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章,熊孩子

林中风,簌簌声,一阵破风,惊起了林中鸟。

虚赎睁开眼,只见一双眼睛正在直直的盯着他,眼睛很大,像个黑宝石。见虚赎醒了,那张脸咧嘴一笑。随后抽身而走。虚赎抬起头,只见一个身着肚兜的小孩正在树干上,朝着他们嘿嘿的笑着。

“喂,小孩。这么黑的天,怎么瞎跑呢?你家大人知道吗?”木羽看到这个小家伙,直接呵斥道。可那小孩似乎并不想理木羽,只是撇了撇嘴,好似再说要你管。

“呦呵,你这个孩子,脾气不小啊。看我怎么教训你?”木羽速度很快,直接来到了小家伙的面前,探出了手。土煌刚想出言提醒,别伤了他。可下一秒,让所有人吃惊的一幕发生了,那个小孩竟然轻而易举的躲过了木羽的手,同时更是以很快的速度来到了虚赎的肩上。

坐在虚赎的肩上,他竟然朝着木羽做起了鬼脸。

“小鬼,看我不抓到你的。”木羽也是被激起了争斗的欲望,一道藤蔓悄无声息的从地下冲了出来,只不过,还没到那小家伙身前的时候,便被虚赎抓到了手里,“好了,你跟小孩一般见识干什么?”

虚赎看着自己肩上,白胖白胖的小家伙问道,“小家伙,你的家在哪里?”

当虚赎问道这个问题的时候,小家伙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悲伤,低下了头,将自己的脑袋埋在了他的胸前。虚赎摸了摸小家伙,没有在继续问下去,好像这一切,所有人都明白了。

“在这里待多久了?”

小家伙摇了摇头。

“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家伙又摇了摇头。

虚赎叹了口气,能活到现在,这个小孩也是有着些过人的本事,单凭躲过木羽的手段便可看出。只是对于他的身世,连他自己都一片空白,也是让人头疼。

“你我在林中碰见,也算的上缘分。我姑且叫你林缘如何?”虚赎声音很轻,也很有耐心。

小家伙点了点头。

“如果你没有地方去的话,你就跟着我们吧。虽说不会享福,但也不会让你受苦。”

小家伙又点了点头。

虚赎笑了笑,便不再说话。

木羽和土煌看着都有些火气,这个小孩也真是的,多余的话不说一句,多余的事,不说一言。现在他们倒是有些佩服虚赎的好脾气。被虚赎叫做林缘的小孩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个药葫芦。药葫芦的外表很精致,单看外表便知道,里面装着的,绝对不是什么凡物。

打开药葫芦,一抹药香瞬间飘出,单单是吸上一口,就感觉全身气血瞬间沸腾。

“活血天莲丹。”第一时间,虚赎便叫出了葫芦内丹药的名字。这活血天莲丹绝对算的上是上好的疗伤丹药,受重伤者如果服用此丹,绝对会比平时恢复要快上三倍以上。它需要的药材很少,但绝对算的上的珍品,那就是雪莲花。想到这里,虚赎瞬间反应过来,那雪莲花盛产之地正是这天山。

“你会炼药?”

林缘摇了摇头。

“那这个是?”

林缘用下巴朝远方指了指。虚赎看去,只见那里树木晃动的厉害,不用多想,便可知道,那里必定有人在急速行进。仅仅几息间,五道身影落在了周围的树上,同时从不远处的树木中又走出了三人。其中一人衣着华贵,一看便是大户人的子弟。

当他看见坐在虚赎肩膀上的林缘后,眼神瞬间便冷了下来,但表面功夫做的却很好,“我说这个小家伙为什么往这里跑呢?原来是身后有人。在下天山下刘家堡刘溜,不知道阁下怎么称呼?”

天山下,部落很多,但他们都喜欢用这个堡字作为后缀,在一个堡中,血缘关系十分的紧密,比如说这个刘家堡其中百分之九十都姓刘,而且还是宗族近亲,就算外姓入赘,也必须改为刘姓。

而在这众多部落当中,也有着不同的等级划分,还有着一道顺口溜,三天六地九人众蚁。

三天二字代表着三个天堡,他们掌控着天山下大部分的地域资源人口和牲畜。六地则是代表着天堡下的六个地堡,地堡本身实力是很强横的,仅次于天堡。可所处一片地域,那便是弱肉强食。所以他们必须朝天堡低头并依附于天堡。而那九人便是人级别的部落,他们所处这片地域的第三阶级,依附于地堡,朝奉于天堡。而那众蚁,便是为数众多的小部落。他们是阶级的最底层。没有地位,没有话语权,只有不要钱的劳动力。他们效力于人堡,服务于地堡,供奉于天堡。

而这个刘家堡正是三天中的其中一堡。所以那刘溜才敢光明正大的将刘家堡作为前缀自豪的说出口。在向疆城,天山周围,已经待了很多天,所以对于那三天六地九人众蚁虚赎他们也是有些了解。

但让刘溜出现的样子并没有出现,只见虚赎只是平静的说道,“虚赎。”木羽更加的不以为意,“木羽。”最有脾气的还算是土煌,只是微笑示意。也不知道他是真憨还算真傻。刘家人在天山附近一直都高人一头的存在,什么时候受过如此的怠慢。他们心中虽然有了怒意,但养气的功夫还算好的,很是平静的问道,“那个小孩是谁的?”

刘溜指了指林缘,眼中寒意更甚,如果不是他的父亲,刘家堡的堡主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他,最近这段时间不要惹事,碰见外来人,要摸清他的底子,别得罪了让他们刘家堡都得罪不起的人。

“没有是谁的?他便是他,看施主的样子,你们之间应该有些过节,你们又何必跟一个孩子过意不去呢?”

刘溜看向虚赎,嘴角终于掀起了冷笑,“过意不去又如何?要是想过意去,就让他把那药葫芦给我。放眼整个天山,敢偷我刘家东西的人,他是第一个。”言语间,刘溜依旧不忘拿出刘家点着虚赎三人。

虚赎看向林缘,看到林缘那面目表情便知道,这个药葫芦是属于刘家的东西。

“林缘,还回去。”

林缘看向虚赎坚定的眼神后,也不再坚持,直接将药葫芦丢了过去,可当刘溜看到其中丹药已经没了三分之二后,脸色瞬间沉了下去,“今日,谁也走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