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绝境

门自动开启,门后呈俯视状看到胖子,种种诡异,让秦岳如感寒芒在背,好像有一双眼睛,正无时不刻地在盯着他。

推了一次门,进来了,再进一次,秦岳并不打算这么做。事有蹊跷,他不敢大意,随即返身,朝另外的光源飞去。

时间飞逝。

转眼,第二处光源所在,秦岳到了。

不过这一处光源倒并不是上一次所见,但更诡异的是,他竟看到胖子正在朝五个女妖精追逐。

五个女妖精,胖子,还有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家伙在后边焦急呼喊。

“时间胶囊么?有点意思!”

秦岳仔细琢磨道。

之后,秦岳再一次折身,朝第三个光源飞去。

当抵达第三个光源的时候,秦岳看见,四人缠斗的景况。

这四人,分别是秦岳,胖子,白衣剑客和他的师妹。

没有多想,再度返身,秦岳朝最后一个光源飞去。

如猜测的一样,第四个光源,有三个人,分别是秦岳,胖子和老黄。

这一次,秦岳看到了以前并没有看到的一幕,即老黄在说话的时候,脸部肌肉止不住的抽动,以及他额头上冒出的冷汗。当然,还有他在决定离开前,眼神的复杂和脸上挣扎的表情。

如此诡异的举动,只能说明有修为比老黄还要高出不止一截的高手传音让他离开,同时,让他留下秦岳和胖子。

而在此之前,老黄应该并无此类打算,至少他带秦岳和胖子来这的目的与传音人应该是错开的。

如此,那么问题来了,老黄的目的和这传音人的目的分别是什么?

不想还好,一想就头疼,毕竟目前是连一丝的线索都没有。

轰轰轰!

突然,那光源所在,竟变得不稳定起来。

秦岳快速离开,没一会,光源,不,应该说是四个光源所在都发生了猛烈的爆炸,当炸裂后的光消失,整片天地陷入无边黑暗。

对黑暗,秦岳是恐惧的,这和修为无关,即使他能用灵气织造光源,但可视度仍是有限,相对来说,他陷入了死寂之地,面对的是未知的隐患,甚至是绝境。

秦岳抓狂,无奈,渐渐开始绝望,他努力多方面尝试,可全是毫无意义。

“你到底是谁?想要干什么!”

秦岳心里有一团火,无处发泄,只能靠怒吼宣泄。

他实在想不通,第一次来这,与此间高手无冤无仇,为何要这般针对。

“叮!宿主遭遇绝境!”

“叮!系统自动开启封锁模式!”

“叮!友情提示:宿主可以采用消耗一技之长卡来增加神识可见能力。”

“叮!为了帮助宿主解决危机,奖励发生变更,特奖励宿主一百张一技之长卡。”

还是系统好啊,秦岳只差泪流满面了。

按系统提示,秦岳迅速消耗所有一技之长卡牌于神识上。

猛然间,神识的可见度竟随着打探无限延伸,不过几个呼吸的空档,秦岳竟是发现这片天地的最底部,竟有一口石井。

石井中,正不断喷出浓雾,那浓雾像光一样,快速朝四处蔓延。

“原来这里的混沌竟全是浓雾!”

秦岳骇然,想着这么大的空间,那浓雾得喷洒多少年,才能布满这里。

秦岳觉得,想要从这里走出去,只怕那口井才是关键。

再不迟疑,秦岳径直朝石井飞去。

抵达后,观察一阵,秦岳发现,那石井中,神识竟无法进入。

见状,秦岳把心一横,纵身跳入其中。

转眼,秦岳突然感觉周边很热。

这种热,如置身火烤,十分难受。更为要命的是,无论灵气如何催动,热浪还是无法消停,身上的热感始终不能退去。

秦岳还以为来到了一处火海,当神识打开,神识立马被灼烧,痛的他脑袋呱呱难受。收了神识,灵气化光,可光稍纵即逝,花火四溅,灵气化出的光竟直接被烧毁了。

“噬光?时光族?!”

秦岳曾在一个古籍中听说过上古有时光族,时光族靠吞光屯光提升修为。后来因为这种天赋太过逆天,神魔忌惮之下,联手将此族灭杀。

而噬光的过程,和此刻秦岳经历的何其相似。

无数岁月过去,难不成还有时光族余孽残存?!

秦岳一阵后怕,对于这种上古逆天手段,书籍中也不曾有过应对方法。想了想,目前也只能以消耗灵气为代价支撑下去。

可灵气终有限,这里又吸收不到灵气,霎时,秦岳想死的心都有了,没成想,刚从绝境脱困,转眼又陷入另一个更为恐怖的绝境当中。

“不对!”

秦岳忽然脑子灵光一闪,他想到,这热量的本质和灵气不都一样么,都是能量,吸收哪个不是吸收,于是他开始尝试收了些灵气,让无边的热量渗入体内。

不过他也不敢一下子全放进来,努力把握着分寸,尽量在保全自己的情况下一点点尝试。待逐渐适应后,他这才让热量渗入丹田部位。

然而这一放开,丹田就如崩塌的雪山,一发不可收拾,热量疯狂加塞,秦岳一个没抵御住,灵气瞬间崩坏,原本的丹云,一下子变得遍体通红。

有心阻止,可无力阻拦。伴随热量入主丹田,秦岳的身体在这一刻再也承受不住,那种热至极限的痛苦,让他瞬间陷入昏迷。

不知过去多久,当再次醒来,除了头痛脑胀,像中暑之外,整个人也如烤熟了的肉,一股焦糊味扑鼻而来。

没死已是万幸,身体如何,以后处理就行了。

此时,热的能量完全消失,伴随神识探查,秦岳发现,他的丹田居然变成了一个圆形的球体。

这球体,咋一看,觉得像是太阳。

“什么鬼?”

秦岳惊诧,尝试催动灵气,但灵气完全消失,转而出来的是一道热浪。

这热浪,感觉比灵气更要灵便更要纯粹,也不用转化真气,直接可发起攻势。

也不知是祸是福,秦岳收了热浪,迅速朝四周打量。

很快,他看到上方竟有一口玻璃。

那玻璃透明,透过玻璃,他惊奇的发现,有一只狐狸正在好奇的盯着他看。