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凤求凰(三更)

没办法,宁若安等才子都急不可耐的要作诗写词,林牧云也不能拒绝,毕竟今天最有看点的也莫过于这个环节,若是今天可以收获一首绝佳诗词,这京城大学堂又要在周边诸国出名。

才子就位,书案摆开,其余人等正襟危坐,准备一睹十余位才子的文采比试。

林牧云甩甩手,写诗作词的字数并不多,亲力亲为吧。

“此环节限时一个时辰,题材不限,词牌不限,写诗也可,作词也行,各位才子,开始吧。”鲁知恩对众人道。

一个时辰?林牧云看看天,已接近晌午,还得在这里磨蹭两个小时,午饭都没得吃,实在难受。

宁若安等才子有备而来,他们看到林牧云听到时间时皱了眉,便觉得林牧云是没有底,犯难了。一般而言,作出一首不错的诗词怎么也要两个时辰,林牧云无备而来,一个时辰是不够的。

“才一个时辰啊。”顾幽兰很担心,“鲁老难道不知道林牧云是被临时邀请过来的吗?定这么短的时间,对牧云不公平啊。”

“哎,以往都是这么短的时间,鲁老也不好公然为了林牧云改变规则啊。”宁若雪一样为林牧云捏了一把汗,现在不求林牧云能写得多好吧,能写成就行了。

时间太短,那些年轻的学子不懂,楼小曼还是懂得的,真不知林牧云能不能行。回想一起进来的时候,林牧云出口城诗: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写得多好啊,就不知现在林牧云能不能有这么好的灵感。

只见比试一开始,宁若安等才子就开始书写,他们早有准备,所以写的过程十分顺利,偶有需要思考的地方,不过并没有耽搁太久。

再看林牧云,还在悠哉悠哉的玩着狼毫。林牧云倒不是不想写,而是脑子里早有题材,怕不用五分钟写完,别人又觉得他太强。

“他怎么不动笔啊?”顾幽兰急坏了。

“你别急,他应该有底。”宁若雪道。

“从何看出?”

“以我对牧云的了解,只要不是他亲口否定,那就不会有什么困难,你看他,虽然迟迟没有动笔,但是脸上却没有任何压力,可见,他是有底的,可能还没有彻底想好,还需要再斟酌一会儿吧。”

“哈哈,不愧是雪儿,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顾幽兰松了一口气,笑道,“牧云出手就是佳作,他肯定要多想想,再写一篇佳作出来。”

“但愿吧。”

林牧云瞟了一下宁若安等人,他们写得七七八八了,林牧云也装出一副灵机一动的模样,开始落笔。

期间也停了停,装作思考的样子。

一个半小时左右,林牧云与其他才子相继停笔。林牧云看了看书面,最近手有点疼,写的字不算特别好看。

“各位才子,都写好了?”鲁知恩见所有人停笔了,问道。

“写好了。”

众人回答。

“那……谁先念?”鲁知恩问这个问题的时候,眼神落到了林牧云身上,很明显,他是希望林牧云主动点,出来念念他的作品,毕竟,他的作品可是最受期待的。

林牧云注意到了鲁知恩的眼神,直接低头,老子没看到,不念。

没办法,只能从左到右,依次开始。

最先开始的时候陈家才子,他写了的是一首七言绝句,主要是歌颂山河,借景抒情,写得还行,赢得了众人的掌声。

然后又轮到其他才子,都是写得中规中矩,要么赞叹天下太平,要么借景抒情,要么融情于景,都是打算表达今天能够来京城大学堂的兴奋之情。

宁若安的一首《望江南》词牌写得还不错,比其他才子更有深度一些,懂得思考教育的意义,但是并没有把深意表达出来,达到启迪他人的作用。

林牧云觉得宁若安这个人是有才的,如果能够正确引导他,以他的悟性也许可以成为一代文人,或者大教育家,可惜,坐在第一才子的高位太久,让他有些浮躁了。

他害怕失去这个位置,所以当林牧云出现的时候,他才存在如此大的恶意。

听完宁若安的词,林牧云也鼓了掌。

“轮到你了,林牧云。”

宁若安对自己早有准备的诗词非常有信心,赢得这么多人的肯定当然也在情理之中,他不相信林牧云在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可以写出比他这首更好的诗词。

“在下不才,今天没有词牌,只有一首诗,希望各位不要嫌弃拙作啊。”

林牧云向大家做了一个礼,他这样表现,大家更觉得他没有把握。林牧云拿起诗文,清了清嗓子,念:

《凤求凰》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

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

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

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

凰兮凰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

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

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情诗?

林牧云念完,全场大为赞叹。大殷之中可从没有人写过这么露骨的情诗啊。如果是以往,京城大学堂的先生听到这样的诗词,恐怕会大发雷霆,但是现在,他们竟都闭目品味,这情诗写得是极高雅,让人听了充满遐想,完全不是那种不入流的情诗可以比的。

宁若雪和顾幽兰都微微脸红,想着林牧云写给谁的啊?楼小曼听完,小心脏更是剧烈跳动,想着林牧云是见了谁才想到如此优美的诗词?

聂轻柔还是第一次被一首诗深深动容,她以前都没想过,诗还能这样写,实在是太美妙了。

其他才子也是尽数低头,自愧不如。

这首《凤求凰》写得无可挑剔,把大殷文人避之不谈的情情爱爱写得如此高雅,鲁知恩不敢想象,这首诗出现之后,大殷文学圈子里会有多大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