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鱼骨

楚国全国警戒,只是在一夜之间。

岳阳书院不惜代价,使用五行至宝布置出覆盖整个楚国的传音大阵,往其中灌入千万灵蕴,遣千名弟子不间断维持阵法,只为在一夜之间通知楚国各部。

楚国各大势力,上至所有官兵,往下甚至包括各个小宗门,都被派发了执勤任务。

楚国边境已经全线封锁,连一只蚊子飞出去都要报告。

而这一切,只为了追杀两人。

此刻,正是清晨。

秦风维持了一夜的阵法,感觉很是疲累,准备赶往住所,休息的同时也能修炼隐龙诀。

隐龙诀虽然不是什么厉害的攻击性功法,却有着独到的修养作用。

隐龙诀初修时只可以隐藏修为、增加恢复能力。但修炼至高深处却可以引神龙护体,再往上走甚至可以练成神龙不坏之躯。

秦风刚踏入房中,便感觉不妙,刚想退出,房门却在他面前自动关上。

秦风抬腿想跑,却发现双腿已经被冰冻。

一枝牵牛花从他的衣领口探出,淡紫色的花骨朵亲吻他的脸颊,就像是一条吐着信子的妖艳毒蛇。

秦风抬头,窗台上正倚坐着一位叼着狗尾巴草的少年。

秦风想要反抗,刚一动用灵力,身上就传来针扎般的痛苦。

“你想如何?”秦风的语气有些愤怒。他很讨厌这种无力反抗的感觉。

王佐却是不语,伸手推开窗户,朝阳的光辉照射进来。

秦风这才看见一直躺在阴影处的面色苍白的祈若。

秦风一眼就看出,祈若已经不省人事,若不是王佐一直度灵力相护,恐怕祈若早已命丧黄泉。

“你想让我救他?”秦风问道。

王佐点点头。

“不救他,你就死。”王佐淡淡说道。

秦风皱起了眉头,他很不喜欢王佐这种将生命玩弄于股掌之间的语气。

“阁下,我不过是一介武夫,如何能救人?”秦风却是笑道。

王佐却是不看他。

“祈若说了,遇到重伤,就来找你。”王佐的语气缓慢,仿佛理所当然。

秦风脸色一变,却是冷哼一声,瞧了一眼重伤的祈若,说道:“呵!他可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他躲了这么多年,改头换面,没想到还是被祈若认了出来。

“要我救他,断无可能!”秦风说得斩钉截铁。

秦风嘴上这样说着,心里却打着小算盘。

要说他不想活,那是假的。不然他也不至于改头换面、逃亡至此。

秦风断定,王佐不敢杀他。

因为这方圆百里,再也找不出另一个可以救治祈若的医生来。

祈若是修士,受的不是一般的内伤。寻常的郎中根本无法救治。

这江南城中四处皆是通灵的龙鲤,只要自己拖住一段时间,向寒食一定会赶到。到时候便可以将这二人一举扑杀!

王佐没有说话,只是啐掉了衔着的狗尾巴草。

“你没有选择。”王佐说道。

阳光只照耀着他的侧脸,像是阴晴不定的神魔。

秦风刚要说话,胸口就传来剧烈的疼痛,双腿被解封,一软便跪倒在地上。

他能很明显地感觉到,体内的灵力在流失。但他对此却无能为力。

窗户被关上,房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秦风抬头,这才发现房间内,不知何时已经布满了一层厚厚的寒冰。声音和光都无法透过分毫。

“援兵不会来的。”王佐淡然说道:“你难道没注意到吗?你这一路走来,路上的龙鲤都已经是枯骨。”

秦风哑然,看着面前的王佐,心中忽然衍生出一种没来由的恐惧。

联想起昨天发生的一切,他不得不惊叹于王佐的手段。仿佛一切都已经在这个少年的谋算之中。

所以不管发生什么,少年都显得很淡然。

“救,还是不救?”王佐再一次问他。

秦风又瞧了一眼王佐。

这少年,明明是少年,却浑身透漏着一种令人难受的压迫感。

这样的人是天煞孤星,也难怪会被祈楚这只老狐狸选中,来赴这千门之约。

“祈若曾经算计于我,害我差点丢了性命!”秦风咬牙切齿地看着躺在床上的祈若。新仇旧恨,一股脑涌上心头。

“不过,救他也并非不可。”秦风的语气缓和了些,又看向王佐。“不过你得答应我两件事情。”

生怕王佐不答应,秦风又补了一句:“放心,都是你很容易办到的。”

“说。”王佐吐出一个字。

秦风打量着王佐,似乎是在揣摩他的情绪。

“你先将神来笔还给我,这是第一件事情。”秦风道。

王佐有些奇怪,这神来笔祈若从来没拿出来过,秦风却怎么知道他们带着神来笔?

不过,毕竟事关生死。王佐不会拒绝。

虽然不会拒绝,不过王佐也不会傻到现在就将筹码拿出来。

“你治好他,我自然会给你。”王佐道。

秦风也没有异议,又说道:“第二件事情就是治好之后,你们要答应我不能将我的行踪告诉任何人,另外,你们也不得再来找我!”

王佐皱了皱眉头。

秦风接着道:“那神来笔本来就是我的东西,不过是物归原主。若不答应这两个条件,今天就是死在这里,我也不会救他!我就当是报了当年一箭之仇!”

秦风说得很果断。他虽然怕死,但若能玉石俱焚,他也不在乎。

不过,若是能不死还能解决一大祸患并拿回所失之物。也未为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