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少年郎

“哥哥这个地方好奇怪呀,明明这么浓厚的灵气,却无法吸入体内。”羽桐不解道。

她的四周灵气浓厚的都要凝结为水珠了,可是自己竟不能吸收一点,真是奇怪。

“我想应该是缺少蛇叔说的灵脉之精吧。”天麟想了想答道。

他刚才也试试了,灵气被吸入体内后,没一会儿就自动流逝了。

“那我们去哪里找蛇叔说的灵脉之精呢?”

天麟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这时,紫萱开口道:“如果没记错的话,我之前从书籍上看到过,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灵脉之精化做的,无论是灵药、妖兽、神器...等等,越是强大的物,其中所蕴含的灵脉之精越多,我们只需要收集这些东西,然后进行提炼,容纳到丹田内,之后就可以吸收这里的灵气了。”

“这样会不会慢了点?”天麟提出了疑问。

既要寻找有价值的物品,还要进行提炼,这会不会太慢了。

“也有快的方法,比如夺取别人丹田内的灵脉之精。”

“夺取吗?”天麟犹豫了起来,要是自己一个人确实是个好办法,可如今带着羽桐她们,要这样做吗?

就在天麟犹豫时,山谷外有一位一背负长剑的少年郎吊儿郎当的走了过来。

这个少年郎长相英俊,眼神中透露着一股锋锐之气。

身上虽无气息散发,可远远地天麟便感觉到了。

“有人!”天麟警觉道。

两女也是立即进入状态,扫视四周。

刚刚踏入山谷的少年郎,身形一闪,剑光闪烁,直接出现在天麟面前。

天麟开口道:“你是?”

“嘘!有人。”

锵!

长剑出鞘,少年郎一剑斩向山谷上方的一株庞大巨树。

咔嚓!

折断的声音出,巨树哀嚎,断为两截,迅化成了断裂的树人。

天麟悚然他们三人在这里半天了竟完全没有发现四周有外人,此人竟一眼看穿了。

长剑收鞘,少年郎伸了个懒腰,慵懒道:“这是树族的高手,擅长隐匿,平日可化成大树,藏于林间难以发觉。”

“至于你吗?孙天麟,云家大比比赛第一,以锻体九重的实力战胜云府大小姐,与三日前在圣贤石上刻字,如今境界锻体圆满,可斩金丹,元婴未知。”

天麟瞳孔猛然的收缩,死死地盯着少年郎。

看到天麟的样子,少年郎忍不住笑了笑道:“不用这么紧张,我要是纯粹是碰巧遇到你,你信吗?”

天麟点了点头,“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

“什么问题!”少年道。

“你是谁?或者你是哪个势力的?”天麟盯着少年郎。

“这重要吗?”少年郎问道。

“能够调查出我在云府的事情,说明你定然是大有身份的人。”天麟道。

少年郎自信道:“我不会告诉你,我敢出来,就确信你猜不到!”

天麟突然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少年郎道。

“其实要知道也不难,把你杀了,看谁来找我麻烦,就能知道你是哪个势力的了。”天麟看着又道。

“哈哈哈!”少年郎大笑了起来,笑的很张狂,仿佛天麟的话在他听来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笑了很久之后才停下来看着天麟道,“我欣赏你的想法,也更佩服你的勇气,可也仅仅是佩服而已。因为事实会告诉你,这是你的痴人说梦。”

“是吗?那要不要试试呢?”天麟眯着眼睛看着少年郎。

少年郎笑了笑弯腰从地上拔了跟狗尾巴草,吊耳郎当的刁在嘴里,“九大圣地中,或许有人能杀我,但是我相信这其中不包括你。不信,你可以试试。但是呢...我这个人有些懒,正动起手来,为了不麻烦,我会速战速决的。”

天麟周身血气涌动,锁定这个少年郎。拳头紧握,其上有血气盘旋。

不过,下一个瞬间,天麟的拳头又松开。

虽然不知他有多强,但天麟的直觉告诉他,自己杀不了他,这样的话真打起来,羽桐紫萱还在这里,万一伤着她们...

想到此天麟一改之前剑拔弩张的样貌,一脸哈哈大笑,一脸亲密,“玩笑、玩笑而已,不知这位兄台来此的目的是?”

“我还真有件事想要和孙兄商谈。”少年郎眯着眼道。

“说、说,但说无妨,你我皆兄弟,何须这般见外,大哥你有事尽管吩咐,我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天麟拍着胸脯保证道。

“紫萱姐姐,哥哥这是叫做认怂吗?”看到这副模样的天麟,羽桐鄙夷道。

紫萱轻笑道:“这恐怕只有你亲自去问你哥哥喽。”

“我看就是。”

妹呀,你敢再小点声不敢,我离这么远都听得一清二楚,你这损的...

少年郎也不在乎天麟怂不怂的,“想必你也知道了,上次圣地开启,妖族和魔族合作,重创了我们人族,特别是我们剑海帝国,本来没想找你,不过没办法了,这附近也就你能凑合凑合。”

呵呵...凑合凑合,要不是怕误伤羽桐和紫萱,谁给你凑合!

“大哥难不成想要我陪你,去找妖族、魔族算账?”天麟询问道。

少年郎撇了天麟一眼,他突然发现自己找天麟好像有些不太明智,就这点人去找魔族、妖族算账?

“不是,是要你陪我杀一人。”

“谁?还有人是大哥无法解决的吗?”

“妖族——景皓!”

妖族的人?从这位少年郎口中,天麟大概猜到了,这人应该是剑海帝国的,至于为什么杀这个景皓,应该就是上次圣地开启结下的梁子吧。

“需要我做些什么吗?”天麟询问道。

少年郎已经很强了,可还是需要人,足可以看出他口中的那位景皓有多强了。

“我和景皓实力不相上下,但是他手下强大的也有不少,单打独斗我不怕他景皓,可是他的手下一起的话,我不敌他。”

明白了,这是要我当给你打手呀!帮你拖住喽啰,你去决斗。

“对我有什么好处呢?”天麟也不傻。

让他白干活,想都别想,真要逼急了,那就和少年郎斗上一斗,就算不敌,他还就不信,受了伤的少年郎,还如何和景皓对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