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没法抑制的想法

炼丹,和想象中的仙家炼丹不太一样,并没有外丹和内丹之分,炼的只是化外之丹,以丹炉为引,兼备灵石、药材。然后进行蒸、灼、醒、制等流程,一通流程走完,接着便是上彩、化形和成丹了。

流程都是照葫芦画瓢,难度几乎为零,重点是因材施教,想炼制什么丹药,掌握好药石比例和火候便可。当然,这只是前半部分,最重要的是后半部分,将半成品炼制成符合药效的成品。

通常来说,能达到真气外放的修士,对于火候的掌控,只要有常年炼丹的经验,积少成多,自然水到渠成。而药石的比例就更不用说了,这一般得有丹方或名师指引才可。

丹方呢,秘籍里有过百来种详细说明,而火候,虽然从未操控过,但一技之长卡牌的成效不得不说相当厉害,一上手,秦岳便觉得上上辈子一定是个炼丹大师,驾轻就熟,可谓信手拈来。

快狠准的一番操作,不过短短一刻钟的时间,伴随丹炉里飘出一缕清香,总算是略见成效了。

隔着老远,闻着清香,老者放下手中的书卷,双目一怔,不禁望向秦岳所在的位置。

“不过丹香,药材导致而已。算得不什么!如此快的速度,还能出什么好货,只怕中看不中用!可惜了,那么好的药材就这么白白浪费了!”

老者一边想着,一边又是倔强的含泪吐槽。假如他有这么多药材,不说上品,中品丹药怎么都能弄出一两炉出来。其实不说是他,就算是他那个不成器的孙子,只怕这么多好材料,也能弄出几炉下品,甚至运气好点,兴许弄出个一炉中品,也不是不可能。

对比之下,老者突然发现自个的孙子,此刻竟是那般的可爱,看来平时对孙儿,还是太过苛刻。想了想,以后等对孙儿好些,毕竟他是一个很懂事很听话也很孝顺的孩子,不是吗。

没对比就没伤害,想着孙儿的好,此时看向秦岳,脸上满满不屑,心里更是鄙夷不已。

转瞬,老者便继续拿起书卷看了起来,至于秦岳这边,索性懒得再看,让自己的心情愉悦些,难道不香吗。

秦岳这边,老者的心情,他如何能知。

此刻,清香不散,扑鼻不息。从丹炉里拿出一些模样不成体统的丹药,他也不急,逐个用灵气化为掌火,加以上色。将一炉十几颗丹药全部摆弄成颜色统一又好看的金色后,他继续操练掌火,开始对它们塑形。

一阵修修剪剪,五分钟后,见十几颗丹药颜色和形状大小都统一了,这才检查成效。一番探查,效果还算不错,除了一颗丹药出了点小故障,降级成了中品丹药,其他的都还是比较老实的获得了上品品质。

“嗯,居然还有点甜。”

成绩斐然,秦岳很高兴,一转手将所有丹药打包,然后意气风发朝老者走去。

秦岳这边一动,老者那边就有反应了。一看对方手里的丹药,细致打量一下,老者猛然从座位上站起,不可置信的眼神无情的将他此刻心底的想法给出卖了。

“怎么可能!”

理说年纪也步入了花甲之年,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就算没经历过,看过也不是一茬两茬了。可这个时候的老者哪还有一个老人家的自知和养气功夫,嘴角抽抽,脑子里一片凌乱,仿佛眼下所发生的的一切都不是真实的。

“请老先生验收!”

直到秦岳走到近前,开口说话了,老者这才缓过神。

接过秦岳手中的丹药,经过好长一段时间的反复推敲,在一次次无法理解的情绪下,老者最终一锤定音,这十几颗丹药,除了一颗丹药为中品,其余皆为上品。

近乎接近百分百的成功率,而且炼制的丹药还是上品,以当今判断炼丹宗师的评定标准来看,很显然,秦岳已是达标。

换言之,只要今日拿下眼前这个神乎其技的小伙子,那么大罗圣教即将迎来他们的第六位炼丹宗师。而且甚至有可能,在六位炼丹宗师里头,眼前的这个小伙子只怕实力能问鼎前三。

于宗门而言,此乃大幸也!

于他而言,更是大幸之幸,一旦确定此人加入,因推荐有功,只怕他这个替补长老的身份便可坐实,成为名副其实的大罗圣教长老。

“姓名,籍贯,想要在我大罗圣教谋求何等职务?”

心里惊涛骇浪,表面却还是要拿出一个大派该有的样子,即沉稳如山。

老者话都没说完,已是拿出一块金色玉简。

金色玉简,大罗圣教对接受散修最高级别的待遇。话是淡淡的说,可实际行动却是代表着秦岳即将成就的地位。

对于这一切,秦岳看在眼里,不动声色的道:“秦岳,前羽国国主,想要成为大罗圣教座上客卿。”

“可!”

老者觉得只要秦岳不提出当长老或掌教职务,宗门总部那边应该都可以应承。

至于秦岳的前羽国国主身份,他倒是没多想,毕竟大罗圣教乃本陆霸主,别说是一个属国,就是羽化门的太上长老,只要敢来,他们就敢要。

在老者一言定音后,秦岳收好了所有丹药,便嘱咐胖子一声,前往二层闲逛去了。

目送秦岳离开,老者的脸上终于耐不住,笑了起来。不过随后,他顿时又是一想,都是一样的年纪,为何他的孙儿那么差劲,想了想,总觉得别扭,而且越想越气,心里已是打定主意,晚上回去,必定要好好教训一下他那个不争气的孙子,必须以及肯定的要好好鞭策一番。

至于胖子,说实话,老者还真没多想,其实,也不太敢想。一呢,已经出了个炼丹宗师,再出个,换谁也没法想。二呢,胖子看着更像是秦岳的追随者,若说一个追随者也他喵的是个炼丹大师,这事,换谁能信。三呢更简单,从古至今,老者还真没听说过哪个炼丹大师是个身肥体胖的体格。

在老者看来,即使耳濡目染,胖子顶死也就能够炼制出中品丹药。而能炼制中品丹药的炼丹师,远的不说,就大罗圣教,哪个分舵也能找出三五个来。而他本人,自然就是其中一员。

可惜,打脸这个东西,从来不会看心情和讲规矩,当半个小时过后,当胖子拿出一炉近半数是上品品质的丹药时,老者惊喜的同时,心里对于想要鞭策孙儿的想法已经达到了不可抑制的程度,恨不能立即回去,他还就不信了,都是同龄人,都不笨,只要把懒惰转化成勤奋,他的孙子定能成为像秦岳和胖子这等炼丹大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