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那一剑将至

九人刚想有所行动,却发现身体重若万钧,就连抬动手臂都十分困难。

抬头一看,不免惊骇。

九人的身上各处,不知何时,竟然抽出了嫩芽,开始生长牵牛花。

九人立刻发现,体内的灵力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流逝。

原来,早在漫天风雪飘飘落之时。随之飘落的就有不少牵牛花的种子。

只不过这些种子裹挟在风雪之中,只要出招的王佐不说,就很难有人会察觉。

“快把那东西拔掉!”苏沪急得抠脚,在一旁疯狂提醒。

不用他提醒,九兄弟也已经开始清理身上的牵牛花。

但王佐并不想给他们机会。

只见他高举手中之剑,抬手便是一招崩山式。

这九兄弟还来不及思索为何十弟的成名绝技崩山式会被王佐使用出来,天上那座遮天盖地的巨大雪山就已经形成,并且带着沉重的威势砸下。

九人只得一边维持阵法,一边清理牵牛花,一边挥动武器发出各自的招式对抗那漫天而落的雪山石。

苏老大知道已经不敌,带着大家边打边撤。一直到出了安全距离。才对着众人吼道:“快撤!”

九人仓皇而逃,临走前还不忘拖着已经是个普通人的苏沪。

王佐使出一招无往式,遥遥掷出手中的冰剑。

冰剑飞行速度极快,眼看着就要刺中逃跑的十人。

十人中排行第四的苏老四摘下腰间的玉宝捏碎,玉宝爆发出金色的能量,瞬间推动十人向前瞬移了至少百米,从而躲过了王佐投掷出来的冰剑。

冰剑被躲过,却依旧继续往前飞,没入天际,不见了踪影。

十兄弟也乘此机会逃之夭夭。

王佐咬咬牙,深知自己必须要斩草除根,否则后患无穷。

他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杀死他们,不留后患,也无人能追查到谁是凶手。可若是不杀死他们,放任这位高权重的十兄弟回去。不仅自己会有无穷的危险,还会影响到千门之约。

此事从始至终,便没有善果。

这世上本没有是非。所谓的是非对错,不过是强者写入史书的结果。

王佐不再犹豫,掐动法诀,一个个金色的阵法在他身前显现。

王佐不停的踏入阵法,一步步追赶而至。

苏老大眼瞧着王佐追赶而至,他知道自己不是王佐的对手。可若他们兄弟十人在这没有人烟的地方被杀死,他们的那些子子孙孙就算是想要报仇也无处去寻。

苏老大眯了眯眼睛,像是下定了决心,要放手一搏。

只见他掐动法诀,引动巨力向着九位兄弟一推,将他们推至远处,自己却手持大戟留在原地拦截王佐。

“大哥!”其余九兄弟齐声喊道。

他们和大哥心意相通,哪里不明白大哥的意思。只是恨自己不能先大哥一步留下来垫底。

可惜,他们还是低估了王佐的实力。

王佐抬手,一道剑魂在身前显现。

仅仅一剑,那苏老大甚至还来不及站稳就已经人头落地。

这一次,王佐没有丝毫留情。

“大哥!”苏老三红了眼睛,不再逃跑,提着大盾朝着王佐冲了过来。

其余兄弟仿佛受到感召,一个个放弃了逃跑,转头要和王佐殊死一搏。

只有苏沪,虽然失去了修为,却依旧抬着双腿在使劲逃跑。

这八兄弟重新组成十卫轮盘阵,一个个身上冒着红烟,竟是个个使用了禁术,燃烧血肉要和王佐殊死一搏。

剑魂使出了无往式,掷出了手中之剑。

八兄弟堪堪躲开,却没有注意到,身后一剑飞来。

正是之前王佐掷出的无往式。

还来不及防备,这一飞来的冰剑就已经将八人贯穿然后飞到了剑魂的手中。

八兄弟只觉得浑身透汗。一低头才发现胸口已经有了一个透光的窟窿。

而剑魂之前掷出的剑又是一个回旋,飞回王佐手中的同时将八兄弟的头颅尽数斩落。

苏沪还在逃跑,一抬头才注意到,身前已经站着一位少年。

苏沪跌坐在地上,哭喊着求饶。

王佐却是摇头,一剑了解了他的生命。

王佐已经给过他机会,只是他不珍惜。

风雪至。

这一地的残骸很快就被牵牛花掩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