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江南城

江南城是一座湖中之城,坐落在灌顶湖的中央。进进出出,全靠船只通行。

城中非黑即白,配上湖面,像是一副水墨江南。

两人泛舟于湖面之上,祈若摇着扇子站在船头,王佐则坐卧船尾,嘴里叼着狗尾巴草,手上捧着昨天刚缴获的剑法书籍。

那时为楚国的王爷确实有不少宝贝,王佐根本懒得去清点,只是挑出了里面他想要读的书籍。

读书确实无趣,可除此之外,他也想不到其他有什么有趣的玩意儿。

他向来喜欢简单清静,不喜欢把事情搞得太复杂。

太子殿下看了会儿风景,又转头看王佐。开始有些后悔当初选择王佐来赴这千门之约了。

和这样一个沉默又无趣的人整天的待在一起,实在是要把人闷出病来。

不过,这是他父亲十几年前就选中的人。那便说明,王佐是那个能够帮他完成大业的人。

祈若相信他的父亲。因为祈楚从来算无遗策。

“你看兵书吗?”祈若问王佐。

王佐瞧了他一眼,又收回了目光,重新看向手中的那本青莲剑法。

“不看。”他答。

祈若沉默了一会儿,又问他:“那你可懂帝王之术?”

“你若说剑术,我还懂得。”王佐不假思索。

“你懂剑术,那你可知那柄剑榜排行第一的天子之剑!”

“……”

王佐没有回答,祈若却接着说道:“你一心只想着找回三妹。大丈夫既生于天地之间,并不该只有这些儿女情长。”

王佐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看着近在眼前的江南城,收了手中的书籍,说了句:“城门到了。”

两人泛舟入城,问了守城的小童,便知道了岳阳书院的方位。

毕竟,岳阳书院号称楚国第一学院,楚国的不少王公贵族都曾在此就读,实在有名。

江南城有四分之一的地方都被岳阳书院占据。

岳阳书院方圆五十里,这里的水很浅,刚好没过脚踝,使人可以直接在水中自由行走。

其中养着不少鲤鱼。当你赤脚踏入其中时,感受到的不仅仅是湖水的凉爽,还有鲤鱼的亲吻。

王佐和祈若叩响了岳阳书院的大门。

接待他们的是一位穿着白色道袍的童子。

童子的道袍前面绣着烟雨山水图案,后面绣着“楚才”二字。

这便是岳阳书院的统一服装,以龙须织成,遇龙气则显色彩。

岳阳书院上到老师、院长,下到学生都是身着此衣。

童子接过两人的千门拜帖,脸色顿时变得不善,抬头瞧了一眼两人,便伸手指了个方向。让他们去西侧阁楼,那里已经为两人准备了房间,当晚便可以住下。

第二天中午时分,便有两个岳阳书院的弟子来叫两人。

赤脚踏入水中,锦鲤指引着他们来到一片恢宏的广场。

广场上是锈迹斑斑的青铜纹路,即便是覆盖着一层浅水,依旧清晰可见。

这是楚国独有的青铜画,画的是九龙戏珠,中央有一处小小的祭坛。

此广场便是曾经闻名于世的山海九龙大阵阵图的遗迹。

阵图的中央,原本有着一颗定海龙珠。只是十几年前这个定海龙珠便被某位手持龙泉剑的人屠夺走了。

龙珠本是阵眼,一旦失去,这山海九龙大阵便只是一堆破铜烂铁。

这处废弃的青铜阵图所在的广场本是学院的一大禁地。

只是今日,院长却破天荒带着所有的岳阳学院的老师和弟子来到此处禁地,只为了接见两个来自邻国的年轻人。

但似乎,这场接见并不是很友好。

毕竟,那站在广场中央的一帮老师和院长都是一脸怒容。就连那些学生,除了少数几个刚入学的同志还在攀谈以外,其他的人也都是一副极不友善的表情看着面前这两位来自邻国的年轻人。

对于他们来说,千门之约也是耻辱。

“你,便是祈国的太子?”院长率先开口。他当然不是问王佐。

毕竟,祈若一身锦衣。王佐一身粗布衣服,实在是不起眼。

祈若早就预料到了这些人的样子,倒也是淡然,依旧笑盈盈的摇扇说道:“向院长,别来无恙啊。”

站在岳阳学院C位的那位便是院长——【和风细雨——向寒食】,是一位八阶巅峰的顶尖修士,也是楚国的第一高手。

祈若笑脸相迎,向寒食却是冷哼一声,说道:“祈国太子,你可知道这千门所约究竟为何?”

祈若拂手收了扇子,笑答道:“父皇的诺言,我自当遵守。”

“既然如此,那东西呢?”向寒食冷冷的看着二人。

祈若却依旧不慌不忙,不急不缓地从海纳戒中取出一颗巴掌大的、黑白相间的龙珠来。

“此物,便是我前来归还的定海龙珠!”祈若高举手中的龙珠,而他手中的定海龙珠仿佛也受到感应,开始散发出一波波若黑若白的光波。

光波扩散,整片广场都被这若黑若白的光芒所覆盖,恍如一张方才铺展开的水墨画。

而那原本锈迹斑斑的九龙戏珠青铜画也仿佛受到感应,纷纷褪去锈迹,重新散发出金黄色的青铜光泽。

岳阳书院的人群开始骚动。不少年轻的学生都是第一次看到这件楚国传说中的那颗可定九洲山海的九阶至宝——定海龙珠。

而那些年长的学生和老师,则是喜极而泣。

时隔十余年,他们终于再次见到这件代表着楚国权威的至宝。

有人发出欢呼声,有人在抹眼泪,也有人窃窃私语。

鲤鱼门纷纷跃出水面,似乎也在庆祝。

向寒食也忍不住老泪纵横,当年正是因为他的大意和轻敌,才让如此至宝被一个十余岁的小儿当着全体师生的面夺走。

这十余年来,他一直深深自责,彻夜难眠。

而如今,终于又回来了!

向寒食颤颤巍巍的从祈若手中接过宝物。

而后,一步,叩首。

有鲤鱼跃出水面,亲吻龙珠,而后坠入水面,溅起樱花。

一步,再叩首。

向寒食就这么一步一叩首,在众人的目光中,将这颗定海龙珠重新送回了九龙戏珠青铜画中央的祭坛之上。

光芒骤散。

无穷无尽金色的光辉从定海龙珠中散发而出。

九龙戏珠青铜画仿佛画龙点睛,显得栩栩如生,下一刻竟是脱离了画中,凭空化成真龙!

这九条真龙飞入天际,又复落于湖水之中。如此反复,带起一片片泛着金光的湖水,溅落在非黑即白的江南城中。

真实可感的龙气,弥漫开来。

整座灌顶湖连同湖中的江南城,一瞬间,仿佛有了色彩,从一幅满富诗意的山水画变成了一个色彩鲜明的真实世界!

似乎是受到感染,那岳阳书院的小鲤鱼也跃出水面,落水时便化作一条条小龙。

王佐再次抬头时,岳阳书院所有师生身上穿着的那件烟雨山水图案的黑白道袍一瞬间也被七彩晕染,点点光芒沐浴,如同夜晚繁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