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金影

天麟的伤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再恢复,连胸口的剑洞此时也渐渐地愈合。

脑海中只见那身影在他神海迈步,越来越近,像是要与他融为一体,那股气势也越来越强,天麟想要看清他的面孔,却还是无法做到。

每当他想要看清脑海中那道虚影时,他的神海巨颤,仿佛下一秒就要分崩离析般。

他在想,那道身影究竟是谁,他有个大胆的想法,手握金棍会不会天麟记忆中那无法无天的齐天大圣?

不过沉思后,天麟就排除了这个想法,毕竟这想法太不现实了。

然而此刻他也无暇多想,那神明般的金影手握金棍似在舞动,一挥、一砸,大开大合,每一个动作,都蕴藏着轰碎虚空的气势,伴随着那身影的动作,天麟只感觉自己体内的血液在咆哮,整个人身上的气势在疯狂的攀升,那像是不属于他的力量。

血液犹如黑洞般疯狂的吞噬着天地间的灵气,他的血液在蜕变,只感觉浑身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力量,体内那神明身影的每一个动作,都像是烙印在他的血液之中。

紫萱被天麟抱在怀中,她自然感觉了天麟的变化,本已准备好拼死一搏的她此刻却惊呆了,此时天麟身上的光芒太过绚丽,威压太过恐怖,犹如真正的神明降临,她觉得现在的天麟,恐怕父皇都无法与他相提并论。

她忽然间想到了天麟爷爷说过的话,侍奉天麟是她一辈子的福分,也想到了父皇对她说的天麟是父皇对她的唯一的补偿,原来自家夫君竟有如此...有此夫君,妇复何求。

父皇没有欺她,自己天生失明,在宫中受尽了人生冷淡,如今有了能为自己赴死的男子,她觉得以前受的委屈都不重要了。

想到此她的美眸越发的坚定,既然命运让我们相遇,那么世间疾苦对她来说又有什么区别,只要在他身边足矣。

首领震撼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狰狞的笑容早已凝固在了那里,眼前诡异的情形彻底颠覆了他的思维。

这是什么?

为何长剑刺入天麟的体内,不但没有杀死他,反而让他变得如此强大,化身神明,沐浴璀璨无比的神明光辉,谁来告诉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眼前发生的一切,莫说看到,他闻所未闻,这根本不合常理,修仙者修行是需要一步一个脚印,不可能出现暴涨的情形,更别说暴涨成这种境界了,即便有强者在天麟身上留下什么,但那需要什么级别的强者才能做到?

首领他不知道,他神色狰狞,对着天麟身前的一位分神境强者狂吼道:“杀死他。”

分神强者也呆滞在那,目光震惊的看着天麟身上的变化,听到首领的狂吼声他们眼眸中闪过冰冷的杀意,一位直接出手,滔天灵气凝聚成一把长矛猛地朝着天麟的身体刺去。

然而这一次,他们却没有能够击中天麟的身体,此时,天麟身体周围环绕的神明之光像是化作了一道模糊的身影,金色身影,周身环绕无尽光辉,凶猛的长枪被那股无尽光辉阻挡在外,竟无法接近天麟的躯体。

这一刻,不仅是他们两人脸色变了,首领以及周围的强者脸色都极为难看,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

就连在场所有人包括云府之主都震惊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诡异的情景。

金光渐渐消失不见,随着金光消失,巨大的身影也渐渐消失,虚空中只留下天麟一人,哗啦啦的声响传出,天麟身上涌出滔天血气,血气直接化为灵力瀑布,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天麟身后两位分神境强者砸了过去。

两人神色大变,周身灵力同时爆发,想要将血气瀑布毁掉,然而那朝着他们身体砸去的血气瀑布像是坚不可摧,瞬间将他们身体砸入地下,哗啦啦的声响传出,细小如丝的血气从他们的身体穿透而过带出丝丝血珠,地面之上,一片血湖渐渐出现。

天麟缓缓的转身,他抬起头,目光看向首领,那双眼眸都像是化作血金色的,犹如神明之眸。

“你不是他,你究竟是谁?”首领只感觉一阵心惊胆颤,太诡异了,此刻天麟浑身上下无不透着毁天灭地的意,这根本不属于他。

“你说我是谁呢?”天麟冰冷开口,随后血气化鹏,绚丽的鲲翼拍打,他悬浮而起,抱着紫萱朝着首领而去。

体内,那道神明般的身影依旧还在手握金棍舞动着,每一个动作,都烙印在血液中,同时,催动着他身体周围的气势,让他变得更加强大。

天麟明白,这股力量的确不属于他,但至少此刻,它是属于自己的。

“上、快上干掉他!”首领脚步往后退,却对着旁边的人怒道,而那些人见天麟举手之间,灭了两个分神境,一个个心颤不已,有些不敢上前。

“上。”首领怒喝,他自己的身体狂退,竟转身逃跑,朝着后面那人群而去,那里普通修士众多,或许有一线生机,他不信天麟会乱开杀戒。

“嗡。”只见天麟身后的鲲翼张开,那可怕的鲲翼像是在切割空间,发出刺耳的尖锐之音,一个呼吸,天麟直接出现在那些强者身前,身后那道残影还未消失,他的身体没有任何停留,像是一道闪电般划过,噗呲的声响不断,随后这片空间不断有血光绽放,惨叫声不断。

“不好!”首领像是预感到了身后发生了什么,他狂吼着往前奔跑,大声呼喊道:“不想死,都给我上!”

身前其余几位分神境听到这话,一咬牙朝着天麟而来,三人身体直接越过了首领杀向天麟。

他们自知如今单打独斗无一人是天麟的对手,趁现在人多,拼一把还是有生机的。

三人齐力,灵力汇聚化为一把利剑,锋利的利剑绽放夺目的光辉,刺向天麟,他们不知道天麟为何会发生这样的蜕变,但此刻也无暇关心原因,现在的局面不是天麟死,就是他们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