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纯粹报复一下

“老秦,以后咱是不是还是别易容了,感觉一拿出武器,但凡有点见识的,都知道我们是谁!”

胖子无语道。

“这不是拜你王司马所赐!”

秦岳同样郁闷,想隐藏下身份,怎么就那么难。

对话间,二人已是恢复了真身,至于林怀璧得知后会不会疯掉,这就和他们没关系了。

“是的,我就是秦岳。云贵妃,久闻大名,还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

秦岳所幸大方的承认。

可下一秒,云贵妃完全出乎意外的,原本还算古井不波的脸竟多出了一丝狰狞。

“你,该死!”

云贵妃咬牙道。

“该死个屁!姓云的,你算个球,想杀我们的人多了去,看胖爷今日不杀了你!”

胖子大吼一声道。

之前秦岳发威,胖子想来同是问灵境,只要加载下神圣一击的卡片,威力的话,应该和秦岳做出来的效果相差不大。更何况,他有伤害免疫,自是更为不惧,眼下见有人辱骂兄弟,这个时候不出面岂不是丢死人了。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胖子这会学聪明了,直接将AK47朝地方一放,扛起火箭筒,撕掉一张神圣之力卡牌,‘砰’的一声,轰向云贵妃。

云贵妃情绪还没走出,见胖子直接动手,也不废话,从腰间极快抽出一把飞刀,掷向那黑乎乎冲她而来的铁球。

按理说,云贵妃修为高深,投掷飞刀只要撞击铁球,便自然会发生爆炸。可有神圣一击加成的炮弹完全不按常理出牌,被飞刀重力撞击,竟连铁皮都没爆开,只是发出一声清脆的撞击声,然后做了个无用功,垂直落地。

而炮弹,则依然倔强地冲向云贵妃。

云贵妃神识强大,飞刀失败的那一瞬间,已是预告不妙,一个鲤鱼翻身,竟被她逃过一劫。不过她的身后,那数以百计的精兵却是无一幸免,被炸开了窝,刹那之间,无数残肢断臂漫天飞溅,撕心裂肺的痛苦和哀嚎声接踵而至。

不仅是人,精兵附近的房屋,顷刻崩塌。还有,那些正打算看热闹的民众,此刻已是屁滚尿流,恨不能脚下生风,远离此地才好。

“死!”

话说云贵妃躲过一劫,但她却没有离去,而是一个翻身之后,一把飞刀再次出击,刺向秦岳。

云贵妃的修为高深,手中的攻势亦是惊人,当秦岳看见飞刀的那一刻,他根本来不及作出躲闪,幸好此前他的手里一直就拽着伤害免疫的卡牌。

千钧一发之际,秦岳果决撕掉,刚撕,那飞刀已是刺入了他的胸膛。

“老秦!”

一旁的胖子见状吓了一跳,青筋暴起,慌神大吼。

可神奇的是,那飞刀就像是刺在了空气,竟诡异地从秦岳的胸膛穿过。

没有想象中的血肉横飞,也没有云贵妃想象中的穿心毙命,秦岳就如没事人一样,依旧云淡风轻且毫发未损的站在原地。

“不,这不可能!”

云贵妃慌了,刚才一击,乃是蓄势一击,不说用了十分力,九分力还是用上了的。可即便如此,一个修为都没堪破星璇的人,怎么可能在遭到攻击之后还能完好无损的活着。

就在这时,在云贵妃吃惊不已的状态下,秦岳抬起AK47就是一顿点射。

点射的过程中,秦岳通过计算云贵妃的走位,在花费十张神圣一击卡牌的情况下,作出了精准打击。可怜的云贵妃左躲右避一阵,终于还是小腹上中了一颗流弹。

“怎么可能!”

躲避流弹的同时,云贵妃也一直在运转修为,加强皮肉的防御,可子弹还是无情的洞穿了她的肚子。

羽国的火器之力,她早有耳闻,只要不中要害,害不了命。但今天,她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若非亲眼所见,流言不可尽信。因为,这一刻,那明明穿过小腹的子弹都走了,但身体却是非常诡异的出现大面积灼烧。

而这种灼烧,无论如何运转功力,也不能阻止。面对这样的结果,她很绝望。随后,在绝望中,她的身体渐渐冰凉,最终,成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其实这样的结果,秦岳也是没有想到的。

当通过神识,看到了云贵妃体内的变化,虽然不太明白,但秦岳还是极为高兴的。基于这一次的成果,以后,所谓高手想要杀他,就没那么容易了。甚至,极有可能被他反杀。

"牛啊,老秦!我看这娘们至少星璇境修为,以后这是不是代表着我们拥有绝杀星璇境修士的能力了。"胖子哈哈笑道。

“不要大意!今天我们多少占了点先机,日后若是有人专门针对我们的攻击手段,只怕想杀对方,也不是那么容易!”

秦岳提醒道。

“也对。对了,反正已经干一票了,不如所幸把林府给端了!我看林怀璧那老小子不爽很久了,他喵的,之前一直放话说要做掉我,想着这个就来气!”

胖子骂道。

“那等什么,趁着林家还没人知道这里的情况,走!今天把林府一炮轰了!”

秦岳笑道。

随后——“报!”

蜀王宫金銮大殿上,一声高喝立马打乱了正在议会的文武百官阵脚。

见小太监领话进入大殿,还没等蜀王发话,丞相林怀璧急忙抓住小卒衣领,问道:“怎么样了,那秦岳和王司马此刻正在何处!”

小太监正准备回话,突然,一声接着一声通天巨响从大殿之外传来。

这时,蜀王也是坐不住了,猛然站起,喝道:“欺人太甚!速速去将老祖请来,今日不将秦岳灭杀,难灭吾等心头之恨!”

蜀王说完,立马有大太监领命而去。

羽国神器之威,百官早就耳熟能详,此刻发生了什么,大家彼此清楚。

正当大家义愤填膺大骂秦岳之时,小太监这才缓过神,然后结结巴巴的小声说道:“他们,他们,他们就在丞相府门外。”

林怀璧一听,抓住小太监衣领的手忽然无力再续,脑子一片空白,随即,便昏厥过去,不知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