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还是自家后辈好啊

“不是的,贵客,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其实呢,主要是因为上品炼丹之法,若无结实的基础,以及大师指点,几乎仅凭功法秘籍,是很难练成的。而我们立县,或者说是黄泉谷,并没有人可以炼出上品丹药。其实不仅是黄泉谷,哪怕放眼整个大罗圣教,能炼制出上品丹药的炼丹大师也是屈指可数。”

男执事抱着歉意的解释道。

“原来如此!那你这里可有炼制上品丹药的功法?”

秦岳点点头道。

“有的,尊客。不过我们这里只有一本,而且有点小贵,需要一百颗中品灵石。当然,尊客也不用觉着贵,除了秘籍,我们还会配送几分炼制上品丹药的药材以及上好的炼丹所用的丹炉。”

虽然耐着性子在解释,但男执事怎么会因为胖子一句诳语就信了这二人真有拿出一百颗中品灵石的实力呢。

一百颗中品灵石,这可是一百颗,换算抵得过一万颗下品灵石。而一颗下品灵石便可换取一套不错的小县别院,换句话说,哪怕把立县的房子全卖了,也不值一百颗中品灵石。

更何况,一个时辰前,对面的那个男人可是一颗下品灵石都不见得拿得出。

短短一个时辰不到,试问,难不成此人还能变戏法,变出一百颗中品灵石不成?!

如果是大罗圣教于此地的掌教,兴许可能。可惜,他们不是。

“那行吧,我买了!”

男执事正准备看好戏,结果秦岳突然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

反正钱多,干嘛放着上品不买买中品,都是学,学更高级一点的不香嘛。

可男执事岂能知道秦岳的想法,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但见对方的眼神十分坚定,他也没说什么,直接从靠近柜台的里间取出一本用牛皮纸包好秘籍。

说实话,男执事拿出秘籍的时候,心情一开始是有点忐忑的,毕竟他也怕这两个二货是来抢劫的。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十分好笑,毕竟敢从大罗圣教手中虎口夺食的人,只怕还没出生。

秘籍就搁置在柜台上,男执事这会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然后让他傻眼的是,对面肥嘟嘟的家伙转手就将一堆灵石放在了柜台上。

细细一数,单是中品灵石就多达两百来颗。

直到此时,男执事才是直到,自己看走眼了。而变戏法这种事,他算是头一遭见识了。不由地,他看待胖子的目光就像看到了圣人一样,满脸堆笑道:“尊客,请问还有什么需要,我们这里什么都有。只要您说得出,我们就办得到!”

胖子划出一百颗中品灵石,得意笑笑,没及时搭话,而是紧随秦岳离开的时候,才嘟囔着自言自语道:“难不成我叫他吃屎他也可以?”

胖子的嗓门本就大,虽然不是刻意冲着男执事说的,但他好歹也是一名问灵三段的修士,耳力自是极好,听到这番话,他的脸瞬间变地惨白。

幸好对方只是说笑,一旦真对他说了,财神爷至上的规矩之下,吃还是不吃呢?

三层是考核地,所以在二层到三层的楼梯间,秦岳和胖子直接撕掉了两张一技之长卡牌,然后快速翻阅起刚得的那本炼丹秘籍。

秘籍名叫‘九阳神诀’,由千年前大罗圣教的一名太上长老徐东所著。

徐东这个名字,说起来,秦岳也曾听过,好像在一本人物传记里曾提及,说此人乃那个时代最顶尖的炼丹大宗师。

曾经,为求得徐东炼制一枚上上品丹药,一个名叫‘天阴教’的教主不惜丢下脸面,拜服在其庐舍前,整整三天三夜,方才勉强答应为他炼制一次。而且,炼制的结果不论。

所幸那一次也是徐东运气好,仅仅一次就成功炼制出了一枚上上品丹药。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徐东的炼丹大宗师的身份被同道认可。

“会了?”

九阳神诀看完,秦岳朝正一脸兴奋的胖子不有挑眉问道。

“说得好像你不会一样!多简单的事!不过我们明白归明白了,但真去炼制的话,只怕概率不好说吧!”

胖子有点不确定道。

“我们只需要炼制一枚中品丹药就可以了!大不了浪费一点材料,炼出了就算考核过关,那么多灵石,你害怕浪费材料?!”

秦岳白了一眼胖子,随后二人便一前一后的进入第三层,考核地。

天韵楼第三层,只有一个年约五十来岁的老者。

老者目光深邃,鼻如鹰,看人的眼神就像猎物被盯上一般,让人有些不舒服。

“你们两个自己找地方炼丹,炼好了,交与我再论!”

老者抬了抬眼皮,一副很不看好的表情,说完就拿起一本不知是个啥的书籍看着。

见老家伙不理人了,秦岳和胖子略微有点不满,不过碍于他们是来考核的身份,也没说什么。

这三层除了老者坐着的一把太师椅也就一排堆满书籍的书架子,其他啥都没有。

秦岳和胖子只能随便找了个地方,放置好炼丹炉和炼制所需的药材,这便开始炼丹。

因为只有一个炼丹炉的关系,秦岳和胖子只能一个一个的来。

秦岳先手,胖子闲来无事,便开始打坐。此刻,他的修为在超级聚灵丹的影响下,已经达到了问灵境八段巅峰。还好药效没过,虽然涨幅有些缓慢,但只要控制好体内暴动的灵气,想必进入九段也就时间问题。

就这样,一个炼丹,一个打坐修行,二人皆是沉浸在各自的事情里面。

这期间,作为考官的老者也曾刻意查探过,不过见炼丹的秦岳所炼制的材料,他立马就没了兴趣。直觉今日撞见个脑浆开花的二货了,居然跑这炼制上品丹药。

呵!别说是老者了,就是放眼整个大罗圣教,能炼制出上品丹药的,五根手指头都能数得出。瞅着秦岳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老者不禁心里犯嘀咕,觉得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仗着家里有点资源就如此铺张浪费,也不怕祖坟冒青烟,老祖宗跳出坟找他算账。

晃神的工夫,老者不禁想到自家后辈,顿觉眉眼一阵轻松。

还是自家后辈好啊,听话,孝顺,有自知之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