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章,人心

风动树响,刘家堡的人直接将虚赎四人围了起来。小心翼翼的将药葫芦放好,刘溜也彻底撕下了伪装。

虚赎向前一步,缓缓说道,“施主,小孩贪吃,损失多少丹药,我们赔上便是。只要你肯提供药材。”

刘溜看着虚赎冷笑道,“赔?你可知道这是什么丹药?活血天莲丹呐。而且这个药葫芦当中的活血天莲丹更是其中的极品。就是那天莲花最次的年限也达到了八百年。葫芦中有五颗,他一下吃了三颗,而这三颗是多少次失败才得到的。你还大言不惭的说赔?去死吧。”

四处皆动,刀光剑影,虚赎叹了口气,“消消气,坐下来好好谈,不好吗?”双手张开,朝下虚按,刹那间,刘溜有种感觉,这方小天地好像不再属于天地而是成为了私有之物。在他恍惚的那仅仅片刻,冲向虚赎等人的他的手下,皆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吃了一鼻子灰不说,满脸更是惊恐。

压力骤消,可那几人依旧不愿意起来,装起了熊,他们也不管刘溜怎么想,他们是怕了,怕了这个一直和煦如春风的年轻人。刘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色再一次恢复如常,那些大家族的生存之法,他是运用的淋漓尽致。

“好啊,既然这样,那你们跟我去一趟刘家堡,我们提供药材,只要你们能够炼出来,你们便是我们刘家堡的朋友,怎么样?”刘溜眼神闪烁,他这段话说的很精彩,他并没有说炼制不出来会怎样?

虚赎摇了摇头,“现在不行,我们有事情要办。这样吧,我们办完事,去刘家堡找你,怎么样?”

刘溜十分爽快的点了点头,他看向那些在地上装死的手下,眼中一片鄙夷,呵斥道,“还要像狗一样在地上趴到什么时候,还不赶紧给我滚起来。”

刘溜深深的看了一眼虚赎后,转身,带着那些狼狈不堪的手下,朝着森林外走去,速度不由的加快了几分。可还没等他走几步,却变虚赎叫停了。还没等他回过头,虚赎便来到了他的身边,笑道,“既然都吃了三颗了,那便不差剩下两颗了。回头我还你便是。”

“你......”刘溜眼神一冷,可面对虚赎的微笑和那眼中暗藏的意思,他慢慢的将那药葫芦拿了出来。“天山西北刘家堡,你我后会有期。”刘溜有些咬牙切齿了,他怎么能够看不懂虚赎那眼中意思,就是再说,你能走出这里,是我网开一面,并不是你多么的强,多么的幸运。

这一次,虚赎没有在阻拦,而是笑着点了点头。将药葫芦抛给木羽二人,“你们二人,一人一颗,像现在你们这么糟糕的身体,怎么面临接下来的恶战。”

原来虚赎强行拦下刘溜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他们二人,说不感动是假的。看着有些感动的二人,虚赎倒是表现的很从容,“当初你们为我挡下林家那记攻击的那份情,我虚赎记得。再说了,我们是兄弟,我为兄弟做些事,应该没有毛病吧。”

不得不说,入世的这段时间,虚赎变了很多,佛心还在,只不过那股子江湖气是越老越重了。虚赎自己也感受的到他的变化,但他并不排斥,反而有些喜欢那股子有着人情味的江湖气。

“能让刘溜那家伙吃这种哑巴亏,这人倒是有些东西。”一个隐秘的地方,有着几双眼睛正在注视着这里。这个位置也很好,一举一动,皆看的清楚。看的到刘溜的狼狈,也看的到虚赎的从容。

“少主,堡内巫婆婆算过一卜卦,说那个小孩有着奇特之处,务必要将其带回堡内,你看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去抢?”

被称做少主的年轻人在听到手下这般无脑的馊主意后,一巴掌拍了过去,“你小子能不能过过脑子,刘溜他们都灰头土脸的跑了,你认为你比他们强,还是我喜欢自讨没趣。”

被气的够呛,见手下不再说话,那人也不再说什么,但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招了招手,“等会你们都给我当哑巴,我去会会他。”

虚赎慢慢的从养神的状态中睁开了眼睛,他看着面带微笑朝着他们走来的人,没有起身,也没有率先开口。倒是林缘在虚赎的肩膀上叽叽喳喳起来。

“不知道这位兄台如何称呼?在下王笑虎,王家堡人氏。”

虚赎眼神闪烁,王家堡又是一个天堡的恐怖势力。今天他们只是怎么了?鸦雀无声,王笑虎在做完自我介绍之后,气氛骤然安静了下来。虚赎没有接话,也没有迎合。王笑虎尴尬的笑了笑,随后说道,“来此森林打猎,听到这里出现了打斗声,便赶了过来。这片森林本就是三不管的地带,除了我们王家会来这里外,其余部落也会到这里。所以不免会出现争斗。作为,在这天山地段还算能够说的上话的大家族,当然就得拉拉架了。可没想到碰见的竟然是天山外的江湖朋友。正好,我王笑虎喜欢广交天下豪杰,也刚好猎杀了一头野猪,我们分而食之,权当我尽一尽地主之谊。”

容不得虚赎拒绝,王笑虎便让手下开始忙活起来。虚赎暗自叹了口气后,便开口道,“在下虚赎。今日已经见了两个天堡家族了,不知道今日还会不会见到第三个天堡家族。”

王笑虎听到这话,也是一笑,“在下所料不错的话,虚赎兄弟,应该见到的是刘家堡的人吧。那你们没有受伤吧?他们家在这一带横行霸道惯了,一向是顺着生,逆着死。”

“呵呵,那他们也得需要有那个本事才行。”从修炼中醒来的木羽,在听到这话后,便是有着火气的说道。

王笑虎哈哈大笑,“这位兄弟,真是豪气,真乃人中龙凤。等下,我王笑虎定要跟你豪饮几杯,还不兄弟如何称呼?”

“我叫木羽。我说笑虎兄,同为天堡,为什么你们之间的差距会这么大。”

王笑虎哈哈大笑,“木羽兄弟过奖了,素质问题都是素质问题。”

虚赎看着这个在交际方面如鱼得水的家伙,身心不由的戒备了起来。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