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烟花

 

剑魂消失,王佐忽然收起了攻势,转身踏入身后的阵法,出现在数十米开外。

苏辙好不容易有了喘息之机,却发现对方想要逃走,立刻踏浪追来。

“休想逃走!”苏辙大吼一声,使出一招游龙式强行追击王佐。

王佐这次早有准备,踩着风雪,轻易避开。

苏辙一枪扑空,从王佐身前穿过,却借力回头,又是一记回马枪。

本是出其不意的一枪,却被传送而来的剑魂接住。

苏辙又是旋枪一挑,将剑魂斩灭。

抬头一看,另一边的王佐已经再次使用阵法传送到了远处。

苏辙刚想继续追击,却发现脚下被不知从何处而来的牵牛花缠住。

苏辙提枪斩断了牵牛花。

等等!牵牛花?!

苏辙低头一瞧,的确是一根根蔓延的牵牛花从化成小龙的鲤鱼体内生长而出,转眼间,鲤鱼便成了枯骨!

苏辙双目圆睁,一脸愤怒地望向空中的王佐。

他已经断定,此人便是他的杀父仇人!

他挥动长枪,长枪亦发出耀眼的光泽。

狂浪掀起,他踏浪而飞,手中长枪直指空中的王佐。

王佐却并没有理会,再次使用之前就准备好的阵法赶到了广场中央和早已等候在此的太子殿下会合。

午时已到,九条金龙再次从青铜阵图中一跃而出。

王佐和祈若二人掐准时机,抓住了金龙的龙角,借着这条金龙飞到了空中。

苏辙想要追击却也跟不上金龙的速度,一回头便看见赶来的向寒食。

“师父!便是他们杀我父亲,快将其擒下!”苏辙连忙喊道。

向寒食方才从苏府管家那里探知了事情原委,早就起了疑心,如今听到自己心爱的徒弟当场指证,也是立刻怒从心起。

“想借我九龙阵图逃跑?!痴心妄想!”向寒食冷哼一声,脚下反应更快,立即一个箭步奔向阵图中央,企图启动九龙山海大阵镇压王佐。

然而向寒食前脚刚踏入阵图,却忽然从池水中爆发出一簇又一簇的牵牛花缠住他的双脚。

祈若早就拿着牵牛花的种子撒遍了九龙阵图的每一处。这些种子依附在那些可怜龙鱼的身体之上,只要王佐以法术驱动,这些牵牛花便会瞬间爆发。

不过,向寒食毕竟是八阶巅峰高手,只是挥手间便将这些牵牛花消灭殆尽。

向寒食一把抓住阵法中央的定海龙珠,刚要驱动阵法,却发现手中的定海龙珠宝物竟然碎裂开来。龙珠中冒出的牵牛花藤蔓瞬间扎破了他的皮肤开始啃噬他的鲜血。

向寒食不敢将手中的宝珠甩开,毕竟还有一丝修复的可能,他只能轻拿轻放。

再抬头一看,祈若和王佐却早已飞至高空。

只不过由于失去了定海龙珠的支撑,九条金龙已经消散。

向寒食掏出法器,刚想继续追击,一座巨大的雪山却在天空之中幻化而成,无数坚冰组成的石块从空中落下。

正是苏沪的成名绝技——崩山式。

向寒食是岳阳书院的院长,又是一城之主。当然不能纵容江南城和岳阳书院被人破坏。只能挥动手中的法器,抵御空中不断落下的冰块。

王佐料定他会如此,随手掷出手中的冰剑,随后一声口哨,天边飞来一只天蓝色的大鸟,稳稳接住了正在下落的两人。

大鸟刚要转身朝着南方飞去,祈若却是一个没坐稳,险些跌落。

王佐刚将祈若捞起,祈若一歪头便晕了过去。

王佐立刻驾驶大鸟飞远,又伸手探查祈若的伤势。

这一探查,王佐却是再次皱起了眉头。

祈若之前中了向寒食的一次攻击,五脏早已受损。如今又强撑着伤势去破坏九龙阵法,内伤更是加重。若是不能及时得到良医治疗恐怕这条命是保不住了。

王佐略加思索,便有了主意。

大鸟越飞越远,原本已经恢复了色彩的江南城又在他们的身后再次变成黑白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