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圣地开启

三天后落阳城大门外,遥远的大地尽头腾起一股雾霭,朦胧而飘渺,紧接着出一声巨响,惊天动地,射出万缕霞光。

落阳城所有人都被惊动了,感觉像是洪荒巨兽从沉睡中醒来,从混沌中睁开了眼睛,眸中射出一道道闪电。

大地尽头,阴阳翻腾,闪电交织,雷鸣震耳,暴雨滂沱,宛若末日来临!

“来了,圣地要出现了,通道将开启,再现世间!”城中所有老辈人物都睁大了眼睛,紧张的关注。

这片大地原本非常平坦,但是现在多了一些模糊的影子,宛若山脉隆起,若隐若现。

可是细看的话,大地似乎依旧一马平川,那所谓的影子是在另一界,隔着无尽虚空,此时只是显化而出。

多少个岁月了,几乎每次圣地的开启都会有人杰于崛起,归来后一飞冲天,最后终成就无上强者,还有人九死一生,回归后成为那万万人之上。

就不要说更古老的时期了,有些人的名字闪烁着神明的气息,傲视古今,震动了整片苍茫大地古史。

嗖嗖嗖嗖!

城门上空出现四道人影,气势滔天,神光闪烁,四人中从左到右,最左边是个老者,穿着一身青紫长袍,就连头发也都是青色,面色白皙,微微有些驼背,双眼带着森然,目光扫过远方大地时,竟贪婪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而他的舌头,居然与常人不同,竟在末端出现了分叉,如蛇一样,使得所有弟子都头皮发麻。

老者旁边则是一位背负巨剑的中年男子,男子看到老者的贪婪样,警示道:

“妖蛇老头,你妖族这次又准备搞什么名堂!我警告你敢乱来,定斩你!”

“嘿嘿,怎么你们人族是要玩不起吗?呀!对对看我这记性,抱歉忘记了、忘记了,上次你们剑海帝国死了不少人吧?”那老者眼皮一番,皮笑肉不笑的开口,目中有一抹煞意,看向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被老者提到伤心处怒火中烧,直接暗中以大神通攻向老者。

老者也不示弱,也使用了某种瞳术神通,在对望的刹那立刻展开,仿佛有无声的轰鸣,在二人之间炸开,老者闷哼一声,面色微微苍白,袖子一甩,退后几步,方才压下了胸前的气血。

老者盯着中年男子目中露出奇异之芒。

“小海剑,多年不见,修为精进了不少,要打架咱们有的是时间打,我也随时奉陪,不过既然圣地开时间已到,不如现在先开启圣地早些让城中那群娃娃们试炼,咱们的事情慢慢算如何?”老者笑道。

“你...”

中年男子话还没说完,他旁边那位身穿蟒袍的青年开口道:“剑叔,大局为重。”

“哼!”中年男子袖子一甩立刻一枚令牌残片飞出,漂浮在了半空中。

“这才对嘛,还是龙云帝国的人明事理。”老者笑道。

“你胆敢再啰嗦一句,不用他们动手,我来!”最右边那位少妇忽然开口,言辞不善。

“不说不说。”老者尴尬道,急忙从怀里取出一枚令牌残片,残片漂浮至空中,与中年男子那枚遥相呼应。

见老者也拿出了残片,剩余两人相互看了看,点了点头也都各自取出了令牌残片,相继扔出后,再加上之前中年男子甩袖间抛出的残片,顿时这四个残片在半空相互对接在了一起,化作了一个完整的令牌。

“轰!”

大地尽头,那阴阳雾霭愈来愈浓,最后竟然像是滔天浪涛一般,奔涌咆哮而来,极为壮观。

大浪滔天。白茫茫一片,汹涌起伏,撞的整片天地都在轰鸣,剧烈无比。景象令人震撼。

那是阴阳二气在冲击,竟这么多,如此恐怖,饶是大家早已有心里准备,可是一见,心中还是忍不住感叹此景的壮阔。

犹若千军万马在奔腾。似百万大军杀来,隆隆而鸣,黑白雾霭击天,恐怖无边。

与此同时,城中那存在不知多少岁月的圣贤石,染过诸圣血液的遗迹,出淡淡的光,像是复活有了生命,仿佛在缅怀上古旧事。

光芒闪耀时,城门外,地面附近的地缝上竟慢慢被撕开了一道缝隙,看那样子,差不多小半柱香后,就可打开一个出入口。

这一幕,吸引了此地所有筑基境修士的注意,天麟他们也顺着看去,这时蛇叔的声音,在他们三人耳边回荡。

“九大圣地,七七四十九处入口,每个入口通道能容纳百余人,切记不要在入口处起争执,入口一旦被干扰,就会被卷入其外的虚空裂缝,而一旦被卷入,除非圣贤转世否则必死无疑。”

“记住我之前和你们交代的,进去之后三人一定要手拉着手,一旦走到通道尽头会被其中的规则随机传送,手拉着手可以防范被分开,进去之后你们尽量联手,遇到其他帝国或宗门的弟子,不可心软,在保命的情况下,能杀就杀,尽快收集灵脉之精存储至丹田中,收集的越多,到时凝聚灵脉气引,就越容易撼动圣地的灵脉之气!”

“四大帝国彼此牵制,但也要注意妖国和魔国合作,一旦不敌立即撤走,不管灵脉筑基成功与否,少爷小姐你们都要……活着出来!圣地开启只能维持一个月,一个月后,无论成功失败,都必须出来,属下会在外接引你们,切记一定要在规定时间内出来,不然只能等两个甲子后了。”

就在这时,地面的裂缝此刻传出轰轰巨响,被快速的撕开,形成了一道三长大小的缺口。

进入这缺口,就可以顺着地面那些大大小小的裂缝,进入深渊,在深渊区域里,便可以看到深渊的众多缺口,照蛇叔所说任何一个缺口踏入,都可以进入九大圣地。

此刻眼看入口开启,苦等许久的众人瞬间飞出,一瞬间,整座落阳城都乱了,所有人都在行动,各种族齐现,有飞天的神猴、有会飞的魔灵、有振翅翱翔的金翅大鹏、有高达十几米的巨人、有扎根虚空中的树灵……皆神光闪烁,冲向大地尽头。

当然,最多的还是人族,各大古老世家、顶级大教、以及四大帝国的代表等黑压压一片,密密麻麻,奔向深渊。

“少爷、小姐去吧。”

。天麟深吸口气,眼中露出一抹坚定,看了看两女,羽桐和紫萱对天麟点了点头,三人急速飞奔于大地之上,他们没有单独行动,而是跟在不少人族的身后,一同踏入。

踏入深渊,走入缺口内。

里面是一条由黑金锻造成的道路,闪烁黑芒,各种繁奥符号齐现,犹如漫天星辰点缀,令这里神秘而又祥和。

三人踏入后,有种时光碎片流逝,空间层次紊乱的感觉,肉身与精神像是要分离,被单独剥落,这是一种奇异的体验。

像是经历了一生那么远,又像是才开始启程,黑金闪耀,黑芒蒸腾,前方出现一个光的门户,到了路的尽头。

三人没有忘记蛇叔的嘱托,紧紧握住对方的手。

出口非常璀璨,像符文交织,古怪符号诸多,是有神火在燃烧,构建成一道神秘的门户,三人踏了出来,全都长出了一口气,总觉得踏在真实的地面上才有安全感。

回头望去那黑金色的通道已经模糊,光雨纷飞,消失不见,仿佛它根本不存在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