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章,神魔巨剑

雷电,地火,土崩,在整个刘家全部登场,此时的刘家宅地在外人眼里就是一个人间地狱,可真真切切处在刘家的刘家人,更是真真正正经历这场炼狱的人。已经开始死人了。一间间房屋便一个爆炸点,一道道岩浆不留情面的喷涌而出。

天灾人祸,在人在天灾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触岩浆便伤,正面对抗便死。

刘浑目光死死的盯着虚赎,咬牙切齿。“冲出去。”这一次,刘浑亲自带人冲锋。“集中一点,以点破面。”也是经历丰富的老江湖了。刘浑此时临危不乱,甚至很快便想出了破阵之法。

“木羽,土煌,天孤,你们几人去一趟吧。拦住一炷香的时间,便可。”虚赎面对刘家人的反扑,没有丝毫的慌张,只是从容的应对着。一直在摩拳擦掌的木羽几人,只是邪笑着点了点头,“交给我们吧。早就看这些家伙不爽了。今日,新账旧账一起算。”还没等木羽说完,盲剑士便已经冲了出去。身后背着的重剑,蠢蠢欲动。只身入阵,入阵便杀人。等木羽几人快速赶来的时候,盲剑士已经杀了好几个来回了。

最后被三个刘家高手围在了一处。而那三个人正是在天山上克制住盲剑士那几个人。在不远处,刘溜神色傲慢,看向盲剑士十分的不屑。“他敢闯,直接杀了。什么天孤剑,直接做个入坟剑吧。”

盲剑士没有说话,直接握住重剑朝前刺出。那三人瞬间发力,拼尽全力,不敢有一丝一毫的保留,因为此刻的盲剑士给他们的感觉,跟天山上的感觉绝对是两个样子,前者眼中有情,现在的天孤,眼中只有冰冷的杀意,极致的杀意。

这一剑,以急速的速度再那三人眼中迅速的放大,随后在那三人最后的目光中一闪而过,速度不减,直奔刘溜而去。

当看见那三人不动的时候,刘溜便已经感觉到不妙了,可以他那三脚猫的修为如何逃的过盲剑士必杀之剑。放大,放大,再放大。最后,刘溜已经吓的尿裤子了,闭上眼,身子颤抖。可临随后,刘溜被一把大力丢到了远处,一道身影出现在刘溜的位置,拳出,碰撞,掀起风暴。

盲剑士仗剑而来,横竖两条,剑痕十字,重如山岳,锋如刀割。刘浑更是严阵以待,双手交叉,雄厚真气汇聚双臂。二人碰撞,刘浑直接如足球一般,被掀飞而出。直接撞碎了数道建筑,才勉强停了下来。鲜血更是狂喷。

刘家家主就这么差吗?其实不然,能作为天堡家族的掌门人,实力是不用质疑的。就算一个废物,那么多资源倾斜也能出来一个不错的强者了,更何况是刘家佼佼者。至于为什么一招便败,原因只有一个,盲剑士太强了。

瘫坐在地上的刘浑看着不断死去的刘家人,面如死灰,他知道,今日大难,刘家在劫难逃。刘浑站起身,看着他的手足兄弟,大喝道,“二弟,三弟,四弟,退。”在听到刘浑的话后,跟木羽几人纠缠的三人,纷纷退到了刘浑的身边。

他们四人只是相互看了一眼,便明白了什么意思。同父同母,兄弟四人,多年相处,自然是有着一定的绝活。四人速度很快,落坐四方,如四尊雕像,在他们四人中间正是盲剑士。

刘家不愧是天山天堡家族,就算分出了顶尖高手四人出来,依旧有着无数供奉朝着木羽几人而去,同时更是不惜性命。很难想象,刘家到底有着怎样的手腕。

“天孤,我们四人当年也曾有过一次机缘,侥幸获得了一部秘籍——名叫四方神魔。今日,刘家存有灭族之危,便那你做第一次实验的对象。不分生死,绝不罢休。”刘浑四人皆是伸出左手,朝着盲剑士指去。

刹那间,四道真气,两黑两白,直接围了天孤四方。天孤不慌不乱,重剑插地,四道雄厚剑气迸发而出。直接便挡住了那四道真气。两黑两白,两寒两炽,正应了那神魔两立。炽寒交错间,四道真气爆发的能量朝着上空凝聚,随后一柄黑白两色巨剑出现在了盲剑士的头顶。

刘浑冷冷一笑,“你以剑成名,那今日我们便那剑杀你。当初你来我族闹事,只是因为我们四兄弟并不在都在家里,否则就凭你,呵呵。刘家族人死你手上数千,今日也该偿命了。”四人皆发力,体内真气更是不遗余力的倾斜而出,到最后更是皆喷出了一口鲜血。悬空巨剑也终落下,以势不可挡之姿。

远处虚赎目光一直紧盯着战局,当看到那柄神魔巨剑的时候,竟然露出了一丝惊讶。因为四方神魔剑是一位已经去世多年的老前辈所创,当年他的师傅跟他交过手,虽没有说胜负,但到了晚年,依旧对这手神魔巨剑推崇不已。由此可见,此等秘籍是多么的强势。

虚赎伸出右手,成捏棋状,随着右手的落下,在刘家宅地上空,直接落下了一道闪电。闪电瞬间落在了神魔巨剑上。可这道闪电,仿佛在给它挠痒痒一般,只是掀起了一丝丝黑白后,便先消失了。随后,在神魔巨剑剑身上,出现了一道闪电。

虚赎眼眸再这一刻,终于凝重了起来。这神魔巨剑果然有些名堂。虚赎望向刘浑四人,虚空落下四子。随后,天空中落下了四道闪电,落处正是刘浑四人所在的位置。在持续输出的刘浑四人,此时已然躲避不成,所以更是拿出了视死如归的态度,开始疯狂输出。闪电之快,肉眼难寻。

可就在这个时候,四道黑气从刘家一处迸发而出,随后更有隆隆音在天空响起,黑气直接吞噬了闪电,最后黑气更是汇聚一团,一人出现在黑气之上,是一位老人,一位头发,胡须,皆白的老人。老态龙钟,瘦骨嶙峋,眼神虽有光,但已然是那种灯枯油竭的最后光亮,可当刘浑四人见到此人后,神色激动,恭敬道,“刘家子孙,拜见老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