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墨鸦

“你的条件很苛刻,不过我会尽力完成。”李崔摘下兜帽,此时的他已经大汗淋漓了,“那么,请听一下我的诉求吧!”神秘人没有吱声,像是默许了。

“他在哪里?还活着吗?”李崔鼓起勇气,脸色渐渐变得苍白。

“据我们所知,他还活着。不过别担心,杀死他是我们共同的夙愿,我们的人应该很快就会找到。”“他在哪里?”“南方?”神秘人终于停止了摆弄立领,“我们还不甚清楚。”“你就不能摘了面具吗?”李崔问道。神秘人正了正面具说:“不能,我们的合作仅限于此。”

不过多时,老人重新回到了地下室,神秘人走前交给老人一把钥匙。

“大人,请跟我来。”老人边说边打开隐藏在角落里的暗门,“这是我们老爷留给您的,这里的书籍您可以随意翻看。”

一间不大的暗室出现在李崔眼前,里面堆满了各种古籍,老人将钥匙交给他就悄无声息地走了。李崔咽了咽唾沫,顺手拿起边上的一本,“光辉传记?”他不自觉念出了书名,这些古籍与前法师手中经常拿的那本有些相似,他打赌这些一定是当时的那一批。

李崔眼睛发亮,掩藏不住地兴奋,对这些古籍爱不释手。他将暗室再次锁上,并牢记其位置,然后便踏上了回宫之路。

这一路上他兴奋极了,脚步都轻快了许多,往日的忧郁神色一扫而空。

“你去哪里了?”刻琉斯一醒来便问,他多次起夜路过李崔的房间都没看见李崔,刻琉斯脸色发白,他以为李崔弃他而去了。

“陛下,您可能不会相信。”李崔咽了口唾沫,以缓解激动的心情,“臣有了一座知识宝库。”刻琉斯翻了翻白眼,继续穿衣服。

“昨晚真是太糟糕了,噩梦一直缠绕着我。我呼喊求饶,可你都不在身边!”刻琉斯穿好衣服坐在床边吃早餐,“你到底去干什么了?”刻琉斯停止吃东西,眼神一直在李崔身上游走。“臣正要说这件事,”李崔抹去额头上的汗,“陛下,我找到了新的古籍。”“和法师之前的那本一样吗?”刻琉斯一下子来了精神,他忙问。李崔点点头,手上的动作却不停,他正在帮国王给水煮蛋剥壳。“好,这样你的法师之位也算是稳固了。”刻琉斯毫不犹豫的两口吞下水煮蛋。

在成为代理法师之前,李崔只是一个小小的学徒,只配跟在法师身后干些力所能及的活计。

法师交给他医术、占星术以及历史,让他给病人治病,为穷人占卜并时刻提醒历史带给人类的教训,却从来不肯教他魔法,关于那方面的事法师只字不提。

李崔之前以为是自己还不够聪明,法师要寻找比他更聪明的人,直到法师的恶魔身份暴露,李崔才恍然大悟。

法师的一生一直都在隐藏中度过,至少在他变成人之后是这样的。

墨鸦的一生都在吞噬腐肉,食物带着恶臭滑过食道,有时还会有白花花的蛆停留在嘴里。

它们不断吞噬,一刻不停,好像停下就会立马死去,于是它们变得更加贪婪,睡梦中都会大快朵颐。它们是低阶魔物,只能靠其他魔物的尸体为生,悲惨地龟缩在南方边境。

这里成年被黑暗笼罩,北方的白昼在这里显得格外弱小,而且时常充满雾气。

最南边的一座山谷,其间怪石嶙峋,险恶至极,一只墨鸦生活在这里。

墨鸦是群居的魔物,它们通常合作获取食物,但它是独居的,瘦小孱弱的翅膀几乎没有任何力量。

这里食物很少,可它又飞不出山谷,唯一的幸运是这里与地下相连……

“哇!”一名少女从幽暗的洞穴内爬出,发出一声惊叹,“快来看看,聪明人!我从来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是的,小姐。聪明人这就爬出来。”一名壮汉拖着圆滚滚的身体,想要爬出,只不过被逼仄的洞口卡住了。“你在这呆着,我到处看看。”少女撇下壮汉,孤身迈向了黑暗。“不不不,聪明人必须跟着小姐。”壮汉拼命挪动身躯,光滑无毛的脑袋上五官挤到了一起,无论怎样挣扎都无济于事。

少女敏捷地踏上岩石,光滑的脚丫像是得到了按摩,脚趾尽情的舒展。少女爬上高处,尽情俯瞰地面,目及所处黑暗无处不在,这与她的期望大相径庭。

她失望地跳下岩石,闷闷不乐。“聪明人可以逗小姐开心,我们回家吧!”聪明人来到她身旁,为了脱身,他把洞口砸了个粉碎。

“不……让我再待一会儿……”少女放弃了抵抗,她踮起脚尖极目眺望。周围安静的可怕,少女听见雾气滑过山头的声音,听见孱弱的呼吸声,听见翅膀拍打地面的声音。

那只墨鸦在岩石下面挣扎求生,它的半截翅膀隐没在岩石中,汩汩鲜血从岩石下渗出。

看起来痛苦极了,墨鸦喘着粗气哀嚎着,疼痛让它的叫声变得越来越虚弱,直至于黑暗中销声匿迹。在最后一阵哀嚎中,少女发现了它,她轻松地推开沉重的岩石,用团团黑气笼罩着它被砸的惨不忍睹的翅膀。

墨鸦在疼痛中昏了过去,虚弱不堪,它再次醒来,发现躺在少女怀中。

少女的体温比岩石还要寒冷,还要伤人,可它却觉得少女的怀是世界上最温暖的地方。

墨鸦紧贴少女的怀,利爪嵌入她的胳膊。

“快看,这是什么?”少女将墨鸦展示给聪明人看,眼中满是骄傲的神色,“它不肯离开。”

“这是墨鸦,小姐。”聪明人拽过墨鸦的身体,翻来覆去地看,“聪明人知道,它们是一种低阶魔物,只能在地界的边缘靠腐肉生活,而这只比其他的墨鸦还要弱小。”“那我们养他好不好?”少女脸上有些许期待。“聪明人觉得好,但是主人可能会生气,”聪明人挠了挠头,他感觉有些为难,“主人不喜欢弱小,也许我们可以骗过主人。”

少女摇了摇头,怀中的墨鸦扑扇翅膀,“不,我不想骗他。或许可以诉诸武力让他承认,反正早晚都会这样,不是吗?”“小姐一定能赢,但主人会生气!聪明人不想惹主人生气。”肥厚的手掌在光滑的脑袋上蹭来蹭去,极为不安。

“他生气就往我身上撒好了,反正他也打不过我!“少女迈过杂乱且毫无规律的岩石,回到了来时的洞穴。

她为它取名“岚”。

墨鸦的一生都在黑暗中度过,阴冷潮湿,看不到希望。

岚再次爬出黑暗时,第一次目睹了阳光。那光芒似火,炽烈燃烧,灼痛了岚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