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或以一剑试锋芒

王佐往坠凤城赶去。刚飞了几十里地,就看到了正在被追的太子殿下。

祈若当然也看到了王佐。事实上,他就是特地往王佐的方向走。

“阿佐!救我!”好像是生怕王佐没看见,祈若喊得很大声。

祈若拿着一柄逍遥扇,可以御风而行,跑得极快,转眼就跑到了王佐的鸟背之上。

王佐一瞧,祈若的身后,追着九个悬颈而飞的男人和坐着飞车法器的苏沪。

苏沪也是大老远就见到了王佐,立刻指着王佐大喊道:“哥哥们,就是他!就是他欺负我!还废了我的修为,让我在城中丢尽了颜面!”

苏沪的九个哥哥立即围向了王佐。

王佐也同时看向了他们。

九个男人都是以星线挂在颈部飞行,那便都是六阶以上的修士。九人一个个身披法器铠甲,估计都是楚国的将军。以一敌九,也不知有没有胜算。

“阿佐!你可是坑惨我了!你在人坠凤城把城主给揍了也不告诉我一声?还把我一个人留在那里。幸好我反应快,不然就被抓住了。”祈若抱着大鸟,喘着粗气。

“……”王佐的确没想太多。他以为那苏沪被教训了一顿就老实了,却没想到他还会伺机报复。

“你便是那个欺负我十弟的祈国小儿吧?”为首的青铠大将以一柄大戟指向王佐。

这青铠大将便是十人中的老大,楚国之人皆称他一声苏老大。

“他不顾城中百姓性命,咎由自取。”王佐淡然说道。

“呵呵,百姓不过蝼蚁,你伤我十弟才是咎由自取!”苏老大朗声说道。

“……”王佐也不想辩驳,凭空造出一块冰层,自己站于其上。

王佐倒也不是不能飞。只是悬颈而飞的样子实在是不够帅气。

这样子站在漂浮的蓝色坚冰之上,负手而立,倒还真是颇有几分高人风范。

嗯,王佐对自己的造型很满意。

“哥哥们!别和他废话!”苏沪恶狠狠地指着王佐,“他只有五阶修为!一起上!弄死他!别让他给跑了!”

九人很快追至,半包围地站在王佐身前。苏沪则躲在远处观战。

他们是苏沪的九个兄弟,合称为苏家十将。各自使用刀、枪、剑、戟、锤、盾、斧、鞭、棍、镗。身上的铠甲皆是高阶法器,具有极高的防御力。

他们本是戍守在楚国各地,一听说苏沪出事,立刻赶来。

他们本是赶来看望,却恰巧听到苏沪府中的管家报信,说是当日欺负苏沪的少年又出现在坠凤城。

九兄弟连忙赶过去,却只见到和王佐同行的祈若。

他们本想抓住祈若盘问,奈何祈若有一柄跑得极快的扇子,他们悬颈而飞追了半天也没追上。却在追的途中遇上了王佐。

既然遇上了,他们当然要帮十弟报仇。

十弟虽然跋扈,却也是九位哥哥的心肝宝贝,绝不是旁人能够欺负的,更何况还废去了十弟的修为。

此十人同仇敌忾,又都身居侯爵,立下过战功,就连楚国皇帝都要忌惮三分。

但王佐不惧。

冰剑,自他的手中蔓延而出。

天边风雪蔓延。

王佐独自屹立空中,宛如站在山岗眺望远方的少年。

祈若自知拖后腿,坐着飞鸟躲得远远的。

战斗一触即发。

王佐却未动,手中之剑飘立在身前,闭眼,如同肃穆雕像。

风雪开始咆哮。九人已经迎着风雪悬颈而飞,到了王佐身前。

那九件截然不同的兵器眼看着就要一同刺中王佐。

一个和王佐相似的人影骤然显现,此人影却是举剑,此剑和那九个兵器相交,竟然是丝毫未损。

九人并不知道这是何物,连忙后退几步。

“黄毛小儿!明明擅长笛法,却还要托大以剑御敌。等我的哥哥们将你击杀!再将你挂在坠凤城悬尸三日!”苏沪仗着有哥哥们撑腰,依旧在叫嚣。

王佐依然不动,而那透明的剑魂却自己动了起来。

一招沧澜式。

剑出而风起沧澜,剑落则万里冰封。

这是剑势!

九位将军心中骇然。不是说这少年擅长笛法?怎么剑法也修炼到了最高阶的剑势?

九人以为对方只有五阶修为,没有过多抵抗就要再次发动攻击。

然而还没走几步,那透骨的寒意便传遍全身。

九人身上的盔甲瞬间被冻住,九人只来得及护住全身,还来不及解冻盔甲恢复行动力,迟迟不动的王佐已经掐动法诀!

冰之咒印——爆。

九人铠甲上的冰层瞬间炸裂。

九人慌忙发出惨叫,下一刻已经衣不蔽体,浑身布满血痕。

苏沪在远处观战,急得要死,连忙吼道:“哥哥们!小心他的……”

“你给老子闭嘴!”苏老大实在不想再听他废话。

打架又不能上,一个泉水指挥官,还给队友传递错误信息。的确是令人厌恶。

“兄弟们!组阵法!”苏老大接着指挥道。

显然,他是这一群人的核心指挥官。

苏老大召集大家朝着自己汇聚而来。

“大……大哥……你……你的……头上…”穿着红色铠甲的苏老三指着苏老大神色慌张地说道。

青铠大将一抬头,这才发现自己的额头上,不知何时,已经有了一个蓝色的“冰”字咒印。

与此同时,漫天风雪骤然凝固,如同收到命令一般,各自化为冰箭朝着青铠大将射去。

苏老大反应很快,瞬间从海纳戒中掏出一面巨大的风帆。

这风帆是六阶法器,迎风而涨,将九人护在其中。

漫天的冰箭瞬间将这面可怜的六阶法器击得千疮百孔。

然而,九人却也乘着这个机会,组成了十卫轮盘阵。

此阵法只能由同父同母得兄弟组成,且必须兄弟齐心、毫无间隙,才能发挥出此阵的威力。

他们九人各自不同朝向,就像是一轮巨大的圆刃,朝着王佐飞来。

虽然此刻只有九人,威力大减,但依旧不容小觑。

剑魂挡在王佐身前,刚发出数道剑气,便被九人轮盘阵连绵不绝的攻击打得溃散。

苏沪见到哥哥们终于占了上风,很是得意,“我们十兄弟这十卫轮盘阵曾击败数位七阶强者!就连当年那个手持龙泉剑的人屠都没有从我们手中讨到好处,你一个区区五…六阶,还不快快伏诛!”

苏沪在叫嚣,王佐却是淡然。

“你们已经输了。”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