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黄泉谷

同一天,双大师,入驻大罗圣教,这是何等幸事!

胖子刚走,老者便立即拿出传声玉简,通知了掌教。

不过半个小时,因掌教外出没回,无法到场,但老黄这个高级干事却是不可幸免地充当了接待代表,临时被老者使唤,抵达了天韵楼。

刚上二层,见秦岳和胖子正有模有样的在挑选秘籍,老黄立马拉扯二人,直接朝四层走去。

四层是新人招待处,不过以秦岳和胖子的规格,四层未免有些寒碜,老黄也是二话不说,翻过四层,直达只有重要人物才可以进入的五层区域。

天韵楼共九层,一层业务接待,二层商品买卖,三层考核地,四层新人招待处,五层重要人物议会处,六层普通执事休息处,七层上等执事休息处,八层长老休息处,九层,好吧,不是掌教休息的地方,而是一个传送阵,一个直达黄泉谷大罗圣教分部的传送点。

“你们不会是使用了一些手段,瞒天过海了吧!”

预备长老刚走,黄进达就开始无耻的索要可乐,胖子无语,只好给了十瓶。没成想,刚将可乐揣进储物袋,老黄居然没来由的发出质疑。

“老黄,小瞧人了不是!我们可是正儿八经的炼丹大师,如果不信,行啊,来个彩头,就一千块中品灵石好了,你看咋样!”

胖子贼笑道。

一千块中品灵石,亏胖子敢说,不知道的还以为老黄家开灵矿的。懒得搭理一脸贼兮兮的胖子,黄进达也没任何避忌,朝秦岳便开口问道:“你们来这做什么?”

“坑你!”

秦岳笑道。

“对,没毛病,就是坑他!”

胖子连忙附和。

黄进达满头黑线,这都哪跟哪,能不能说点人话。

不过想想又觉得不对,按探子之前的汇报,他知道秦岳和胖子可是将蜀国大闹了一场,如此羽化门和玄天宗都没法呆了,朝实力更为强劲的大罗圣教地盘跑也算合乎情理。但为何偏偏来黄泉谷,越想,他感觉对方好像没理由骗他,没准就真的是来坑他的。

“我有点好奇,你之前怎么会在蜀国出现,按理说,你是大罗圣教的外出干事,不是每天都很忙吗?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应该在蜀国待了很久吧,难道这边你不用管?”

黄进达杀人的心都有了,眼神越发不善的朝秦岳和胖子看来看去。

胖子觉得瘆得慌,做出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询问道。

“这有什么好奇的,有传送阵啊,别看我这会在这,下一刻,我也许就出现在蜀国王都了。”

黄进达用看待白痴的眼神盯着胖子,随后嘿嘿笑道:“要不要体验下传送阵的感受?我们都老朋友了,给你们一个友情价,一千盏可乐,如何?”

“你也不怕撑死!给你多少了,心里没点数吗?”

胖子没好气道。

“王司马,你不懂,我这里可不是我一个人,好多张嘴等着我的可乐。哎,这可乐是真的有毒,会上瘾啊,我是真的很后悔将可乐分给他们,现在啊,你不知道我——”

黄进达声情并茂的叙述着,也不知说的是真还是假。

“没有!想要啊,让他们拿钱来买。我也不讹你们,一块下品灵石一盏!”

胖子笑呵呵道。

“小胖子,少坑老子!我和你说,他们只管我要,可没给我钱。你以为我有钱吗?大罗圣教一个月才给我十块中品灵石,知道一块中品灵石值多少钱吗?以后少在人前人后动不动提什么一千块中品灵石,我告诉你,被抢了,你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也就是我是个老好人,明知道你身上现在富得油油,也从没想过抢你的!”

黄进达义愤难填的说着,越说感觉味道和画风就变了。

“好了,说正事!”

秦岳看不下去了,出声制止道。

“还是那句话,你们为何来这!如果有什么需求,找我,我可以算便宜点!”

黄进达就像是掉钱眼里了,笑道。

“和你想的差不多!”

秦岳道。

想什么?有想过什么?黄进达一脸懵。

“不想说就算了,叙旧结束,我们走流程吧。一边走,我一边和你们说这边的规矩!”

黄进达也没追问,如是说。

随即,他起身,领着二人径直来到九层。

“我们这是去哪?”

胖子看着传送阵,懵懵懂懂的问道。

“黄泉谷,大罗圣教的分舵。”

黄进达启动传送阵,伴随珠光绽放,不消片刻,三人便是抵达黄泉谷。

黄泉谷,一处只有修士才能行走的禁地。

这里常年有剧毒瘴气环绕,若不运转灵气抵御,只需一秒的时间,毒素就会传遍全身,继而死亡。其实除了毒气,这里常年没有光线映入,哪怕正午时候,这里也是一片浑浊与黑暗。

行走在黑暗之中,紧随黄进达其后,秦岳和胖子不由有种进入了魔教领地的既视感,据说,邪魔一般就喜欢这种地方。

“你确定我们是要去大罗圣教?”

一直朝下坡路走,也不知何时是个尽头,秦岳有些不太确定道。

“告诉你们一个秘密!这里原本不属于大罗圣教。只不过因为千年前的一场赌约,这里一夜之间归顺大罗圣教。”

黄进达卖着关子道。

“你别告诉我,这里以前是魔教所在?”

胖子猜测道。

“没错!以前这里就是魔教所在,不过年代有点久远,名字早被众人遗忘喽。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里虽然隶属大罗圣教,但实际上——”

黄进达又开始卖关子。

“什么?”

秦岳忍不住问道。

“自然还是大罗圣教!不过有一个暗堂,如果可以的话,你们最好去那里。因为那里,有人想见你们!”

黄进达笑道。

“谁?”

秦岳问。

“去了便知!好了,秦国主,王司马,到了。接下来的路,你们自己走吧,至于我,有点不方便!”

黄进达说完,整个人‘嗖’的一声便消失在黑暗之中。

而秦岳和胖子,则面面相觑,面对如此不靠谱的引路人,还能说什么,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朝下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