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章,苏酥来了

前方交战,后方起火。刘溜瞬间脸色大变,可当他看见那仍在挣扎想要站起来的虚赎时,眼神中透出了一抹阴狠,“给我砍死他。”刘家兵士冲了过去,明晃晃的刀片带着血,纷纷的朝着虚赎砍去,这要是砍刀了肉上,片刻间便可成肉泥。

两道身影不顾生死的冲开了人群,尽管他们也受伤不轻,可依旧用他们仅存的力气帮虚赎撑起了一道保护伞。刀刀叠起,砍在了临时生成的藤蔓和岩壁上。人很多,刀更多,仅仅片刻,便碎了保护。木羽土煌二人将虚赎围在中间,赤手空拳间,单手握住了片片刀刃,腋下更是夹住了不少。

但就这这般,依旧有两柄刀成了漏网之鱼。那两柄刀的目标不是虚赎,而是他们二人。就在刀尖距离他们二人心口微毫的时候,一双手探了出来。双手死死捂住了刀。木羽土煌二人看去,直接虚赎半跪在地上,脸色没有血色,嘴角鲜血更是不受控制的流着。刚刚那一掌,对于虚赎来说,实在是太致命了。因为那一掌绝对不是一个无名小卒可以打出来的。

这样的虚赎,让木羽看着心疼,比起他们的狼狈,虚赎这里又哪是狼狈可言。“不该叫你来的。”木羽哭了,像个孩子。

虚赎只是摇了摇头,嘴角掀起了笑意,是那么勉强。虽然虚赎还是想要装作镇定,可谁又会信。“我虚赎能认识你们,也是幸事。江湖之行虽短,但也知足。我送你们出去,师傅走了,这世上,我也没有什么牵挂的了。”一掌推出,木羽和土煌被送出了很远。虚赎盘膝而坐,缓缓闭上了眼,那位女孩的身影此时此刻依旧出现了他的眼前。你还好吗?小和尚来找你了,只可惜寻不到。

天外天边缘,一位蒙面人目光看向这里,轻声问道,“现在的江湖,这般江湖义气,很少了啊。在这个人人为己的狗屁光年,真是让人看着都不爽。一定要救下他。”是一位女音。

“冰熊已经过去了。”

话音刚落,虚赎所在的位置出现了一位壮汉,他拎其一人,便开始朝着四周抡去,顷刻间,虚赎周围成为了禁区。

“让所有人都上吧,速战速决。这个人,必须给我保下。”女子声音很冷。她旁边一直站着的男子,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随后一声信号弹在空中炸响后,又出现了了无数蒙面人,随着他们加入了战局,天外天的战况再一次,出现了变化。

虚赎旁边的尸体已经堆积如山,那位汉子依旧在不知疲倦疲倦的论着人体武器。刘溜脸色阴沉,“那家伙是谁?从哪里冒出来的牛马?三叔,还有高手吗?那家伙今天必须干掉,否则后患无穷啊。”

刘溜也不是傻子,今日已经这般撕破脸皮,留下这个隐患,无疑放虎归山。可刘溜旁被叫三叔的人,却摇了摇头,“突围吧,在待下去,你我都走不掉了。现在不是我们包围别人,而是别人包围了我们。”

刘溜望去,骤然间,肝胆俱裂,什么时候竟然冒出了这么多风火轮出来。而且那些人训练有序,杀三堡之人如同割麦子一般,手起刀落便是收割人头。李家,王家已经跑了。刘溜看着依旧坐落在地的虚赎,虽有遗憾,但也多少有些心理慰藉,中了寒杀掌,估计他也离死不远了。

人如潮水般退去,只有两个人如同疯子一般朝着虚赎这边冲来,他们每走一步,嘴角皆有鲜血溢出。看着便知是身受重伤之人。可他们还是不顾自己生死冲了过来了。那位大汉没有拦,而是放开了路让他们二人扑到了虚赎的面前。

虚赎眼睛微闭,面色平静,只是没有生机。不顾生死的木羽和土煌二人见到这般情况,内心瞬间便揪了起来。可就在他们刚要去触碰虚赎的时候,却被一声吆喝打断了。原本站在边缘的神秘女子,来到了这里。

此时的天外天,天堡三家已经树倒猢狲散,纷纷溃散。有的只是这神秘的组织。可当木羽看到那位女子的身后,眼睛竟然露出了惊讶神色,“苏酥——苏阁主。”

那位神秘女子没有回答,而是来到虚赎将一枚丹药放入了嘴中,丹药入口即化。“冰雕,小心抱着他。还要这般姿态。”苏酥的身后走出来了一个人,此人身子纤长,只是那双臂比起常人要粗壮不少。

“我来吧。”木羽拦住了他,可却被那人很轻松的推开了。“你俩让一让吧,这样的状态,就别逞强了。这一路需要度真气给他,你们可还行?我们阁主既然来了,那就不会心有恶意。”冰雕说的很露骨,但也很实在。

苏赎丢过去几瓶丹药,看着木羽他们缓缓说道,“你们先恢复吧。有我们护着,一般人基本上是近不了身的。”

天山上,被活僵尸追着的祝魔头此时眼神诡诈,看着一直追赶的活僵尸,心中有着自己的盘算,虽说他受了重伤,但依旧存在一战之力。但这一战之力,必须寻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可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的活僵尸却千里传音道,“祝老鬼,别想耍什么心思?”他们都太了解对方了,他的速度绝对是跟不上祝魔头的速度的,一直这般不远不近的跟着,绝对是祝魔头有意而为。

听到这话,祝魔头轻声叹道,随后说道,“你我后会有期。”但就在祝魔头准备脱险的时候,前方出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那人也身受重伤,已然有了死势。“这小子,怎么也成了这般模样?你我还真是同命相连。哎,也罢,既然你捎了我一程,那今日我也带你一路。”

祝魔头看到的熟人,正是天阳镖门的林天阳。速度骤然加速,眨眼间便来到了林天阳的面前,还没来得及林天阳反应,他便速度极快的抓住了林天阳,更是速度极快的穿过了追杀林天阳的身后黑衣。转眼过,黑衣转眼死。在后面不紧不慢如同看待猎物的暗小丑在见到这般情况,骤然提速,两柄镰刀朝着祝魔头扎去。

可这一头冲上去,便后悔了,因为那朝着而来的人,竟然在朝他笑,随后他便抓不到那人的身影了,在之后,他的身上出现了一道很深的伤口,如果不是他有两种真气护体,他估计此时已经死了。暗小丑只听见了一声轻咦声后,那人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暗小丑眼神血红,他不甘心啊。随后又是一道身影出现在了暗小丑的身前,那恐怖的劲气直接将暗小丑击飞了数米。活僵尸连看暗小丑一眼,都没看。而是望着祝魔头消失的方向,眼神露出思索,随后便消失在了原地。

暗小丑猛吐数口鲜血,他气啊。接二连三的变故,接二连三不当人的操作,他可是暗门,阴元阁两大势力的天才。他什么时候被这般无视过。阴元阁的杀手来到暗小丑身边,面露询问。

镖车残骸处,一道身影看着这血流成河的场面,当看到天阳二字的时候,眼露惊讶,这可是天阳镖门的镖啊,究竟是谁有这般胆子。此人正是毅然决然下山的欧阳风流。他走在便在尸体的地方,随后目光落在了一个散落在地上的牛皮卷上,他捡起牛皮卷,上面写着文字,读去,赫然是一个丹方。

欧阳风流见四处无人,便缓缓的将丹方收了起来,因为楚灵喜欢,他要送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