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朱有德

过了两日,两人终于又重新启程。此次的目标便是千门之约的第一站——楚国的江南城。

要去江南城难免要在坠凤城中歇息。

天上下着小雨,来往的行人不多。

两人一路来到坠凤城,刚刚入城,便见到城门口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王佐转头一看,就见到城门口趴坐着一个五六岁左右的蓬头垢面的女孩儿。

但王佐只觉得她的声音很熟悉,却也记不清在哪儿见过。

女孩之所以是趴坐着,是因为她已经失去了双腿,所以只能以双手撑地,才能勉强爬行。女孩儿的面前挂着一个破碗,大概是乞讨用的,里面已经装了不少钱。

王佐找遍了海纳戒,也没找到一个铜板。

可若是将那些贵重的财物施舍给女孩,恐怕对于一个孤苦伶仃的女孩来说反倒是一个灾难。

王佐想了想,准备找一个地方找一点钱再买一些吃的给这个可怜的女孩。

王佐刚想走开,那个女孩就扑腾着双臂爬到了王佐身前。

“呃……呃……呃……”女孩想说话,可发出来的却是像公鸡一样难听且沙哑的声音。女孩的眼中有一种异样的光彩,那种光彩,王佐从未见过。

那是什么?乞求?还是希望?

王佐看着女孩的脸,总觉得很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可细细一想,自己认识的人就只有那么几个。

王佐正觉得奇怪。女孩抓住了王佐的裤子。王佐想要挣脱,却发现女孩死命的抓紧,连十指的关节都发白可见。

两行泪水从女孩的眼角流出,划过那满是黑色油垢的脸,滴落在尘埃之中。

王佐这才想起,就在十几天前,他见过这个女孩。

只不过当时,女孩还没有蓬头垢面,也没有失去双腿。

祈若有些奇怪,转头问王佐:“你认识她?”

王佐愣了愣,随即摇了摇头。

“呃……呃……”女孩用力摇晃着王佐的双腿,却只能发出破败风车般的声音。

这不是一个孩子该有的。

“走吧,我不认识她。”王佐挣开了女孩抓着他裤腿的手。女孩跌倒在地上。

王佐看见女孩眼中那种从未见过的光在逐渐熄灭,但他还是走了。

两人寻了一处酒店过夜。

月色正憔悴。

一滴清水,划入这墨夜之中。

一处废弃的寻常寺院,却无一盏青灯常亮。

一个鬼鬼祟祟的中年男人,背着一个硕大的包裹来到了这里,点亮了一盏青灯。

中年男人脸上有一处刀疤,在昏暗的青灯照耀下,显得格外瘆人。

男人打开了包裹,里面是一个女孩。

男人搜遍女孩的全身,拿走了所有的财物。

女孩却只是看着寺庙中的佛陀不语。

“嘿嘿!今天讨到了不少钱嘛!”男人瞥了一眼女孩,见她正瞧着佛陀,只觉得可笑。

男人丢了一个馒头给女孩,女孩也没接。

男人怒了,将女孩的脸掰过来正对着他。“你看清楚了,现在老子才是你的佛祖!”

女孩流泪,男人一巴掌就打在她脸上。“对你的男人这么不礼貌吗?贱女人!”

男人火急火燎地脱衣,却没注意到,门口,已经站了一个少年。

一滴清水从屋檐低落,落在寒冰之上,来不及溅起水花。

或许是因为愤怒。剑起到剑落,没有经历一秒的时间。

男人不可置信地睁着眼睛,倒在地上,妖艳的牵牛花宛如毒蛇,爬满他的身体。

走吧,少年向女孩伸出手。

“呃……呃……呃……”

女孩的眼泪夺眶而出。

王佐救了女孩,从女孩的口中得知刀疤男人的名字叫做朱有德。

王佐早就可以救她,但必须要杀死朱有德。否则还会有其他人受害。

女孩本就是个孤儿,在建康城一家打铁铺做杂工,一次出去打酱油就被抓走了。

王佐觉得她孤苦,便叫祈若在坠凤城里等他,自己把女孩送到一个熟人家里寄居。

王佐坐着大鸟,飞了两天,又回到了开原城找到了那个官差。

这官差反正已经三十,无妻无子,刚好可以抚养女孩。

女孩没有名字,王佐叫官差给她取了个名字。这官差本名姓赵,就给女孩取名叫做赵桂花。

王佐知道赵桂花没有双腿,行动不便,就将自己习得的一套可以进行空间转移的唐家阵法写下来交给了赵桂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