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黄进达

天高皇帝远,猴子称大王,说得就是地保头子这种人。自持背后有靠山,哪怕暂时技不如人,仍是不可一世。而秦岳之所以没杀他,只是觉得直接杀了,有点过于抬举他,这种人,就应该让他在绝望中死去。

“区区一县衙,怎么,还能反了天不成!”

实力为天,在天的面前,还敢叫嚣,胖子只觉得对面这白痴实在有点太过自负了。

“县衙,哈哈哈,这里是大罗圣教附县,我们黄大人正是黄泉谷分舵的上等执事!且不说身份地位不是你们这些个散修能够比拟的,就是修为,哪怕只是腾出一根手指,也能轻易碾压尔等!识相的,赶紧跪地求饶,兴许我可以恳求黄大人留你等全尸!”

说话间,东北方向已是有人正朝这边赶来,虽然距离还比较远,地保头子看不清来人,但他觉得应该是县衙来人了,于是气焰之嚣张,比之前更胜几筹。

“黄大人!”

果然,来人正是立县县衙之人,当看清来人,地保头子狗腿形象一览无余,那叫声的殷勤熟练度,别提多呕心。

只不过面对敌方气势汹汹的一拨人,秦岳和胖子表情十分古怪,感觉他们是极力地憋着笑,想笑又可能是觉得不好意思笑起来。

地保头子心里顿时泛起迷糊,不过这些都不打紧,最重要的是,他的顶头上司,一直对他很是倚重的黄大人近在眼前,他相信,以他和黄大人的亲密关系,那甚是狂妄的两个家伙再也没有任何活下去的可能性。

于是乎,地保头子当机立断,率先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朝黄大人哭述道:“大人啊,这两个贼子光天化日强杀我地保干事,不仅如此,他们还想杀了下属我啊,大人,求您为我主持公道啊!”

所谓黄大人,确实是个官,至少看穿着,应该算是从八品下的小官,这样芝麻绿豆的小官,以往连见秦岳的资格都没有。

而如今,好吧,秦岳有点承认不得不正视这个所谓的黄大人。

原因无他,只因来人是个熟人。

“呦,原来是老黄啊!我还和老秦说上哪找你,没想你自个倒是找上我们了!”

胖子笑道。

来人正是群龙会开膛手。难怪当初他并没有交代去哪里寻他,感情老货是在立县当了官,只怕一到他的地界,稍微弄出点事,他便知道二人的行踪了。

“王司马,好说好说,来了立县也不通知在下一声,我还正愁着上哪寻你弄点可乐,没想我心心念念之下,你居然自己上门了。”

开膛手,不,是黄大人。

黄大人哈哈笑道。

随即又朝胖子挑挑眉,转瞬眼神又朝正一脸狐疑循视着现场情况的地保头子。

意思已经很明显,那就是赶紧来点好处,要不然让你这死胖子没好果子吃。

“胖子,给老黄一百盏!”

这时,秦岳忽然开口。

说完,秦岳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胖子见状,直接甩了一百瓶可乐给老黄,回头就朝着秦岳追去。

“老秦,你觉得那地保头子——”

胖子摩拳擦掌,怪笑道。

“只要不是他亲戚,那他会看着办的。如果连这点事都处理不好,那么以后我们和他就不要来往了!”

秦岳笑道。

话说另一头,老黄已和地保头子以及些许从属回到了县衙。

那地保头子这会站在老黄身边,站也不是,坐也不是,额头斗大的汗珠流淌不止。

之前从双方交谈的情况来看,彼此的交情应该不浅,想着自己好歹在黄大人手底下干了近五年的差事,可谓劳苦功高,最重要的份子钱从不曾少给,仅凭这个,想必黄大人最多也就责备几声,应该不会将他拿办那么严重。

心里这般想着,人也便放轻松了些许。可刚准备好托词,争取求得黄大人原谅,没成想,黄大人突然没个好脸色的拍了拍地保头子的肩膀,冷笑道:“念你为我效力多年,我不杀你,你,好自为之吧。”

黄大人就是地保头子的天,对黄大人的了解,地保头子岂能不知他的这番话用意。当下,他的脸一下子酱成紫色,连忙跪拜,泣不成声道:“多谢大杀之恩!还望今后大人多多保重身体,永享安康!”

心里骂着,嘴上却是浓情不舍,不过老黄何人,这个手下的心思和想法,他明镜人一样,不过念在对方一直还算忠心,也懒得与他计较,摆摆手,算是打发了此人。

一步一回头,最终,地保头子终于离开了曾经一度为自己保驾护航的庇护伞。刚走出县衙,他刚才还热泪盈眶的脸立马变得狰狞。

黄大人,他是无可奈何,但秦岳和胖子,他已是记恨上了。在立县盘踞多年,尤其还在县衙捡了一分肥差,平日更与那些个散修,甚至是大罗圣教的修士也有过不浅的交情。今日,必须趁着离职的消息还未散开,拉拢一批人,将秦岳二人给宰了,到时候,人已死,死无对证,并且杀人者也不是他,就算是黄大人问责,那又怎样,谁还不认识点势力。

黄大人,应该说是黄进达,虽说在立县权势滔天,但这也是自持是大罗圣教高级执事的身份。而在黄泉谷,比黄进达身份高的还有不少,比如长老,掌教,哪个不是一句话就能随意将黄进达打发的存在。

早在三年前,地保头子便买通了大罗圣教的弟子,搭上了一位长老的线。届时,就算捅了天大的篓子又如何,大不了破财免灾,照样活得好好的。

打定主意,说干就干,地保头子立即屁颠的去展开报复计划。

而秦岳和胖子,这会已经来到天韵楼二层,商品买卖区域。

“什么!你要上品炼丹之法?”

还是那名曾接待过秦岳的男执事,此刻,他实在没办法保持镇定,不确定的询问道。

“不就一本上品炼丹之法吗?瞧你紧张什么样了。我和你说,赶紧拿出来,我们不差钱!”

胖子看不下去,一脸鄙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