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章,死地

天山上,又下起了雪。比刚刚还大,陆续的有人离开,可有的人还在,有的人更会永远的留在了这里。天外天上,随着盲剑士的出现,战局发生了惊天逆转,不再是你我双方的有来有回,而是真正的一边倒。盲剑士犹如狼入羊群,一招一式间,都透着锋芒和无敌之姿。

本就开始搏命的八人,在那一刻心态终于崩了、一声令下后,四散而走。

先下天外天的是楚灵,左宗明露了头,可却没有时间见她。那手中被紧握的玉瓶再一次放了起来。同时,这一次,左宗明更是没有时间告诉她下次他要去的地方。可能连他自己应该都不知道,他跟李逍遥这一仗会打到什么时候吧。

楚灵收敛了心思后,便不再去想这件事,既然没有留下线索,那她便去做她自己的事情吧。她的身世谜,她无论如何都要弄个明白。虚赎他们没有先离开,因为虚赎的伤,其实比起众人想象的还要有些糟糕。今日碰见,遇见之人,皆是不俗的家伙。

潜蛟倒是离开了,跟着水冰。一遇风云变化龙。看着远去的身影,虚赎嘴中喃喃。存在他手中的两片鳞片,在虚赎准备还给潜蛟的时候,他没有想到的是,潜蛟这一次竟然摇了摇头。拒绝了。

虚赎有些明白,又有些不明白。这世间,还真有他都想不明白的东西。那飘忽感,摸不到头绪,又有些了然。金锋暗自走了,走的很迅速。可能孤身一人,让他明白,在这在待着,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火门火缨来到了虚赎不远处,她手中的酒葫芦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普通,她看着这么一群人,心中突然有些羡慕,“今日之事,我火缨记下了。不管为了什么,为了谁,今日结果,是我火缨活了下来。我便欠你一份人情。江湖之大,你我有缘再见。”

虚赎刚想要说话,火缨已然下了天外天。其实他想说,当初向疆林家之事,你出手之情谊,理当我如此。其实你我之间,并不曾欠什么。既然当事人已经不再,这些话,虚赎也只能烂在了肚子里。

你方唱罢,我方登场。阎罗走了,小鬼这个时候登场了。而且阵容豪华。最先当了个傻子的天堡刘家,第一个来到一线天的势力,在事情走势间,竟然只能这般灰头土脸的闪亮登场。

在刘家冒头之际,天堡李家,天堡王家,皆露面。他们的目光皆看向虚赎这群人,领头的还是那三人,刘家刘溜,李家李无天,王家王笑虎。他们此时看向虚赎几人,就好像在看一块板上鱼肉,他们想怎么下刀,便怎么下刀一般。

盲剑士后的赵新生在见到刘溜的时候,竟然不由自主的朝着盲剑士身后猫去,脸色惨白。刘溜这个时候,也是发现了赵新生,看到这般楚楚可怜的赵新生,他的眼神骤然放出了光亮。当初之事,虽说他也是参与者,但那个时候他还小,最后只是喝了口连汤都算不上的水。那个时候,他的几个哥哥,在之后皆是说着那位女子是多么的让人享受。听的是刘溜心中直抓狂。

可在经历了刘家险些被灭门那件事后,他又暗自庆幸,自己并没有真真切切的参与进入,因为那一次后,他的几位哥哥,皆是被盲剑士斩去了脑袋。如果他那几个哥哥不死,这个时候哪里还有他的话语权。刘溜盯着盲剑士,心道,我得谢谢你啊。

感受到赵新生的变化,盲剑士眉头一皱,一道剑痕起,瞬间来到了刘溜的面前。

“放肆,瞎子,岂容你来放肆。”是三位长相百分之九十相像的中年汉子,只见他们手掌波动,一道道柔和力量朝着那剑痕而去,剑痕入了阵,就好像泥入大海一般,片刻间便没有了动静。盲剑士知道,他的剑痕还在,只是被吞噬了。

骤然间,他感觉到了一丝丝不安。重剑频出,可最后只是在那方寸之地,便没有声响。虚赎看到这般情况,嘴中说道,这个刘家终于寻到了对付天孤的办法了,以静制动,以缓制快。只要不破开那道温柔水,那天孤的锋芒一刻也进不来身。

见盲剑士还有出手,虚赎却叫住了他。“省点力气,突围吧。别被彻底留在这里了。刘家那里,我来应付,你带着他们从其他两家突围。”盲剑士没有拒绝,他清楚自己的弱点,也清楚刘家这三人的可怕之处。他‘看’向刘家方向,他感受的到刘家此时的沾沾自喜,他就好像一把悬剑,悬浮在刘家头顶多年,今日可算是被他们给拿了下来。盲剑士无奈一笑,别得意,在给我一月时间,我这柄剑,会一直悬在你们脑袋上万年。

看虚赎他们要跑,天堡三家皆动,拦堵间,片刻便见血。天堡底蕴如何,在这一刻,一看便知。随着那三位强者后,刘家又出现了五人强者,足足八人,实力只是弱于魑魅魍魉他们一分而已。

天上下起了血雨,都是天外天上流的。虚赎浑身鲜血,伤口也是不计其数,大小不一,皆是躲过致命处。处境已然这般,虚赎却还是在力保不杀人。只是打晕。八道真气落,虚赎金身出,可只是刹那,便碎了金身。

望着密密麻麻的人,虚赎这边的情况不容乐观。反观盲剑士那里,也是如此,几人身上皆有伤,那握着剑的手,都忍住打着哆嗦。天堡三家公子哥,看到这般场景,嘴角也是掀起了笑意,“女子要活的,男的全部杀掉,一个不留。八门圣物,先到手再说,至于如何分配,完事了,再算,别让他们钻了空子。”

王笑虎的一番话,所有人都表示赞同。

王笑虎眼神微眯,看着虚赎,“你不是厉害吗,当初那般处事不惊的风度哪里去了。看我怎么让你力竭而死。”

刘溜看着虚赎冲阵更是咬牙切齿,个人强又如何,我那人命堆也能压死你。到了天山,是龙你也得给我盘着。

背后挨了一掌后,虚赎一口鲜血喷出,直接倒在了地上。脸色惨白,想要挣扎的起来,可实在是没有力气了。

“砍掉那家伙的脑袋,我赏金万两。”见虚赎终于倒了,刘溜大喜。可就在这个时候,异象横生。他们的大后方被人掀开了一道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