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0章,买卖天山

聚宝阁,一处华丽的房子里,此时正坐着几个人。他们交谈甚欢,但身在中心的那个人,却说话很少,只是微笑。

这几个人也不是别人,正是木羽,苏酥他们几个人。此时他们的脸上都洋溢着如释重负的欢喜,因为虚赎醒了。那个说话很少的人,便是虚赎。此时的盲剑士换了一身衣服,虽说衣服干净了不少,也没有了血迹,但那股子气却遮掩不住。赵新生离他远了些,离苏酥近了些。

这里的人除了赵新生还蒙在鼓里外,其余人都已经知道了刚刚外面发生了什么。天山一战,虚赎和盲剑士也算是过命的交情了。听到那些家伙竟然又开始打赵新生的主意后,就算虚赎那般心性,都忍不住生出了一丝杀意。

一个女孩,一个女人,最痛的事,也就那般了。竟然还想让一个女孩继续承受第二遍。虚赎手中的佛珠转动的很快,眼神微微眯了一下。天山之战,那劫后余生的生死,让他的心性多多少少出现了一些变化。

“苏阁主。救命之恩没齿难忘。所幸今日便还了这个人情。你看可好?”

苏酥听到虚赎这句话后,眼神透出了打量。她是一个商人,更是一个领导者。她在考虑事情的得失与缓急。救下虚赎的行动,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经过了深思熟虑后的动作。虚赎几人在日后的价值,绝对是不可估量的。尤其是虚赎。所以,虚赎,值得聚宝阁进行投资。

短暂思考后,苏酥展颜一笑,“说说看。”

“初到天山,便听说了三天六地九人众蚁的势力分布。所说你们聚宝阁不再此列,但势力不佣质疑。”说道这里,虚赎停了下来。

苏酥倒是有了兴致。她看着虚赎,在等着听着下文。

虚赎微微一笑,“三天六地九人众蚁,所说成金字塔般的稳定分布,但还是不那么让人满意。”

“哦?那你想怎么样?”

虚赎指了指苏酥,缓缓的说道,“一皇”,停顿了下后又说道,“三天六地九人众蚁,你看如何?”

刹那间,苏酥的眼睛瞬间透出了震惊的目光,她怎么能够不明白虚赎的意思,在三个天堡之上,再多一个真正的皇帝。一个统治天山的皇帝,而这个皇帝便是他们聚宝阁。这个设想太大胆了。但也正是他们四聚阁多年正在谋划的。

苏酥再一次认真的打量着虚赎,虚赎的脸上很平静。苏酥也算是个阅人无数的女人,对于虚赎她也多少有些了解。他们这样的人,绝对不会说没有把握的话,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东西。

见苏酥没有说话,虚赎倒是又自言道,“曾经初来天山的时候,欠了天堡刘家几粒药。今日所幸还了去。曾跟王家王笑虎说过,如同他们王家露了头,便要去王家好好的说说佛法。至于李家,搂草打兔子,打一个也是打,打两个也是打,顺便带上吧。”

苏酥震惊,没有说话。但虚赎并没有管苏酥的态度和想法,只是走出了聚宝阁。木羽跟了出去,土煌跟了出去,狐媚子几人都跟了出去。这一走,整个房间瞬间空了下来。这个时候苏酥才缓过来味,因为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天山局势会被一个人,三言两语便个确定了下来。她不信。她真的不信。在这座天山,她太知道三个天堡家族的根深蒂固了。甚至可以说错综复杂。一时半会是很难根除的。

但就算这般,她还是下了一个命令,“派人去趟钱家,跟钱家老祖说,他的那笔交易,聚宝阁跟他做了,让他去一趟刘家,等待命令,伺机而动。再派人去一趟,孙家和周家,前者去王家,后者去李家,没有四聚阁的命令,不可妄动。”

来到窗前,苏酥的目光看向远方,看向那一行渐行渐远的身影,有些喃喃道,“聚宝阁这些年培养的暗棋可都动了起来,你们可别让我失望啊。”

赵新生来到了苏酥的身边,将一件衣服披到了苏酥的身上,苏酥回头,原来盲剑士也去了。她看向赵新生,抱住了她。心中轻声说道,你比我幸福多了,也幸运多了。也许今日后,那段关于的梦魇,将会彻彻底底的消失了。

天山在北,剩下的三方皆是一片不错的肥沃草场和大面积的矿山以及人口。而天堡三大家族正各处一方,控制着整个天山,瓜分着整座天山。西面刘家,刘家宅地占地面积宽广,刘溜他们也回到了刘家。所说在元陨争夺中便没有得到多大的便宜,但有一个消息还是让人兴奋的。那便是悬浮在他们刘家多年的天孤剑终于没了。

这个最大的威胁没了,也让刘家子弟在这座天山范围内,更加的肆无忌惮起来。所以,关于赵新生的那段陈年旧事,便被传播了出去。怂恿者正是当年没有吃到肉的刘溜。此时的刘溜正在他的房间里喝着酒,身边更是坐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妹子。他的手更是在游荡。

刘溜此时真是踌躇满志。好像整个江湖都是他的一般。当他听到盲剑士在集镇大开杀戒的时候,竟然哈哈大笑道,“真是个傻瞎子,真是个傻子。为了一个被糟蹋的女子,值吗?”甚至更加可恶的问着身边人,“那个瞎子,应该连那个美人的身子都没碰过吧。”一杯酒入喉,哈哈大笑起来。

在以前,整个刘家在听到盲剑士杀人的时候,皆是松了一口气,心中暗道,还好不是自己。甚至还会打听身边人有没有消失的。哪能像今天这般恰意。可在屋外,整个天山西面天空,突然集满了乌云,乌云越聚越多,有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

在乌云下,一行人缓缓的朝着刘家走来。他们的面色皆平静。更有着欲欲跃试的兴奋。最后的那个人正在轻轻擦拭着手中重剑。重剑嗜血,黑红色散发的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