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代理法师

“八十一个骑士,全都是身经百战战无不胜,他们甘愿被做成棋子,用来预言不久的将来将要发生的具有巨大影响的战役。”泰勒擦了擦手心里的汗,多出来的汗液让他感觉十分不适。

“预言战争?”塔吉奥面露怀疑之色,“难道不久将会发生战争?”

“说不准,这东西有上千年的历史。灵不灵已经是另一回事了,这些年从来没有见它们动过,就算动过恐怕也只有前任领主看到过。”泰勒停了停,整齐地叠好碎花手帕,然后将其塞回口袋,续到,“如果是真的,我们要早点做准备才是。”

“我们?”塔吉奥不明所以。

“当然,战争牵连着我们所有人的命运。有的人借此改朝换代,有的人颠沛流离痛失家园,有的人失去至亲孤身一人,有的人尸骨分离客死他乡。你想成为哪一个?”泰勒犀利的目光直指他的胸膛,“战争一旦开始,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我们都将参与其中,从来没有人例外。看看我们的先辈,哪一个不是在战争中摸爬滚打过来的?”塔吉奥听的怔怔地,他无力反驳,也没有资格反驳,这方面泰勒比他懂得太多了。

战争之道他必须要好好学习。

温热的房间内传来橙子的香气,像一阵温柔的风,轻抚着刻琉斯白净的脸庞。手边泛黄的纸张越积越多,他力不从心,便召来了李崔帮他一起批阅。

刻琉斯细长的淡金色长发搭在肩头,相比往日,此时的他更加温和,即使女仆上错了茶点他也没有过分苛责。

修长的指尖精确地控制着笔杆,一手漂亮华美的字跃然纸上,刻琉斯轻笑出声,把收尾的工作交给了李崔。

“陛下什么事这么开心?”李崔一边收拾一边问道。“还记得艾米娅公主吗?”李崔点点头,那次的典礼他是记得的,那仿佛是一切事情的开端,刻琉斯俊美的脸上暗藏轻蔑,“她想推迟婚礼。”

“陛下,此事无可厚非,毕竟这期间发生了太多变故。”李崔小心谨慎地谏言,“如果还按照之前的约定进行婚礼,恐怕会遭人非议。”

“你的意思是说,我这王位来的名不正言不顺?”刻琉斯脸色变了变。

“不,陛下。”李崔明显感觉心脏落了一拍,“臣不是那个意思,现在局势微妙,如果再发生什么对陛下有力的事情的话,别有用心的臣子恐怕会在背后多有议论。”李崔紧闭双唇,唯恐再多吐露一言半句。

“得了吧!别拿那些臣子跟我说事儿,”刻琉斯褪下长袍,伸展懒腰,“我承认,加冕典礼是办的仓促了些,可耐不住我是长子,而塔吉奥又不知所踪……”接下来的话李崔一句也没有听清,也不敢听清。

李崔发现,自从先王去世,塔吉奥王子失踪后,刻琉斯就像变了个人,从前的他懒懒散散,风流成性,曾仅靠一个背影就让整个舞会上的所有女子为之倾心(李崔听来的流言)。

可是现在,他几乎不近女色,而且对周围的人越发嗔怪,首相米塞尔都退避三舍。

只有李崔凭借代理法师的之位坚持留在刻琉斯身边,他格外珍惜这个能与他同吃同睡的国王,所以即使刻琉斯如何对他,他都不会离开。

国王准备安寝,李崔一直等到刻琉斯陷入甜蜜的睡梦才离开。

他独自一人整理刻琉斯留下的书信,每一封都堪称完美,封蜡封的恰到好处。

书信的正上方留着刻琉斯华美的字体,墨迹之间还尚存香气,李崔不自觉凑近鼻子,猛嗅。每一封都是兄长对弟弟的爱,难说难掩,他有些嫉妒。

身为孤儿的他能得到法师垂怜,应该已经满足了,事实并非如此,他尝到了甜头,于是还想要更多。

李崔将这些未寄出的书信全都锁在了箱子里,希望它们彻底被遗忘。

法师标志性的黑色长袍披在他身上,瘦成竹竿的身躯难以撑起,但是没办法,合适的法师长袍还在赶制当中,李崔只能将就。

今晚月色朦胧,身着黑袍的他很难被人发现,但李崔依然小心谨慎。

兜帽彻底遮住了他的面容,让他不得不只低头看路。“何人?”守门的卫兵拦住了他,“全城宵禁,任何人不得外出!”“就算是陛下的命令也不行吗?”李崔摘下兜帽,让卫兵看了个仔细。“原来是代理法师大人,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大人可有通行证?”卫兵还是不肯放行,李崔只得从怀中拿出国王印章,给卫兵晃了一眼,“大人请便!”卫兵打开城门,“烦请大人在天亮之前返回,否则我们不好交代。”李崔点了点头,大步离开。

国王印章是假的,还好卫兵没要求仔细查看,真正的印章被藏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

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他恐惧万分,脸上却毫无表情。不能露出破绽,否则就完了,李崔加快脚步只身穿过大街小巷,如同鬼魅。

“砰……砰砰”一长两短,李崔一开始便觉得暗号过于草率,对方过了很久才来接应他,时间越久就越危险,而验明正身就花了很长时间。“怎么这么慢?”李崔一开口便是质问,一个提着油灯的佝偻老人在他面前变得清晰起来。“大人莫怪,”老人耸了耸肩,他身上披着红色的亚麻布,虽然有几个补丁,但这是他最好的一身衣服,“这边请,他们等您很久了!”老人蹒跚着走下了楼梯,李崔谨慎地跟在后面。

周围的墙壁潮湿不堪,缝隙之中长满青苔,地下室更是如此。昏黄的灯光让人略感不适,老人敲了下门,门内传出“嗯”的一声,沉闷至极。

老人识趣离开,整个地下室只剩李崔和那个背对着他的神秘人了。

“欢迎光临寒舍,请坐。”神秘人转过身来,丑陋的面具贴合着他的脸,李崔捕捉不到任何情绪。李崔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坐下,正对着神秘人,他开口到:“我不想跟你废话,直奔主题吧!”“哈哈哈,别着急!这不是交易是合作,”神秘人摆弄着立领,时刻保持着警惕,“我们秉承着互惠互利的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