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云雷身陨

“你先休息下。”天麟对着紫萱柔声说道,血气扫过,托住紫萱将她至于自己的身后,那无尽的血气这时化为软绵绵的火烧云,让紫萱舒服的躺在上面。

随后,天麟右手轻握血气汇聚成一根血棍,天麟握紧朝着前方杀来的利剑猛地砸了下去,这一棍并非是他之前所修行的九棍,而是和脑海中的金影动作同步,当他砸出这一棍之时像是浑然天成,周围无尽的碎天之势随之一起向前方砸出,顿时生出一股骇人的风暴,直接将诛杀而来的灵剑砸碎。

三人见此脸色难看至极,但不容他多想,天麟身体在虚空中舞动,第二棍直砸而出,朴实无华的一棍,却像是聚天地之势、无敌之意,一尊神明虚影附着在他身上,和他的动作同步砸出了这一棍。

神明之威,苍生臣服,不可抵挡。

那剑修露出惊骇的神色,朴实一棍所携带的无尽之势卷向他的身体,随后天地间似有一道惊雷炸响,三名分神境,竟直接粉身碎骨,尸骨不存。

“不……”首领看到这一幕惊骇欲绝,只感觉万念俱灰,三名分神境,竟然被天麟一棍轰杀,身躯崩灭,化作虚无,他的身体颤栗着,眼眸中再没有邪笑,只有深深的恐惧。

然而天麟此时却感觉体内的神明意志像是到达了一个顶峰,舞动的身躯渐渐变得缓慢,仿佛随时可能会结束。

这让天麟有种预感,这道意志终究不能长存,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

而且,这出现的神明意志,应该是在传授他一套棍法,一套与自己所修的所有棍法不一样的功法。

想到这,鲲翼再次闪动,他的速度奇快无比,瞬间冲向首领,鲲翼斩断虚空,噗呲的声响不断。

“上!上都给我,不想死就给我上拦住他!”首领嘶吼着。

众人心一横,全部扑向天麟,现在谁要是跑那绝对是死路一条。

这些元婴境的强者根本不堪一击,疯狂被天麟收割着。

只见天麟一棍又一棍不断砸出,每一棍,每一道棍影,都蕴藏着磅礴的无敌气势,围攻而来的强者不断的陨落,地面上多出了许多道尸体。

没有片刻,空中出了天麟两人之外便只剩下了二位元婴境,二人见状立马转身冲向人群,这一刻的天麟太强大,他们根本无法战胜。

天麟身形一闪,身体微旋,随后犹如闪电般砸出一棍,棍影砸碎虚空,直接将一人的身躯砸爆,无敌意此刻变得更强,看着那最后一道逃亡的身体,天麟隔空挥出了一棍,一道滔天棍影覆灭一切,追杀而至,将对方身躯砸的粉碎。

至此除首领之外,所有人,全部被诛杀。

广场所有人此刻震撼的看着天麟,那股无敌意志在这一刻攀升到了极致,数百丈的神明之光摇曳着璀璨的光辉。

天麟并未理睬他们的目光,而是朝着首领迈步而去,首领身体一点点的后退,眼眸中有着无尽的恐惧。

“放过我,你要我答应你什么都可以。”首领看着天麟道。

天麟戏谑道:“是吗?”

哗啦啦的声响传出,丝丝血气迅速扑向首领。在首领恐惧的目光下卷住他的身躯,将他的双手双脚以及脖子捆住,让他的身体横在虚空中。

“不……”首领像是知道即将发生什么,发出无比惊恐的怒吼,他身体想要挣扎,却哪里挣扎得了。

卷住他身体的血气猛地朝着不同的方向拉去,像是在,行刑!

虚空中,首领的身体被拉得笔直,双手、双脚、脑袋。

他的裤子湿了,脸色早已没有任何血色,闭着眼睛,哭泣着哀求道:“我知道错了。”

“哦,我知道了。”天麟看着首领的惨状,脸上一片冰冷,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

天麟右拳紧握。

“啊……”首领狂吼,然而只有一声,虚空中便有一片血雨,天麟没有去看,转过身抱住血云之上的紫萱开口道:“我们走。”

体内那股颤动已经停下,脑海中那股金影也渐渐变得虚幻,身上释放的光辉渐渐暗淡下来,天麟知道自己将要失去这股力量了,但如今的他不想其它,只想着一件事,离开这里,好好的带着羽儿和紫萱离开这里。

拱桥之上,云雷眼神阴沉的看着湖面上映照的画面,旁边管家颤抖不已,这样的阵容明明诛杀天麟根本是没有任何悬念的,他怎么也想不到会是如今这个场面。

这可是他云府的人,怎么会这样?

要是碰见强者也就罢了,一个筑基都没有达到的人,何德何能杀他云家之人!

此子该杀!

云雷整个人身上爆发一阵无比狂暴的刀意。

管家一愣,怎么会这样?难道大人要亲自出手,这...

云雷眼眸中有着嗜血的寒光,他阴沉着脸,感受着梦城内的气息,开口道:“血气波动还没有完全散去,他们应该刚走不远。”

管家目光一闪,急忙开口道:

“大人威武,大人出手定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何止血债血偿,我要让他们后悔来到这个世上!”云雷的声音像是来自地狱,冷冽刺骨,让人听着都感觉到阵阵寒意。

话音落下,云雷身体一颤,便腾空而行,快若闪电,化作光影。

“嗡……”远处,忽然间有剧烈的音爆声传来,虚空都像是要炸裂般,只见苍穹之上,有金色之光降临,那可怕的速度快到极致,根本看不清是什么,太快了,快到超越他们的感知。

“大人小心。”管家大喝一声,他话音刚落,苍穹之上的金色之光从天而降。

“轰隆!”一道无比剧烈的轰鸣声传出,大地炸裂开来,随后在管家人震撼的目光注视下,刚腾空而起的云雷大人,直接被一拳轰到地底。

这一拳直接洞穿了他的身躯,将他从空中轰在了地面上,强大如云雷,此时连攻击他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咕隆……”云雷双眸圆睁,嘴中不断吐出血水,一动不动的被钉在那,双手还在颤抖着,此时的他哪里还有仇恨,只有无尽的痛苦和绝望。

管家身体疯狂的颤栗着,这,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