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风雨前的安宁

城中心竖立着一块高达百丈的巨大的石碑。

圣贤碑!自落阳山脉存在的那天起就一直在这里的一块石碑,传闻沐浴过圣贤的血,这也导致这块石碑极为特殊。

圣贤碑上,满是名字。

“唯有天骄妖孽方可留其名。”

紫萱在一旁解释道:“只有接近锻体境极限的人,才能在这块圣贤碑上留下名字。而由于圣地的特殊性,所以在这块石碑上留下的名字,只能是二个甲子内的真正天骄或妖孽。”

天麟看着这块石碑,看着上面的名字,好奇的问道:“两个甲子内?意思是说这块碑会随着每次圣地的开启而更新?”

“是的!石碑两个甲子会重置,所以两个甲子一轮,碑中字也只能留两个甲子。”紫萱道。

“那也就是说,这上面的名字都是上一代大陆内的所有天骄了。”

“是的!但也有例外不是每个天骄都会留名,有些天骄不屑于在其上留名,有的因为功法或者体质的原因导致他们锻体期不卓越,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不是天才、妖孽。总体来说其上的天骄,也最少占二个甲子内一半以上了。”紫萱道。

天麟看着上面的名字,大部分他都不认识,毕竟中间隔了两个甲子。

但看着看着天麟发现了些问题。

“是不是刻印越深,代表着实力越强?”天麟问道。

紫萱笑道:“夫君猜的不错。”

“那最上面的空白缺口是什么?”天麟疑惑道。

“那个...”紫萱沉默了一下又道:“据传言当时那次圣地开启,出现了一位极境,真正的极境,他一拳轰下印下了自己的名字,但不知为何从圣地出来后,他突然一反常态竟把名字从圣碑上抹去了。”

“抹去了...”天麟有些吃惊。

虽不知这圣碑到底有没有沾染圣贤血,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圣碑绝非凡品,进入圣地出来最多也就是筑基期,竟能出手抹去自己的名字...

这...天麟光想想都忍不住...

“夫君夫君?”紫萱呼喊道。

“嗯...怎么了?”天麟回过神来。

“没事吧?那等妖孽夫君不用和他争比,我相信夫君以后绝不输他现在的成就。”紫萱安慰道。

天麟笑着望着紫萱道:“娘子就如此不看好我?”

紫萱手忙脚乱道:“没、没有,夫君紫萱没有。”

天麟笑了一声抓住紫萱手舞足蹈的玉手,看着石碑上那空缺的一处,轻声道:“给你开玩笑呢。”

紫萱顿了顿,顶着天麟眸中含着泪光,生气道:“讨厌,又拿我开心。”

天麟笑了笑,轻轻地揉了揉紫萱,安慰道:“好了好了,我错了我错了,娘子大人就不要生气了,乖!”

紫萱抬头看着天麟,“天麟。”

“嗯?”

“我是不是错了?”

天麟笑道:“是呀,你错了很多。”

一听到天麟这么说,紫萱心情又沉重了。

“但你错的最大的就是小看你家男人了!”

紫萱一怔,不解的望着天麟

天麟突然抱紧紫萱,而后一掌直接向着缺口处硬生生的拍了过去。

一掌按在石碑上。

石碑有着悠悠光芒散发,这一幕吸引了不少修行者,他们都侧目看向此处。

石碑缺口的故事大家都知道,只不过,对于站在石碑上的几人,认识的却寥寥无几。

可见到天麟一掌下去石碑发光,不少修行者心头微凝。

能一掌打的石碑发光,这定然是可以留名的天骄。

这等人物,每一个都很恐怖,必定都是一方强者,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强大。

但众人见天麟竟一掌拍在了那道缺口处,不少人眉头微凝。

能在石碑上留名不奇怪,可那个地方却被天麟一掌拍了上去,这在修仙界可是要和那人争锋的意思呀!

这人是不知天高地厚呢?还是卧龙藏虎呢?众人不知,但不用急,再等不久他们就知道了。

“娘子觉得我这一掌怎么样呢?”天麟低头询问紫萱。

说话间移开了手掌,然后三个字浮现在紫萱的视线中。

三个字工整,刻印很深,和那缺口处的刻印一样甚至还略微比之深了点,三个字正好落在在缺口之上,看起来好像就是那里仿佛就应该是这样。

紫萱明白了,自己错了,大错特错,天麟并没有因为自己的一番话而受到打击,相反从他落下的那一掌中可以看出他的战意激昂。

几十万里外,云府府邸。

这是一片宏伟的建筑区,殿宇成片,宫阙如林,全都高大无比,散发着一股压抑的气息。

在一座宝殿中,光芒闪烁,灵气弥漫,其中盘坐着不少云族中的重要人物,此外还有一张信笺。

“府主从梦城传回消息,雷长老陨落了,奇怪的是他们所有人却都不知道是谁所为。”

“雷长老陨落了?虽说雷长老不是我云府最强大的那一批,可这竟无声无息的消失在梦城,大家觉得会不会是有人越权了?”

“不,应该不是,府主说他们所有人仿佛都遗失了一部分记忆。”

此语一出,殿中一阵沉闷。

记忆都能被删除...这说明什么?在座众人不敢想了,这种通天手段定是他们云府惹不起的存在。

“那照府主的意思是?”

“府主信中提到一名少年,他怀疑一切都与此次比赛获胜的那名少年有关,可能是他背后的人物出的手……”

这个推测一出,所有人都倒吸冷气。

一名少年身后竟有如此势力?这是哪家子弟?

“这个孩子如今在何处?”

“在落阳山脉!”

“诸位怎么想?”

此话一出,众人开始叽叽喳喳议论起来,有的人认为此子当杀,并不觉得一名少年有那等实力的人物护法,也有人说我们应于之交好,以免给云府带来灭顶之灾。

但众人争吵了半天,也没有争吵出一个结果。

“安静!不管怎样说,这个孩子都极为了不得,这样,命令我云府的天才以及收养的各个人杰,只要是满足进入落阳山脉的都给我派出去,进入落阳山脉后务必要盯紧了他,一切都等他们回来,根据他们收集的再下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