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血与火

法阵吐出的蓝色火焰渐渐吞噬了塔吉奥费力抹上去的鲜血,塔吉奥惊异地向后退去,他没想到自己的血竟然有这么大的作用。

法阵在塔吉奥鲜血的作用下变得越来越完整,一股肉眼看不到的波动以法阵为中心朝四周扩散开来,那波动却在塔吉奥眼中格外清晰,他顺着波动看去。

只见莉卡和泰勒正激烈的进行交锋,战况焦灼,他们在雾气的掩护下,颇像两只墨鱼在打架。

莉卡分身乏术根本来不及看塔吉奥,于是塔吉奥朝她大喊,道:“我完成了!”

莉卡在黑雾中消失不见,失去理智的泰勒在浓雾中疯狂地寻找,一团黑雾飘到了塔吉奥身边,不用想,一定是莉卡抽出身来了。

她朝法阵看去,淡蓝色的火焰散去,只剩了点点星光。“干得不错!给你的奖励!”莉卡在塔吉奥脸上留下淡淡一吻,扬长而去,塔吉奥还没反应过来,脸颊就刷的一下变得通红,他轻抚着刚刚被莉卡亲的地方,心思不知飘到了何处。

波动到达的地方环境发生了改变,原本黄沙弥漫的天空变得清澈起来,莉卡操控着黑雾也渐渐散去。恶魔泰勒迷茫地站在戈壁上,庞大的身躯正在慢慢缩小,身上的鳞片和突变也渐渐消失,猩红的瞳孔正在变淡。

异瞳再次回到了泰勒脸上,塔吉奥和莉卡一同见证泰勒恢复正常,脸上也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们三人再次重逢,只可惜泰勒骑的那条地龙早就不见了踪影,这下才是真的苦恼了,克林兄弟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一想到就毛骨悚然。

“泰勒,你感觉怎么样?”塔吉奥关切地问,泰勒抬起头眼中的茫然清晰可见,他动了动嘴唇却说不出一句话,难道他已经哑了?塔吉奥心想。

“我的血已经快要把他改造完成了,到时候他就变成了真正的恶魔,就跟刚才的他一样。”莉卡轻松地下着结论,似乎泰勒的异变与她无关一样。

过了很久泰勒眼中才恢复了清明,他看了看两人安全地站在他面前便放下心来,“刚才……没有伤到你们吧?”泰勒嘶哑着说到。

“没有,好好的呢!”塔吉奥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就算你完全变成了恶魔,也不是我的对手。”莉卡淡淡地说,被塔吉奥扯着衣角才没继续往下说。

“如果我有一天真的变成了恶魔,请一定要杀了我!”泰勒恳求地说,他双目低垂着异变消耗了他不少体力。

“当恶魔有什么不好,不老不死的,多惬意啊!”莉卡怅然说到,她却再也没看泰勒只是将目光移向远方。

“那个法阵怎么画的你都记下来了?”莉卡突然问道。塔吉奥翻了翻白眼搓着手指,一阵刺骨的疼痛从手指上传来,他说:“都记下来了,多练几遍的话应该没问题。”“好,我们该走了,去会会那个纳金森!”莉卡眼神坚定,似乎对纳金森恨之入骨。

他们三人带着地龙踏上了回程,一路上的气氛很沉闷,他们对这次的突袭心有余悸,恐怕路上再遇到什么陷阱,所以他们都提高了警惕,就连塔吉奥都在四处张望。

不过幸运的是,他们再没遇到过什么凶险。

等到再次看到猩红堡的大门的时候,已经接近黄昏,他们顾不得休息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城门口。城门的角落有东西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塔吉奥驻足望去,那竟然是另一头地龙。

地龙身上的行囊还在,只是有些破旧,它正惬意的啃食着城墙角落里最后一点嫩草。

泰勒告诉他们,当他变身的时候纳金森趁机挣脱了束缚,挟持着地龙逃走了,这应该就是他的目的地。

   难道他会对城堡有什么不利?塔吉奥疑惑不解,毕竟城堡里有佐伊镇守,他并没有太过担心。

倒是泰勒一脸愁容,他担心的不是城堡而是,城堡里面的人。狡猾的纳金森对阵一根筋的佐伊,他实在想不出什么好的场景来。

“这是什么味道?好臭啊!”一股浓郁的恶臭扑鼻而来,塔吉奥下意识捂住了口鼻,这是他们推开城门后他的第一个反应。

泰勒和莉卡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他们两个都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空旷的城堡内空无一人,塔吉奥把嗓子都喊哑了,也没有一个人出来迎接他们,塔吉奥终于意识到事情似乎有点不对劲。

他们兵分三路,去找佐伊、梅林他们,塔吉奥去了厨房、盥洗室、龙巢依然不见他们的踪影,塔吉奥心急如焚,一步不歇地上了楼。他的领主房间内,海神之卵、骑士盘和那些桌上的小玩意儿都不见了,塔吉奥大为吃惊,难道城堡里遭贼了不成?

塔吉奥突然感到一阵心悸,没来由的,他朝最近的窗口看去。他顿时觉得天旋地转,差点晕倒在地,他最终站直了身体,颤颤巍巍地朝窗口挪动,接下来的场景他一生难忘,几十年后再次想起时还会头皮发麻。

板着窗框的指节发白,青筋在他头上清晰可见,高高的城墙上挂着的正是塔吉奥正在找的人。

几具焦黑的尸体挂在城墙之上,起初塔吉奥并没有认出他们,直到泰勒像疯了一样边喊着他们的名字边爬上城墙,石头砌成的城墙光滑无比,泰勒试了几次都掉了下去。

莉卡黑着脸,双臂因激动而颤抖着,连抬起指尖的力气都没有,黑雾只能顺流而下,沿着墙壁上爬,它小心翼翼地解开他们的绳子,黑雾像棉花般托着他们的尸身,轻轻地放到地上。泰勒再也抑制不住,痛哭起来,哭声撕心裂肺,任谁看了不感同身受?

塔吉奥久久不能释怀,他看到的景象如同地狱,与他们相处的回忆时时浮现在塔吉奥的脑海中,塔吉奥蹲坐在地上,双手死死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黑夜准时到来,丝毫不在意这里曾经发生的惨绝人寰的事,塔吉奥哭累了,躺在地板上休息,目光注视着群星。

泰勒不知所踪,似乎是在挖掘坟墓,莉卡站在高高的城墙上背着手极目眺望。

黑夜与红色的戈壁交相辉映,交界处惊现点点星光跃动,莉卡眯起眼,她的视力在黑夜中能看清方圆百米的东西,即使是细小的蚊蝇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远处的光点影影绰绰,莉卡的目光与黑雾同行,看清了藏在火光底下的东西……

人,人群,他们如同一支军队,尽管穿着打扮不同,却纪律严明,无一例外都高举着火把,莉卡却将目光定格在其中一人身上。  

那人带着灰色的纸糊的面具,虽然看不见样貌,但莉卡老远就闻到了那人身上的铜臭味,带头的正是纳金森。

莉卡火冒三丈,急切地想要复仇,但转念一想,着差事还是留给泰勒比较合适,毕竟他与他们生活了十多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