小二不再犹豫,就向着那条近路跑去了。

不过他没考虑到的是,那一条近路正好是一条幽深的小巷子,恰巧现在又是夜间,正是敲闷棍,抢劫的大好时机。

而在那里,也确实有人正在等着他。

…………

话说到了晚上的时候,见孩子们这一次是真正地全都睡着了,白浅浅和封起才蹑手蹑脚地出了门。

而不多时,两人就又到了县衙门口。

“封起,你有把握吗?”

此刻,藏在县衙附近的小巷子里的白浅浅低声问到,与此同时,一道男声响起,

“当然没问题,这个王小二一天的行径都被我摸透了,他只有这个时候有时间。”

说到此处,封起做出禁声的手势,“嘘,他来了。”

白浅浅心中了然,于是,他们都静静地等待着。

然后,封起就感觉到一个巨大的不明物体飞了过来。

“浅浅,小心!”

白浅浅心中莫名,“什么情况?”

然后,不等白浅浅问清楚,那个不明物体就已经落到了地面之上。

两人大惊,眼神交换之下,莫非,自己的行踪已经被人给发现了吗?

于是,两人将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到了那个不明物体之上,莫非,这就是敌人扔来的秘密武器?

而等两人定睛一看,我擦?这不王小二吗?

“怎么回事?”

看着被五花大绑的王小二,封起一脸困惑,我还没动手呢,这王小二咋就已经被绑上了?难不成,他自投罗网了?

不过,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而面对这种情况,白浅浅也很懵。

但就在两人纷纷摸不着头脑之际,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白姑娘,”这声音听起来温润如玉,让人如沐春风,而让白浅浅有这种感觉的,当今只有覡月一人而已。

“原来是覡月公子啊,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我们被发现了呢?”

白浅浅转身一见,来者果然就是覡月,当然,江枫也跟在后面。

而根据江枫的特性,他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能放嘴炮的机会的。

此时,见白浅浅和封起两人在此,他愤愤不平地说到,

“哟,你们两个好兴致啊,大晚上的还出来赏月,不过,赏月也不叫上我,你们也太不够意思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