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云贵妃

“啥宝贝?”

胖子整理着子弹和弹药,见秦岳手中多出了几样东西,不由好奇问道。

秦岳笑呵呵,没说话,将手里的东西一股脑塞给胖子。

“我去!老秦,你不厚道,不会又是三十张吧。你也太不够意思了!”

胖子想到上次秦岳藏着掖着就来气,顿时囔道。

不过胖子这一次说错了,这次开箱子获得的奖励只有一张皮,一块指甲大小的皮,而且这皮立刻就被系统没收了。不过很快,系统转而给出许多的奖励。

所获取的奖励中,金色卡牌就有四十张,而木剑则有两把,除此,还有一个黑色的药丸子。

金色卡牌分三种,分别为‘神圣一击’、‘伤害免疫’和‘一技之长’。

神圣一击,攻击时有概率出现成倍伤害。持卡数为20。

伤害免疫,被攻击时,所受到的伤害全部免疫。持卡数为10。

一技之长,技能快速增益。持卡数为10。

以秦岳和胖子的攻击手段来看,在没有学会武技之前,枪炮的实战性最强。

胖子手里的卡牌,一张神圣一击,两张伤害免疫。

“如果星璇境来人了,咱们能破防不?”

胖子看了卡牌的说明,顿时底气十足,不过转头又问道。

“我可以,你,应该不可以。胖子,你在我身后即可,等离开这,你加紧提升修为就好了。到时候,我再给你几张。”

秦岳笑道。

“果然!老秦,你是真的不厚道!行吧,回头多给点就可以了,我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啦。对了,我们下一站去哪?”

胖子嘟囔道。

“我哪里知道,先猫着呗。不靠谱的系统又卡壳了!”

秦岳郁闷道。

“这木剑干啥用的?”

胖子捣鼓着木剑,比划一二,迷惑问道。

“不知道,不过系统给的,应该不错!等以后我们修炼了武技,再练练手,到时候就知道了。”

秦岳苦涩摇摇头,随后说道:“他们来了!走吧,我们也出去,会会他们!”

说话时,春月楼外边的街道上,已是重兵云集,有高手走出。只见为首一人凤眼鹅脸,是位年约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

妇女一身青衫,手持一把拂尘,乍一眼看去,还以为是道门中人。可细致打量却是发现,此人青衫金丝镶边,内紧景秀贴衣,从此可见其富贵出身。

除此,其养气工夫也是极好,明明是来兴师问罪,但脸上却是平静祥和,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路过此地的出游妇人。

从楼里走出,抬眼撞见此人,虽然妇人并不算美貌,但那种闲庭信步间的大家之气,却是给人十分深刻的印象。

“眉毛淡点,皮肤再白点,红唇再小点,如此也就完美了!可惜,差了那么一丢丢。不然,我说不定就能跨越年龄的差距,将她抢到山寨,做我的压寨夫人!”

胖子口无遮拦的大声笑道。

听到胖子所说,秦岳完全是没忍住,直接噗嗤笑出了声。

而那妇人更是气得腮帮子止不住的抽抽,不过还算能忍,没有破口大骂。

妇人没说话,其身后的一位中年刀疤脸却是听不下去了,大声骂道:“你等竟敢对云贵妃出言不逊,今日,纵是你们身后宗门再强,也休想活着走出王都。”

“呵,那就你了!来吧,让我看看,你究竟有何本事让我今日葬送于此!”

秦岳冷笑道。

“大胆!对付你这等小辈,何须真君亲自动手!”

说话的是站在刀疤男身后的一个八字胡老头。

小老头双眼阴霾,目光如刀,说话时也不知用了何等手段,居然震得秦岳和胖子心神颤栗。

也不等话毕,小老头提着一把两寸尖刀一跃而起,迅速冲向秦岳。

小老头的尖刀提势来袭,刀未近身,气势已如虹,单单只是势,已是将开山之力的气势打出了极致。并且,这种势一路长歌,连绵不绝,只是这一项,秦岳心中立马确定,对方哪怕不是星璇境修为,也是问灵境真正的大巅峰。

难怪敢出来一战,同是问灵境,单单是修为这一块,小老头已是具备了无敌之势。

眼看尖刀就要近身,秦岳却仍旧不动声色,站在原地,云淡风轻,一脸随意。只不过就在小老头就将近身的那刻,突然,他单手抬出AK47,只是‘嗖’的一声,一个点射,子弹直接朝小老头的面门冲刺而去。

子弹在神圣之力的加成下,不管是速度还是力道都有大幅度增益,虽然增益的程度分辨不清,但只是一瞬,不,可能连一瞬的时间都不到,子弹已是穿透了小老头的眉心。不仅如此,子弹还穿透而过,继续发挥余热,冲向与小老头成一条直线的刀疤男位置。

“唔!”

条件反射的发出一声闷哼,小老头眼白一翻,就此毙命。

而他的身后,那刀疤男也算神速,手中铁锤一抬,竟是硬生生挡住了子弹的攻势。

刀疤男的铁锤乃玄铁实心打造,并且,刚才出手拦下攻击,已是拼尽全力,即便如此,子弹的威力还是大大出乎他的预料,就差一点,近乎要将铁锤打个洞穿。

此刻,哪怕修为已是星璇境的他,也是被这一幕吓得背脊发凉,额头也不知何时,已是冒出冷汗。

雷霆一击,不可被小窥的绝对一击!堂堂问灵境大巅峰之修竟不是敌手一击之敌!没有人在撞见这一幕不动容,也没有人再敢小视发出这一击的那个人。

“羽国国主秦岳!”

云贵妃的修为深不可测,可就是她,她无法做到撞见这一幕还保持淡定。

毕竟她是这群人的领头人,其手下的本事,她最清楚不过。虽然她有绝对的自信能一击将小老头覆灭,但那也是在倾尽全力的情况下,可,对面这个看似修为不到星璇的年轻人却是随意出击就轻松拿下。与他较比,她居然落了下风,试问,她如何能不惊,如何能不动容。

不过毕竟是坐登高庙多年的上位者,哪怕再惊甚至是怕,表面也不会显露山水。盯着秦岳和胖子手里的武器,略微揣摩一二,她一语惊醒所有人,道出了年轻人的真实身份。

作为蜀国贵妃,虽然不通军事,但羽国国主之名,以及羽国神器之利的名头,她自是如雷贯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