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闯入

莉卡将此事告知了泰勒,原本以为泰勒会暴跳如雷,但他只是微微地点了一下头,什么都没说。他的脸藏在阴影里,看不清全貌。

那些火光来到了城门下,人数没有几百也有上千了,戴着面具的纳金森举着火把走到众人面前。他右手握拳放在隔着面具的嘴上,轻声咳了一下,原本悉悉索索的人群立马安静下来。

“各位,今晚将会是盛大的一晚。”他极其优雅地将火把递给别人,“诸位皆知,猩红堡内藏着数不尽的财宝,却一直被那个死了十多年的领主霸占着,当然还有那个所谓的泰勒大人,其真实身份一直被人怀疑。今夜,我们要打破这个规矩,猩红堡里的财富应该归众人所有。”

“你怎么证明这破烂城堡里真的有所谓的财宝?不是你在这儿异想天开?”人群中的声音不大,却结结实实地传到了纳金森耳中。

“当然,空口白话,你们是不会相信的。”纳金森一摆手,人群中站出了两个人,他们共同端着的是一件被红布盖着的物什,如果不揭开红布绝对不知道下面藏着什么东西。

众人伸着脖子,瞧着,后面的人甚至踮起了脚尖,显然他们被自己的好奇心驱使着。

纳金森在面具下微笑着,一把揭开红布。

十几个陶土小人被红布带倒,还有几十个仍然挺立在沙盘之上,锋利的剑和尖锐的矛划破了红布,众人的好奇心更重了,他们都想知道纳金森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纳金森清了清嗓子,透过面具声音变得沉闷,“我想大家从小就听说过关于骑士盘的传说或故事吧!人们通过骑士盘,占卜将要发生的战争,规避它。”众人吸了口凉气,有些吃惊但不敢相信,纳金森继续说到,“我们坎贝尔王国的最后一场王位争夺战,其实就是靠骑士盘的预言而获得胜利的。至此之后,骑士盘便不知所踪,没想到我居然有幸在猩红堡里见到了它。”

“你是怎么把它带出来的?听说这里可是泰勒将军和屠龙勇士的居所,你是怎么毫发无损地逃出来的?”“哈哈哈,”纳金森轻声笑道,“说你们愚蠢你们还不信,我靠的是智慧女神赐予我的智慧。我们的将军和勇士已经对我们造不成威胁了,否则我怎么会带你们来瓜分这些财宝呢?”否则我怎么会找你们来帮我搜寻财宝的埋葬地呢?纳金森明智地找了个理由给他们。

众人带着好奇的目光望向那个沙盘,他们都想亲眼目睹传说中骑士盘的风采,骑士盘中的陶土小人似乎与普通的沙盘并无不同,他们很快就失去了兴趣。

纳金森引领着他们踏入了城堡中,他们的很快被城堡的雄伟壮阔所吸引,纷纷打量着这个不久就会纳入他们囊中的庞然大物,他们眼中闪着精光,心中暗暗盘算,城堡最终会落到谁的手中。

纳金森则一脸愕然地站在城根底下,面具遮住了他的表情,否则被别人看到他这副表情,他又得准备一套说辞了。

他抬头看着城墙的最高处,眼中大有不解,尸体都去哪里了?纳金森沉浸在想象之中,难不成被野兽叼走了?不对,他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可能是被峭壁鹰蚕食殆尽了,毕竟猩红领地也是峭壁鹰的栖息地嘛!纳金森满意地点点头,似乎很满意自己的聪明才智。

莉卡在阴影中注视着他,她被黑气团团包围,与黑夜融为了一体。

“没想到这辈子还能再到猩红堡,真是不虚此行啊!”几个上了年纪的人对着墙壁指指点点,不过多时他们就来到了大厅,说是大厅,一般也被用作宴会厅,因为觉得大厅空着太过浪费所以泰勒带头把所有的活动都搬到了大厅内举行。

原本热闹非凡的大厅,现在变得萧瑟空旷,四具焦黑的不成人形的尸体静静的躺在宴会桌上,尸体上方盖着白布,泰勒暂时将他们安置在这里。几个不知死活的二货竟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大厅,他们一眼就注意到了桌上被白布盖着的东西,以为是纳金森搜集来的财宝,于是毫无防备地掀开白布。

尸体焦黑的外皮有的甚至粘连在了白布上面,不断有恶臭散发出来,黏糊糊的脓液摊在桌上,恶心至极,那几个人尖叫着跑出了大厅。

这场骚乱惊动了不少人,纳金森也被吸引而来,当他看到眼前的场景时,简直不敢相信,他不相信自己的判断会出错,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一定有人来过这里,把他们都放下来了。说不定他们现在还潜伏在这座城堡里,等着来个瓮中捉鳖呢!”一名穿着艳丽的人对纳金森耳语,他是当时的五名客人之一。

塔吉奥和泰勒一人躲在一根石柱后面,沉着地看着他们,塔吉奥哭红的眼睛已经肿了起来,但他还是尽量睁开,看清楚他们每个人面孔。

“别担心,”泰勒轻声说,“我会让他们每个人都付出代价。”

四具焦黑的尸体大小各有不同,他们强忍住恶臭和恶心,凑上前去仔细查看。

泰勒攥紧了拳头,极力克制自己,塔吉奥也是如此。

其中两具身形相似,身上残余的服饰也几近相同,他们猜测应该就是猩红堡中饲养地龙们的克林兄弟了,剩下的两具一大一小,其中之一右手的食指上还戴着墨绿色的宝石戒指,认识那枚戒指的人站出来确认,“那一定是梅林!我小时候他还抱过我呢,那时他就戴着这枚戒指。”说完那人就开始恶心不止,连忙用手帕遮住窘态,剩下的那具他们就不知道了,有人猜测是佐伊,也有人猜测那是前不久刚上任的猩红领主。

纳金森拍了拍手,大家停止了漫无目的地猜测。

“各位,看来有人想要欢迎我们了。不管对方是谁,我们都要好好地招待一下他们!”纳金森面具下的表情狰狞可怕,他举起不知何时传到他手中的酒杯,泼洒在焦黑的尸体上面。

众人一阵欢呼,纷纷效仿纳金森。

愤怒的泰勒一拳捶打在石柱上,坚硬的石柱轰然断裂,有的人躲闪不及,被飞溅出来的石块砸断了腿,哀嚎声立即传遍了整个大厅。

人群的欢呼声被突如其来的意外打断,纳金森回过头,看着破碎的石柱以及石柱后面那张惨白的脸。

他手中的酒杯微不可见地抖动了一下,他永远都忘不了那张脸,各种负面的情绪掰开揉碎了糊在一起,纳金森无法用他浅薄的语言形容。

那威严的气势,与独特的异瞳,众人不用猜都知道他是谁,也就纷纷闭了嘴。

塔吉奥也从掩护他的石柱后面走了出来,身上别着的领主徽章还没来得及摘下,他沉默地看着一切,最终在纳金森身上停了下来,如果当初不是他一意孤行,没有带着泰勒和莉卡离开也许今日的局面会大有不同,他甚至后悔为什么死的不是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