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9章,蜚语

天山发生的事,如同瘟疫一般,在整个天山范围内彻底的传开了。街头巷尾,都是议论声。

天堡三家的失利,五岳派和光冥殿的折损,以及那并没有多少名头的天山洞人,在天山之事后,彻底的名声大噪。倒是虚赎他们几个人,在这种种的大事件中倒是显得有些锦上添花,引起不了多少注意。

天山聚宝阁,一间房间内,有着一个人正在安静的躺着。屋内虽有人,但都没有动静,很安静。屋内,药味厚重,显然在床上躺着的那个人,是一个重伤之人。

“已经一周了。他还没醒?他能不能......”还没有说完,声音便有些哽咽。最后捂着嘴掩面哭了起来。

“狐姐姐,你别哭了。虚赎会好起来的。刚刚易大师不是说了吗?虚赎此时的生命力很旺盛。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赵新生来到狐媚子旁边,轻声安慰道。

狐媚子哭声渐渐小了,她很难想象这么一个善良的人,一个连人都不舍得杀的家伙,一个根本就不是江湖人却身在江湖的家伙,就这么死了。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阎王怎么好意思收他啊。想到这里,刚小的声音,又大了起来。

木羽他们也在屋内,当听到狐媚子的哭声,他的情绪也受到了影响。他看向床上的虚赎,轻声喃喃道,“虚赎,你这样躺着,是不是让你感到轻松了。这样的睡意,是不是不让你那么累了,不那么苦了?要是这样的话,你告诉我们一声,你还活着就好,我们不打扰你。”

气氛骤然变得有些压抑。一直在观望的苏酥此时开口道,“大家别多想了,易大师是我们聚宝阁内最好的药师。在江湖内,也是有些很高地位的。他说无事,那便有百分之八十的准确性。咱们让虚赎兄弟,好好休息吧。估计一会便醒了呢。你们说是吧?”

随着木羽他们的陆续离开,虚赎的眼角竟然流出了两行泪。他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他要找的她,他找到了。他的师傅竟然没有死,而是在潜龙渊内等着他回来。他带着她回到了潜龙渊,可在路上却被追杀了。她死了,他要带着仅剩下一口气的她,去找师傅,师傅一定能够救她的。

狐媚子那哽咽的哭泣声,却在这个时候唤醒了他。虚赎的眼睛在那一刻直接红了,还好是梦,还好都活着,还好找到了,还好......那里还有还好了,只剩下只是了,只是师傅不能再见到了。

睁开眼,看着天花板,虚赎眼神放空了。

天山下,集镇内,一道流言蜚语突然肆意的扩散出来了。是一则陈年旧事。可这个陈年旧事对于一个人很不友好,甚至是致命的。那便是赵新生。那桩她已经忘记的可拍回忆,在她被人指指点点中,有了复苏的迹象。

她躲在盲剑士怀中,身子颤抖,好像一个受伤的小猫。无助可怜。盲剑士面色狰狞,一剑划出,直接要了那几个还在指指点点的路人的性命。他摸着赵新生的脑袋,轻声说道,“别怕,他们是在胡说。他们一定是受人之托,诽谤你的。走我们回聚宝阁。”

赵新生回到了聚宝阁,盲剑士把他交到苏酥的手上后,便离开了。赵新生问他,他只是说要给她买她最爱吃的棉花糖。你说过的,你吃上了棉花糖,便开心了。赵新生没有再多想,倒是苏酥几人感到了盲剑士的不一样。那内敛到极致都难以隐藏的锋芒,那愤怒至极的隐藏杀意。

苏酥示意了一下冰熊,冰熊会意。木羽和土煌更是对视了一眼,也跟了上去。天山上,他们是过过命的袍泽,是一起经历过鬼门关的兄弟。虚赎不在,那就由他们去做。

集镇上,一人如疯子一般,开始大开杀戒。凡是说着那件事的人,只是一剑,便丢了性命。

“那个瞎子怎么了?疯掉了吗?”

“你不知道?不知道谁将那桩陈年旧事提了起来,所以那个瞎子......”

还没等他说完,一道剑光过,二人脖颈处,一道血痕。集镇彻底乱了,被一个人彻彻底底的杀乱了。无论江湖人,无论老百姓,但凡说那件事的家伙,绝对躲不过那一剑。盲剑士浑身鲜血,手中重剑滴着血。从南杀到北,又从北杀到南。那鲜血和人命的堆积下,议论声终于小了。不是他们不想议论,而是不敢了。

“这个家伙,这次从天山回来,竟然有突破了。”

“不是他从天山回来突破的,而是在那一刹那突破的。无情剑变有情剑,有情剑再生杀神剑。呵呵,曾经一个小小的剑客,没想到今日后便是天山之下第一剑客了。天山上,咱不说,也不敢说。那些家伙,估计会更离谱些吧。只是不下天山,江湖人知道的甚微罢了。天山洞,真期待能跟你们族的高手交锋啊。”

木羽身边的白熊,此时眼神炽热,战斗欲望很高。木羽撇了一眼白熊,心道,这个聚宝阁,你这个家伙,绝对的是好战分子。

盲剑士终于停了下来,停到了一个买棉花的棉花滩子上。“老伯,要一个最大的棉花糖。”声音冷漠,不多说,不废话。那个卖棉花糖的老伯缓缓的将一个最大的棉花糖递给了盲剑士。盲剑士丢过去一块银两。

老人接过银子,笑道,“没零钱,就不找了啊。”

盲剑士没有说话,转身,可刚要离开的时候,那个老人却悠悠的说道,“今日因果,也就是那个乱遭的,没有斩断的烂摊子惹出的祸。”盲剑士停下了脚步,看向老人。老人咧嘴笑了笑,没有说话。

能够在这已经血流成河的街上淡定的卖着棉花糖的老人,岂能是平头老百姓,也总不能是个傻子吧。老人看着盲剑士的离开,掂了掂手中银子,自言道,“棉糖换天堡,想想天底下应该没有这么划算的买卖了吧。”

白熊看着那个老人,有些面熟,可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但他知道,这座天山下,恐怕又要变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