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少年大殷说(一更)

林牧云当真敢写一首情诗,而且写得如此高雅,如此动情,让人一看,谁敢说这是俗气龌鹾的作品?以前诸多文人认为文学者就应该多写山河,多写情怀,唯独对情情爱爱十分不齿,若是谁写了情诗,公布出去定然让人戳断脊梁骨,无地自容。

如今再看林牧云这首《凤求凰》,以凤鸟追逐凰鸟,渴望喜结连理,比翼双飞来比喻才子对佳人的追求,就不知,林牧云想要追求的佳人到底是哪位?

“哈哈,原来不是情诗低俗,而是我等文人的文学造诣达不到清新脱俗的地步,以至于写不出如何高雅的情诗。”鲁知恩捋着胡须,笑得那是一个开怀。别人不知道,林牧云等人可是知道的,鲁知恩年轻的时候并不是想当文人,但是天赋在,远的近的人都希望他成为大文人,以至于成了大文人之后他再也没办法去追求他的所爱,负了佳人。

一切不过是因为天下人认为文人脱俗,不求风月,可是哪有脱俗的人呢?鲁知恩笑的同时又是一阵心痛,若是当初自己也能够写出这么一篇《凤求凰》,文人圈子内谁又会说追求情情爱爱是庸俗?林牧云啊林牧云,你为何不早点出现啊。

虽然《凤求凰》是一首情诗,但是现场无一人敢站出来说它的不好,因为能够把诗词写到这样的地步,把羞于启齿的情情爱爱写得这么高雅,恐怕世间除了林牧云,再也没人可以做到。

“哎!”

宁若安长长叹了口气,自知自己败得一塌糊涂,林牧云,不到一个时辰,写出这么一篇足以改变大殷文人圈子观念的神作,他确实称得上千古第一文人。

“林公子大才,在下……佩服!”

宁若安很无奈,不过还是对林牧云拱手做礼,甘拜下风。宁若安都认输了,其他才子怎么可能还要继续与林牧云为敌,也纷纷拱手做礼,承认林牧云的才华。

承皇后满意的点点头,从此之后,林牧云算是坐实了第一才子的位置,可喜可贺。

“若安兄不必客气。”林牧云忙是过来让宁若安免礼,折腾了这么长时间,恩恩怨怨也该了结了,“我等不论才学高低,都是为大殷之繁荣出力,不必如此客气。我初到京城,还需要各位照顾才对。”

“林牧云,你确实有大才,在此就不用谦虚了。以前我宁若安确实对你有意见,处处刁难于你,今天我算是输明白了。”宁若安也不想扭扭捏捏,他要么就夺回第一才子的位置,要么就输得干干净净,绝不留恋。

“哈哈哈。”林牧云开怀大笑,道,“若安兄,若是不嫌弃,我突然还想为我等大殷少年写一篇文章,赠予我等以及所有大殷的少年。”

“哦?还有文章?”宁若安等人诧异,承皇后等人则是惊喜,这林牧云还是不是人,才华灵感当真就用不完?

“这一篇文章只为赠予大殷少年,取名《少年大殷说》,还请若安兄为我代笔。”

“好!”

宁若安同意,于是,白纸铺开,高台清空,众人满眼期待的盯着林牧云和宁若安。

林牧云负手,于高台之上左右徘徊,酝酿了一会儿,好似在憋一个大作,这更是让在座所有人的期待值升到了最高。

终于,林牧云开口念:

《少年大殷说》

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他国,则国胜于他国;少年雄于天下,则国雄于天下。

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鹰隼试翼,风尘翕张。奇花初胎,矞矞皇皇。宝剑发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苍,地履其黄。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

美哉我少年大殷,与天不老!

壮哉我大殷少年,与国无疆!

林牧云最后两句提高了声线,将这篇《少年大殷说》提到了最高潮,全场学子听得热血沸腾,血脉喷张,林牧云说完,全场皆是沉默了很久,负责书写的宁若安看了又看,心里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直接鼓掌叫好。

全场其他人也被感染,纷纷鼓掌。

老院长老泪纵横,激动的走过来,拿起《少年大殷说》,道,“这……这足以纳入我京城大学堂的训诫当中。”

就凭这篇《少年大殷说》,林牧云就可以让承皇后无话可说,这样的文章,足以载入国学经典,供全国上下好好学习。

“好,林牧云!”承皇后站了起来,“你带领在座少年,念一遍这篇《少年大殷说》。”

“啊这……行吧。”

林牧云没办法,只能答应,来到高台边,清清嗓子,“我念一句,你们跟我念一句哈。”

众学子早就被这篇文章征服地服服帖帖,马上答应。林牧云便念,“今日之责任……”

“今日之责任……”包括台下学子,台上宁若安等才子,旁座的宁若雪、顾幽兰、楼小曼等人纷纷跟随。

“不在他人……”

“不在他人……”

“而全在我少年……”

“而全在我少年……”

大家越念越激动,越念越觉得热血,台下学子更是站了起来,紧握拳头,放声念。

“美哉我少年大殷,与天不老!”

“美哉我少年大殷,与天不老!”

“壮哉我大殷少年,万寿无疆!”

“壮哉我大殷少年,万寿无疆!”

全场年轻人的情绪被带动,纷纷握着拳头,一遍又一遍念着“美哉我少年大殷,与天不老!壮哉我大殷少年,万寿无疆!”

今日之京城大学堂开学仪式,称之为有史以来最佳,对此毫无期待的学子们如今热血喷张,高声喊着《少年大殷说》的最后两句,一遍又一遍。

林牧云是一点都没想到这篇改自梁某人作品的《少年大殷说》会在这些年轻人心中种下如此热烈的种子,也许这就是文学的魅力,一篇写得足够好的文章,是可以让人得到升华的。

相信吧,这个世界只要在正确的引领下,也会与天不老,万寿无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