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幻境

胖子追女妖精的那股劲,秦岳貌似除了嘴角抽抽也只是嘴角抽抽。

“不好!”

忽然,秦岳怪叫一声,皱眉间,身体一跃,立刻朝胖子消失的方向追去。

“死胖子,给老子回来!”

秦岳传声,灵气催动,真气加塞,只要胖子走地不算太远,应该可以听见。

可连续数声呼唤,胖子仍不见回应。

秦岳大急,心中隐隐不好预感越发强烈,不过此刻置身一片红树林,树林中树与叶,他竟发现居然相差无几,且每一棵红树的间距十分诡异的相近。

这一刻,秦岳暗道不好,丹田飞速运转,真气凝结气浪,拼命朝四周轰杀。

一通乱攻,那红树也不知是何材质,纹丝不动,连树叶也不曾被打落。

“阵法?还是幻境?”

秦岳不太确定,不再发起攻势,仔细辨认此地诡异的结构和摸索此间不寻常处。

黄泉谷,大罗圣教分舵禁地,女妖精,以及老黄说不方便进来的真正原因?

种种谜团,毫无线索,不断盘查,不断求索,若是阵法,自有阵眼所在,然实力有限,对阵法没有过任何研究的秦岳实在毫无头绪,不知如何破法。

无法,他只能破罐子破摔,当这是幻境算了。一般来说,置身幻境,只要找出幻境之心即可。而幻阵之心,也比较简单,就是在无数诡异中找出个不诡异的东西,然后利用这东西顺藤摸瓜,寻求破境之法。

灵力破坏,神识探视,火烧,水淹,土掩等等,数百种方法验证,秦岳一阵头大。对他这种萌新来说,凭借书本上的知识,根本没法解决此刻的燃眉之急。

也不知是阵法还是幻境,在这里头,不知岁月,多久过去不知晓,时间如在这里就像是静止的水,不刻意去想,根本难以发现它的存在。

“时间是静止的!”

像是发现宝藏一样,秦岳眼前一亮。

旋即,他催动灵气,开始腐化肉身,不一会,他的头发变成了白色,他的皮肉开始发皱和萎缩。30,40.50.直到60岁,看起来自然老成花甲状态,突然,身边的红树林竟变成了绿色。

也是在这一刻,秦岳看见胖子正十分陶醉的和空气玩着不可描述的游戏。

走到胖子身边,直接就是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

胖子一个踉跄,在地上滚了一圈,意识渐渐恢复,看到秦岳,也不打招呼,拼命朝四周寻找着什么,表情看着有不舍和遗憾。

“还做梦啊!刚才那不是什么妖精,是有人故意设下的陷阱!我们都中招了!”

秦岳瞪眼道。

“不会吧,咦,怎么这里成绿树林了?”

胖子后知后觉道。

“差点就栽了!以后别冲动了!”

秦岳摇头叹息,随后又道:“来点吃的喝的,我有点饿了!”

“饿?”

胖子睁大了眼珠子道。

“废话!赶紧的!”

修仙者只要有灵气供应,就不会饿死渴死,但并不代表他们不会饿,尤其是刚才在幻境里沉淀不知多少岁月,习惯了吃吃喝喝的秦岳好不容易出来,自然要吃好喝足。

胖子的仓库是不会受幻境影响的,他在幻境里,除了温柔乡,吃喝根本没断过。都听到秦岳的肚子在叫唤了,虽然有些不理解,但他还是果断的拿出了许多吃的喝的。

“这里应该有一个很厉害的高手,眼下,他应该盯上我们了。之前老黄不来,估计也是因为他!胖子,你给我消停点!”

秦岳一边啃着面包鸡腿,一边说道。

“那老黄引我们来这干嘛?这不是坑我们吗?”

胖子怒道。

“算了,坑都被坑了,还想怎么着。只怕我们现在返回,人家也不见得答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老黄溜的那么快,只怕就是因为这个高手。”

秦岳无奈苦笑道。

“既来之则安之!算了,你说吧,下一步咋办?”

胖子喝着啤酒闷闷不乐道。

“既来之则安之!”

秦岳砸吧道。

“什么意思?”

胖子一脸错愕。

"等!"

秦岳笑道。

“怎么等?”

胖子问。

“边走边等!”

秦岳挑眉笑道。

“切!说了没说一样!”

胖子道。

随后,二人继续闲逛,不过这一次,他们格外小心,一有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便会驻步或远离。

一刻钟后。

一座小山脚下,两棵红树边,一栋茅屋院子十分扎眼的落入秦岳的眼帘。

进入小院,推门而入,幸好谨慎,那茅屋里头竟自成空间。

一扇门,隔离了两个世界。

外面是白天,里面却是一片混沌。

混沌中,多数空间处于绝对黑暗,不过四方的位置,分别有亮光闪烁。

探手入内,感觉并无异样,嘱咐胖子在外候着,一个健步,秦岳御剑其中。

此间飞行一段时间,不得不说,这片混沌之地之大简直难以想象,之前肉眼所看到的光源,此刻无论如何疾行,竟有种遥远到很难抵达的感觉。

回头朝胖子的方向看去,虽然样子已经看不清楚,但门的位置目前还依稀可见,见此,秦岳继续前行,然后下一次回头,门的方位却是再也找不到了。

事发突然,亲友不敢大意,随即返身,借着记忆,疯狂疾行。

然而令秦岳惊讶的是,明明回到大概门的位置,门却如消失一般,再也不见。

见此,秦岳只觉该是又中招了,还真是防不胜防。无奈之下,他只好继续向先前的光源方位前行。混沌中不知岁月,也许一天,又或许一个月,隔着老远,他已经看到那光源所在是个什么光景。

竟是——

秦岳忍不住爆了一句。

此时此刻,他所看到的,竟和胖子推门前所看到的一样。

一座小山,两棵红树,一个茅屋。

不过与之前还是有点区别,这时无论是山还是树以及茅屋,都会自动发光。

“进还是不进?”

秦岳怕推门而入,是死循环,正犹豫间,那茅屋的门竟自动打开了。

一打开,诡异的一幕立刻上演。

那门内,一名胖子正在守着一个茅屋的门翘首以待,时不时还能看到他将头探到门内张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