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师说(二更)

“咳咳。”林牧云收敛了笑意,鲁知恩本想借自己的面子为林牧云开脱,摆平几个先生的怒火,但是林牧云摆摆手,意思是说他自己处理,“院长前辈,晚辈在此先声明,晚辈对您是十分尊敬的,您对大殷的贡献我等晚辈皆有目共睹。”

老院长一听,林牧云讲的挺好的,虽然不知道他说自己有什么贡献,但是好听啊,说得好听就行了啊。

随后,林牧云走到高台中央,对在座的各位先生道,“各位先生,晚辈虽然侥幸夺得文魁阁第一,但是并不代表晚辈不需要再继续学习,各位先生认为,晚辈在文学方面已有大成就,任何谦虚话语都是对各位的讽刺,那么不妨听听晚辈的心声?”

“心声?你有何心声?”刚才发话的先生问道。

“还请上笔墨纸砚。”

林牧云要笔墨纸砚干嘛?众人不解,鲁知恩与承皇后也是不解,不过院长同意了,很快,高台中央就摆好了书案,书案之上乃是上好的笔墨纸砚。

“最近我书写甚多,手有些疼痛,书写比较困难,不知在场何人可替我代笔?”林牧云问。

代笔?

就是和林牧云合作写作呗。台下学子反应过来,一片沸腾,林牧云扫了一眼,目光落到了聂轻柔的身上,心想这妮子也在这里,那就她来吧。

林牧云的手指落到了聂轻柔的身上,台下举手最不积极就是她,聂轻柔当时还愣了许久的,可是她注意到旁边男男女女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又莫名满意这样的结果,干脆就上了台。

“我念一句,你写一句,不会写的字直接通假就行了。”

林牧云对聂轻柔道,聂轻柔不服,什么啊,本姑娘也是读过几年书的好吧,怎么会有不会写的字?

说好,林牧云就对几个先生已经各位分别做了一个礼,随即就念:

《师说》

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惑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生乎吾前,其闻道也固先乎吾,吾从而师之;生乎吾后,其闻道也亦先乎吾,吾从而师之。吾师道也,夫庸知其年之先后生于吾乎?是故无贵无贱,无长无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

师道之不传也久矣!欲人之无惑也难矣!古之圣人,其出人也远矣,犹且从师而问焉;今之众人,其下圣人也亦远矣,而耻学于师。是故圣益圣,愚益愚。圣人之所以为圣,愚人之所以为愚,其皆出于此乎?

爱其子,择师而教之;于其身也,则耻师焉,惑矣。彼童子之师,授之书而习其句读者,非吾所谓传其道解其惑者也。句读之不知,惑之不解,或师焉,或不焉,小学而大遗,吾未见其明也。巫医乐师百工之人,不耻相师。士大夫之族,曰师曰弟子云者,则群聚而笑之。问之,则曰:“彼与彼年相若也,道相似也。位卑则足羞,官盛则近谀。”

呜呼!师道之不复可知矣。巫医乐师百工之人,君子不齿,今其智乃反不能及,其可怪也欤!

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是而已。

嘶!

众人听完,全场皆是沉默。再看在座的各位先生,他们的表情从愤懑变成疑惑再变成惊喜最后变成羞愧,林牧云一篇《师说》,临场发挥,道出大殷师者与学者的矛盾,这些先生固有才华却因为身份地位不及这些名门望族的后辈而处处受限,心里早就憋了一股火气,不知如何发泄,没想到林牧云竟然可以用一篇文章道出,而且说得深入人心,让人不得不服。

“写好没?”林牧云回头问聂轻柔。

“差不多吧。”

聂轻柔心里只想骂林牧云,这么长的文章,真就是临场想出来的吗?通篇都在论证“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全程都没有停下,是人吗?

“各位先生,你们觉得晚辈这想法对吗?”林牧云问在座的各位先生。

“……”他们一个个羞愧难当,纷纷低了头,不再说话。

林牧云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如果真不是内心所想也不可能写得这么好,只能说是这些先生们心胸狭隘了。

“不愧是林牧云,不愧是第一才子,这篇《师说》写得极好,表露了我等为师之人的心声。”老院长激动不已,走来拿起了那篇《师说》,看了一遍又一遍,越看越觉得好,“不知公子能否把这篇文章赠予京城大学堂,老夫定将其镌刻出来,让京城大学堂的师生每日观看。”

“院长若是喜欢,晚辈当然愿意赠送。”

老院长得了这一篇文章,别提有多高兴,什么开学演说早就不重要了。现在舞台属于年轻啦。

承皇后淡淡一笑,松了一口气,林牧云这小子,脑子转的快,文学功底硬,不然非得被这群固执的老先生刁难到死。

这篇《师说》拿出来交差其实也足够了,以往大家都是写诗词,短短几句话,硬说有多少鼓励意义吧也很勉强,但是林牧云所写的这篇说不一样,如果推行各大书院,定有很大的教育意义。

“今日乃是京城大学堂的开学仪式,按照习俗,当是要写诗作词的。”这时,宁若安站了出来,原本他还想看林牧云被刁难的,没想到这林牧云竟然可以巧妙化解矛盾,有点厉害。可是,众才子都来,总不能让林牧云一个把风头给出了。

其实宁若安在赌林牧云连续写了那么多首绝佳诗词之后江郎才尽,不可能再写出好作品,为了今天能够在京城大学堂开学仪式以文采打败林牧云,夺回自己第一才子的地位,宁若安已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她不信,自己准备这么久的诗词,还能不敌林牧云的临场发挥?

“对!”其他才子纷纷应和。

台下的学子渴望看到林牧云与众才子比试一下诗词,所以宁若安一提出来,台下立刻就沸腾起来,纷纷支持进入写诗作词环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