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孤独的命

前路,无尽黑暗。哪怕驱使灵气排开毒气和照明,可见度仍是极低。

胖子打小就怕邪魅,听闻此地千年前还是魔族之地,心惊胆战之下,黏着秦岳的衣角,眼睛已是完闭,嘴里还时不时叼念怪力乱神的说辞。

“前面有光!”

突然,秦岳停止前进。在他前方不远的下方,有一片不算清晰的光晕在闪烁。

起初,不明所以之前,秦岳一直小心戒备,毕竟怎么看都不怎么靠谱的老黄谁知引他们来此的目的是个啥,不怕一万只怕万一,防备不可无。

可缓步不断朝前,伴随光晕越来越强烈,周边的境况也越发明朗,直到见到一条小溪在脚边静谧涓躺,周边花鸟林木栩栩飞鸣,秦宇这才放宽了心。而这时,胖子也已经睁开了眼睛,像个好奇宝宝一样,仔细的打量着周边环境。

“叮!世界环境无危害,请宿主继续前行。”

忽然,一个很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

“滚!你是得多无聊!”

回头白了一眼搞怪的胖子,秦岳没好气的皱眉骂道。

说起来系统也好长一段时间没动静了,也不知出了什么问题。不过秦岳猜想,系统还能出啥问题,应该就像是前世的网络游戏一般,不到足够的等级,主线任务就会停止颁布。

不过就算如此,也多少把上一次的任务的奖励给发了吧。秦岳对此表示超级不满意,难不成是系统疏忽?!

“调节下气氛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不过你还别说,这黄泉谷下面居然还这么地鸟语花香,仿佛世外桃源一样,我就感觉不真实。”

胖子嘿嘿笑道。

“大惊小怪!”

继续鄙视了下胖子,秦岳随即又道:“你说老黄究竟啥意思?引我们来这,却啥也不说,还舔着脸说他不方便来这。”

“那老货一直神神道道的,甭理他!没准这里有他的冤家,最近得罪了别人,怕死,所以不敢来!”

胖子调笑道。

“有道理!等下注意观察,如果真抓住老家伙的把柄,没事就整整他!既然说是来坑他的,不吭一次,怎么也说不过去,对吧!”

秦岳点点头道。

“你也认同?那感情好,王上放心,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我了,我一定竭尽全力挖掘老黄的犯罪证据。”

胖子立马来劲,还立了个军姿,挥手道。

秦岳哭笑不得,胖子这没心没肺的性格啥时候能改改就好了,如果不是够熟悉,要不还真被他这么一下搞得心脏病犯了。

“大胆贼人,竟敢闯入我黄泉谷禁地,该当何罪!”

一边走着,一边观察着周边事物,没一会,一个高声冷喝忽然传了过来。

说话的人是一名白衣剑客,那剑客剑眉俊脸,肤白体盈,手中长剑一抬,身子便灵动如黄雀,纵越间走到近前,不消来人解释,挥剑一点,已是兵戎相见。

“集师兄!”

白衣剑客一看就不好相与,正当这漂亮到有点像女人的家伙准备出手时,远处,又一道声音传来。

这声音明显是一个女子在开口说话,不得不说,她的声音真真是杜鹃鸟好听。

“老秦,这声音怎么时曾相识啊!”

说话的女子还未露面,胖子毫无征兆的开口道。

“我也有这种感觉!”

玄乎的是,秦岳居然认同道。

“你等登徒浪子,原来是知道我师妹在此历练,所以才尾随而至。今日,若不将你等奸佞之辈击杀,不足以正天公!”

白衣剑客也算是脑回路清奇,秦岳听着只觉这小屁孩是不是脑子秀逗了,难道听不懂别人的对话吗?明明说是时曾相识,如何就成尾随了。

不消分说,白衣剑客勃然大怒,剑刃锋芒乍现,一身杀气骤然翻滚。

“死!”

白衣剑客一剑袭来,剑尖之处,竟隐隐闪出些许电芒,几乎瞬间,携一股泰山压顶之势崩塌而至。

秦岳见状,心没来由一突,其实打照面,他就知道对方修为应该不不高。

事实上,白衣剑客发起攻势,身上灵气的势,凭感觉还是没有突破问灵境的范畴。

但,剑招一起,秦岳立马有种天崩地裂之感。

以前也曾遭遇过修士,却不曾有这种诡异的当面。可现在,他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哪怕修为不济,只要功法高端,照样能化腐朽为神奇,平级无敌,越级打怪。

还好!并无开山之力在其中!确定这一点,秦岳方才放下心,手掌一个翻转,排出一道真气气浪,径直拍向白衣剑客。

别看秦岳不动声色打出一个掌劲,然而这掌劲之中,蕴含开山之力。

轻轻一掌,白衣剑客如临大敌,手中剑芒一闪,竟与袭来的掌劲平分秋色,‘砰’的一声,一道硝烟于空气中爆燃,即刻,白衣剑客飘身回去。

立在一方,直视秦岳二人,白衣剑客已是知道,对方修为不必自己低,想要将二人击杀,自己一人难以完成。

见秦岳只是笑笑,不恼怒,也没说话,白衣剑客只能将计就计,坐等师妹前来,届时,二人合力,将这两个贼子击杀。

想着,师妹已到。

“师兄!”

白衣剑客如盯着仇人一般,怒目瞪着秦岳二人,师妹刚到,自是看个清楚,喊了一声白衣剑客,便立其身边,手中三尺青峰悄无声息的已是展露些许锋芒。

不难想象,也许只需一个口号,也许只需一个异常的眼神或小动作,大战便会触发。

“神经病吧!我说你这小白脸到底有什么毛病,我们彼此根本不认识,我们只是提了一下对你家师妹的声音略感熟悉罢了,一见面就出杀招,你到底是何居心!”

胖子耐不住这剑拔弩张的气氛,破口大骂道。

“你等认识我?”

虽然只是一句话,但个中缘由已是非常的明朗,那女修士一听顿时愕然,近乎出自本能的问道。

“胖子,你怎么看!”

秦岳笑道。

“声音像而已,样子马马虎虎吧,不过不是她,味道就不是那个味道了!哎,老秦,看来这个世界,我们注定是孤独的,咱得认命啊!”

胖子苦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